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鼎湖公安局镇府联合生产队长借扫黑除恶打击报复维权村民
发布时间:2018-6-11 17:23:37  消费者心声  作者:梦回无贪官 
  我们是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区莲花镇莲塘村三组的村民,一直都安居乐业的过着小日子。
  2018年6月6日清晨5-6点,广东省肇庆市鼎湖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治安大队及莲花派出所,出动数十警力进到我村,说是接到上级命令,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了我村村民谢志坚,谢汝佳,谢敏行,谢志星,谢金棠,谢金强,谢志洪,谢启荣等八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八名村民都是一大早躺在家里莫名奇妙的被带走的。

  事件的起因是这样的,我村有一块位于广佛肇高速莲花出口对面的40多亩工业用地, 该地一直被肇庆晧明有机硅材料有限公司承租并建有厂房,一直生产经营已达15年之久。2017年年底,鼎湖区人民政府出公告要征收该块工业土地,原本政府合法征收农民土地,只要在于情于理合法的条件和流程下,我村村民是完全可以接受的。然而,莲花镇镇政府和我村生产队长签订征地合同时流程却严重违规及不正确的:1.生产队长谢伟志是找人大量冒充村民签名达到法定人数 2.签名结果没有公告就草草了事 3.工业用地补偿标准按耕地标准5万多元/亩征收
  2018年1月3日,村民在得知征地协议已经被我村生产队长谢伟志在没有公布任何信息和未告知村民的情景下私自签订了,村民们自发性向村领导质问相关事由,并向莲塘村村委,莲花镇镇府寻找解决方案,出来接应的镇府领导是邓以俊,他们一直没有获得具体的解决方案,之后的30多天里村民代表屡次向镇政府及村委会问询处理结果和提交诉求,但期间历来没有发生过过激行为。

  2018年2月6日,村小组干部出公告要分发征地补偿款,至此村民才理解协议已经签定30天,并发现签名栏上的签名大多都是假签冒签,面对这样的违规行为,村民们完全无法接受,便在村小组分发征地款现场质问生产队长谢伟志( 其间并没有发生肢体冲突,也木有阻止任何人前来取补偿款 ),这个都是有视频作证的。
  2018年2月10日村民自发性开会商讨聘请律师进行维护权益事宜,会议一开始就被生产队长谢伟志及其家族多位成员打断,并在现场持刀围殴我村村民谢志坚并将其打至晕迷重伤并送院治疗。

当时村民们当场110报案,警察到了现场( 并无带走任何一人调查 ),其后多名村民到莲花派出所作笔录作证。谢志坚被打至重伤,直到今天已屡次向莲花派出所和鼎湖区公安分局要求抓拿凶手,然而一直到如今,莲花派出所和鼎湖区公安分局都一再推诿,打人者也天天大摇大摆,被打者一直也木有得到任何说法,没有获得赔偿也木有得到调解。
  其后村民代表分别屡次向莲花镇,鼎湖区及肇庆市信访部门表达诉求,但一直被相互推诿,2018年3月后伤者谢志坚因为要到广州大医院治疗病伤,就没有继续投诉举报了,其它村民代表也基本没有就该事件召集过,都忙自已的事去了。

  2018年6月6日凌晨5-6点,我村来了几十名号称是鼎湖区公安分局的警察,把其中的8名村名代表强制带走,传唤证上写着是寻衅滋事嫌疑人。传唤我们这些普通农民,居 然每批六七个警察中就有两名手持冲锋枪的特警。
  2018年6月7日被传唤者家属到鼎湖区询问相关事由,被告知:出警传唤方为鼎湖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当时已经把相关8位村民代表转为刑事拘留押送到肇庆市睦岗看守所,这8名被传唤的村民代表全部都是在信访局作过登记的村民,其中还有一位居 然是那位被打至重伤晕迷入院的村民代表谢志坚。

  鼎湖区公安局领导为了政绩,鼎湖区区政府,莲花镇镇府领导为了土地毫无障碍地征收,生产队长为了打击报复持反对意见的村民,拘捕行为还在持续,他们的目标是把所有的村民代表都剪草除根,直至打到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
  2018年1月,党提出的扫黑除恶,原本是要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严厉整治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是实现盛世中国梦伟大蓝图。

  没想一到山高皇帝远的小地方,这些伟大构想却被个别滥用权力的小领导非法利用了,为了所谓的政绩,他们凑数式的执法手段最后莫须有地伤害了一群合法维护权益的百姓,难道这些领导只是想提高扫黑除恶破案率,提高自已的所谓政绩,就能目无国法么 ?这难道不是一件本末颠倒的事么 ?
  中国要重点发展粤港澳大湾区经济,肇庆市要建立发展新区,新区发展是需要大量的土地储蓄,作为农民,我们是无限量支持政府,支持新区发展的,只要政府有需要,我们就可以给,但能不能在合法合情正确的条件下要呢 ?因为我们农民没有了这些土地,什么保障也都没有了。不明白小小一个生产队长为啥敢目无国法,莲花镇政府及鼎湖区公安分局个别领导揭竿而起,非要把合法维护权益的村民代表以莫须有的罪名狠狠的打往死里打。

?真是冤枉呀,每每想到这里,我们的心塞,受害者家属心都在滴血,希望正义人士看到后,还我等受害农民转发,还我们农民一份安定的心吧。我们只想做一个顺民,安居乐业的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