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云南红河绿春县法院如此制作调查笔录一审庇护电老虎
发布时间:2018-3-13 21:29:54  最新报道  作者:云推代理商 
  实名发帖控诉人:李万红( 冉红公司责任人 ) 电话:13908739385
  发帖人李万红声明对本文可靠性和发帖转帖行为负法律责任

  绿春县政府有关部门在变买绿春县红冉公司橡胶林进程中,为确保绿春电力公司10KV电力线路的安全,杜绝在红冉公司橡胶林地内发生电力安全事故,对存在安全隐患的橡胶林进行指认清点,经三方确认有4553棵橡胶树存在安全隐患,没有进行变卖。为此给红冉公司造成300余万的损失。

红冉公司屡次与电力公司协商索赔未果,即将电力公司告上法庭。经三方调查的定论,能否得到法院的认可呢 ?法院能否依法敞开司法公正的审判大门呢 ?

  电老虎侵权无需担责,非法砍伐无罪

  2017年12月6日绿春县人民法院主要依据两名法官自制的笔录两份作为一审判决( 云南省绿春县人民法院( 2017 )云2531民初79号民事判决书 ):电力公司清理线路通道的表现系依法履行职责的表现,不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故橡胶公司请求电力公司赔偿橡胶树经济流失3642400元的诉讼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经核对,早在1988年就已经有橡胶林存在的坝溜农场,数年后,电力公司架设电力线路通过该橡胶林地,给橡胶林的生产管护造成安全隐患,未经林业主管部门批准先后私自非法砍伐修剪数千棵橡胶树,橡胶公司从未得到任何赔偿。因而可知,电老虎侵权无责,非法砍伐无罪。

  法官自制如此调查笔录

  云南省绿春县人民法院( 2017 )云2531民初79号民事判决书明文记录:本院组织原 ,被告双方到争议橡胶林地现场勘察,制作调查笔录2份,主要内容为:每年都派人对输电线路通道进行清理,对影响到输电安全的橡胶树进行了修剪或砍伐:原 ,被告未因此发生过纠纷。

并以此作为该判决的主要依据。
  原告上诉到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并于2018年3月6日在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查看卷宗时才发现绿春法院姚立新 ,白轼斌两名人民法官制作的两份调查笔录,其中一份从2017年5月25日上午11:50开始到5月26日才结束的调查笔录,有时间 ,地点 ,调查人 ,记录人,还有7名在场人,最后却有8名在场人签名,又木有被调查人,而且是无手印的调查笔录,其中一人罗开云是个不会写字的文盲。另一份是2017年5月26日上午11:00制作的调查笔录,仍然有时间 ,地点 ,调查人 ,记录人 ,8名参与人参与,而无被调查人,也是无手印的调查笔录。

并且两份调查笔录中的8人在一份笔录中作为在场人,在另一份笔录中作为参与人,两份笔录都无被调查人。这样的笔录合法么 ?能相信么 ?能作为法官判决的依据么 ?

  期盼二审法院给予橡胶公司司法公正

  对于10KV输电线路通道内清点出来的4553棵橡胶树数 量及橡胶树冷眼旁观变卖流转对象,甭管是橡胶公司还是电力公司都是认可的,一审法院也进行了认定。
  清点出来的这4553棵橡胶树,在清点前所有权和处置权属于橡胶公司,清点之后所有权和处置权都已变成了电力公司,修剪砍伐及怎么处置是电力公司自己的事,电力公司理应进行赔偿,4553棵橡胶村甭管是否已经进行了砍伐,都有不影响橡胶公司的赔偿请求。

一审法院以橡胶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已经进行了砍伐而认定橡胶公司证据不足,明显属于偷换概念,认定事实错误。
  橡胶公司已经依法提起上诉,恳求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能够给予橡胶公司司法公正的阳光,不会让橡胶公司走上一辈子上访控诉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