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上海瑞金医院骗子医院忽悠患者
发布时间:2018-6-11 16:45:57  消费者心声  作者:网络整理 

我刚刚从医院把儿子接回来,压制住内心的愤懑来发这个文章,期待能对初为人爸妈的qita朋友也有帮助,同时也希望和大家就孩子的生病如何处理做一些交流,同时我可能也会持续更新我会对瑞金医院采取的一些后续措施(寻找网罗天下)。

  在上海的朋友都明白瑞金医院也算是一颇有知名度的三甲医院了。

  2月5日的时候,2个月的儿子出现一些发烧症状,同时吐奶变得频繁。腋温差不多有38.6度了,用冰敷做了处理后,凌晨3点到瑞金医院的儿科急诊室做了检查。量了肛温发现39.1度后,医师滴了安乃静退热,同时开了艾畅以防宝宝咳嗽和泰诺林退烧。回去的两天用了两次泰诺林,主要是用物理方法进行退热处理。第叁天宝宝已经康复,只是还是有点吐奶频繁。

  到了2月10发现宝宝又开始发烧到38.5度( 腋温 ),做了冷敷处理,下午4点又去了瑞金儿科急诊检查,负责的王姓( 女 )医师说做一个血常规。然后发现宝宝的白细胞有22000,王医师说这个很高,小孩通常是10000,危险,需要住院观察。而后就立即打电话联络床位,由于儿子还在母乳喂养,没有办法只能要单人间或双人间,最后给了300元的双人间。

在联系床位的进程中该医师联系床位的过程态度积极语气欢快,我那时就有点心里犯嘀咕,什么情况都不明白,就先安排住院,而且身为一个做销售的人,对这种神情很了解,一般做成一单后,销售通常都这神态。不管怎么样,我不清楚情况,只能先听医师的,住进去了,医疗本上写的是急性感染。

  还好请的阿姨非常帮助,在医院帮着看宝宝,我们夫妇两人急急忙忙回家拿东西,准备住院。

  到了医院阿姨就告知我们,医院准备给宝宝打吊针,头上,脚上,手上共扎了4针也木有找到血管,宝宝脚都青了。

我急忙过去找值班医师,一位学生模样的女孩,询问情况。由于先询问了一个做医药的朋友,宝宝历来没有用过药,且才两个月大,于是我直接要求用一代或二代的抗生素药做消炎用,而不要直接用3代的,那个值班医师说表示理解,她也是开的头孢呋辛是头孢二代。由于第壹批护士扎不到血管,等10点半第贰批护士来了再试还是不行。没有办法,医师决定开口服液。同时医师说他们怀疑孩子得了败血病啥的,因为他们听我老婆说前天给宝宝剪直接正好弄破了一个手指头。

  这个300元一晚的双人间,条件真的比较差,没有独立的空调,只有一个取暖器和一个空调风口,室内温度很高且闷,宝宝原本就发烧,在里面衣服只穿一点还是热,体温更高了,基本一整晚宝宝都在哭。

  夜晚,我总觉得不放心,网上查了一下,发现新生儿白细胞10000到20000都属于正常范围,22000只是略微有点高而已。

另外,看了败血症和肺炎得描述和和一些朋友沟通后,我坚信宝宝只是一个一般的上呼吸道感染而造成发烧和白细胞增加,不是啥大毛病。

  早晨,我不在医院,老婆打电话说7点钟医师给宝宝做了全面的检查,什么心电图,什么肝肾,还抽了三次血做什么血培养。而且负责宝宝的主治医师,一个李姓40多岁的男医师,突然把打吊针的头孢呋辛换成了头孢三代的好像是头孢噻肟,且措辞强硬,说到了医院就应该听他的,只能用这个,而且要打吊针三天以上。

这不春节一家人都还在医院过了,我急忙赶到医院,找到这个姓李的医师,问他治疗方案的情景。走廊上,这李医师大着嗓门嚷嚷,在医院里就要听他的,不是到菜市场讨价还价,他到菜市场买菜历来不还价,引来许多人围观,搞得我啼笑皆非。我耐着性子告诉他,我不是来和他讨价还价,而且我去菜场买菜也不还价,可是我作为孩子的爸爸,孩子第壹次用药,情况不明的时候,是否可以先用药不要太重。可是,李医师还是继续大声嚷嚷没头没脑的对我问道,你说要用一代,二代,你知道一代,二代有哪些嘛 ?他们和三代有啥区别么 ?要知道目前已经没有人用1,2代了,你得孩子就只能用头孢3代。

