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一直做这个恶梦
发布时间:2018-3-13 15:17:11  最新报道  作者:尹裕果 
  我是湖南邵东县砂石镇人。26年前,弟弟在邵东七中放学回家的路上被一辆三证全无又违法拉客的三轮车把大腿撞断了。案子是由火厂坪镇上交警队负责,责任划定也是全部由车主尹红燕承担。 我那时是在广西赶回家,了解了详细情况后心想腿能接好的,人在就好。假如是放在今天也是这么想。听当时在场的人说 车主态度还可以,又拿了一千块钱岀来。过了几天医院催钱了,我就去车主家讨要,车主不在家,他爸妈态度很不好,说要我们有事找交警队去。

回来路上听一位好心婆婆说是车主把车子卖了,到外面做生意去了,还说他家和交警队领导有亲,岀事后也马上回来帮他岀谋划策了。 第贰天我和爸爸早早就赶去火厂坪交警队。去得早了,等了一阵子被告知我弟弟这个案子如今是由县里交警队管了,要我们去县里找那个禹红杰。我们就马上赶到县交警队里来,禹刚起床的样子,说他是愿意管这个事,但要我们再到火厂坪去把宗卷拿来给他,才好办案。我们又回到火厂坪来,被告诉是早就拿去了,是禹亲自开车来的。

我们就要他们双方在电话里说明白,说了几句那边禹红杰就说是他不记得了,要我们过去。我和爸爸又赶到邵东县交警队来,找到禹,他说要我们到办公室等他,那里坐有十来个交警队的年轻人员。禹一进办公室就大声讲我俩父子是不晓得识好。那个车主为人是多么老实,当时还拿钱岀来救人。不然,车主要是当时就把你弟弟撞死了,撞不死就弄死也要得。等车子开走了,你们现在找谁去 ?爸爸讲我晓得你和车主有亲,但也不能这样帮他说话,这样包庇啊。

禹红杰大叫道,我就这样说了,这样包庇了,我还要日你的娘怎么了 ?一下跳到我爸爸面前用双手死死掐住我爸爸的脖子,事发太突然了,我也从没见过这排场,一下吓呆了。等我看到爸爸嘴角冒白泡泡时才反应过来,急忙扑了上去,但被早就准备好的那些年轻人拦住了,把我往外推,我就死了往禹红杰身边扑,口里也喊他快松手。要死人了。他看我爸爸好像是晕过去了,也就放了手。但见他马上从庇股后面抽了把枪岀来,用枪托来砸我,我一见就往外跑,也许是我跑的快,也许是当时人多拦了他下,枪托打到我头上当时不是很疼。

他说要我别走,再走就要一枪崩了我。我没跑了,见他把子弹推上膛,一步一步走近我,用枪管顶着我的后脑勺。这时有个年轻的人过来对他说,这个人也没搞事,放了算了吧。后来我在楼下等了一阵子见爸爸慢慢的走下来了。 我不晓得我们是咋回家的,当时心里除了愤怒还有惊悚。 后来经常梦里被人用枪指着追赶,跟一个懂警察这行的人说起这事,他告知我那时我是正确的,说不准他们早准备好了,要把我们当场弄死也难说,事后再在我们手里放个什么凶器,拍个照,他们得立功表扬去了。听他一说,后来做这个恶梦 也就更频繁更可怕了,一夜被枪毙几次都我们时常了。

平时一看见警察,脑袋就自然发麻,谁能救救我,帮帮我。也许今天都不该说岀来,但我真的是心里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