发现周围围观人挺多,我不想和他争执,于是,我说你是医师是专家,我只是和你探讨,你们先准备方案,我们回头再说。回到房间,我立即和朋友通电话,朋友说在情况不明的时候,一定不要用头孢三代,这个是卫生部门有明文规定的,三代不是首先抗生素药,而且只对情况严峻的时候才用,并且发了一个上海《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实施细则的文件到我手机上,让我不用怕,那个医师绝对不敢和内行甚至他的领导讨论这个医疗方案。正通电话期间,那个李医师拿着一张纸头过来,对我们说这就是那个头孢三代的说明书,讲我干涉他的医疗方案云云。

  我告诉他,我只是得到一个朋友的建议,其实不是干涉他,我讲我还正在和朋友通电话呢,他说你朋友是哪里的做啥的,凭啥干涉我,让我把电话给他。于是,他拿着我的电话,和我的哥们在电话中争执起来,随后又问了刚才问我的问题,啥是抗生素一代,二代,有哪些,呵呵。电话中,他觉得我的哥们可能的确比较了解,然后还是扯着嗓门继续嚷着,那你自己负责,我就用你说的头孢呋辛。

我看他们争执太厉害,拿过我的电话,我讲我们只是和你探讨方案而已。最后,李医师还继续恶语相向的说,你这个朋友啥都不懂,还来瞎指挥,你要找就找个懂的嘛,不过又突然软下而言,既然你们要用二代,那就根据你们的要求用头孢呋辛吧。我心里想,呵呵,你不是说没有二代的嘛,而且昨晚那个医师不是就开的这个嘛,现在突然改口不是心里有鬼是啥。于是我还是继续好言抚慰他,说,那我们就先暂时用头孢呋辛嘛,你也不用生气,我们不是干涉你,只是和你探讨。

他后面还想安排孩子去做胸片,被我拒绝了,我说宝宝又不咳嗽,除了发烧,没有qita症状,不会是肺炎。

  就在这期间,护士把宝宝弄到了抢救室,给宝宝脚上装了一个打吊针管,说是马上要打吊针了,宝宝又挨了几针,把我心痛得。

  后来,我的那个给我用药建议的朋友也到了医院,然后直接找李医师谈了一下,呵呵,情况变得有意思。

他把我的哥们拉到一边低声讨论。后来朋友告知我,那个医师告诉她说,你既然懂,我就告诉你,这个是行规,其实你们可以不用住院呀,既然前面的医师把病人收进来住院,他怎么也得安排病人住一天,你可以不住三天,明天就回去。且务必打吊针,可以给我们减到只输一次,当然,今天带孩子回去也可以,写个请假申请,当然费用还是照算。朋友告知我说,这个圈子就是这样,你就退让一步吧,李医师已经决定给你用药轻点而且今天可以先回去明天早晨办理出院手续,我说那先根据这个李医师说的,改输一次液,下午就回家吧。

我认为这医院成了啥了 ?赌场进来就别想轻易出去 ?还是监狱 ?不死也得扒一层皮 ?我想不管怎么样,我先稳住这医师,尽快出去再说。

  这时,一件值得玩味的事情发生了,护士告知我由于早上换用李医师要用的头孢三代,昨晚准备要输的药就取消了,我说那可以呀。可是护士说还是要我们承担费用,我认为奇怪,就又去找那个李医师( 呵呵,后面连续找他,下午他已经不愿意和我直接见面了 )。

问他咋回事,他说昨日夜晚开的头孢呋辛,他觉得不好,所以取消了,我说现在不是又改回去了嘛,为啥不能用呢 ?他马上说,哦,那得去问问护士了,我们一般说取消,他们就要把配好的药处理了。我们一起到护士台问这个药,护士说药都还没有配过呢,我听了,立马说,那我们就可以继续用这个嘛,没必要浪费呀 ?李医师,看了我一眼,说,因为我认为那个剂量太大了是0.5我们要用,我说那分两次呗,他说可以,可是后面部分要扔掉,因为间隔时间长,我说那行吧。过了一会,那个李医师又跑而言,那个0.5的头孢呋辛已经取消处理掉了,还是得重新开啥的。

我认为没有用过的药怎么能算到我的头上,朋友示意我不要去争,事后她说,这个药很便宜,还是先把宝宝弄好,通常会有医师多开药弄到病患的单子里面,估计这个药已经被谁用了,加你们这里的,所以他现在没办法再给你们了。我强忍住内心的怒火,说行吧,反正宝宝已经脚上安了打吊针导管,先打吊针一瓶,消炎后,我们就回家。

  原本说11点过来给我们宝宝打吊针,可是早晨9点过就给宝宝插了打吊针导管在脚上却没有做过皮试,再我们一再敦促下,1点钟给宝宝做了皮试然后发现有呈阳性,不能输头孢,李医师通过另外的医师告知我说还是建议用药,他已经不敢见我了。

我和老婆非常冒火,你们皮试都不做,为啥先就插打吊针管 ?而且拖了这么长 的时间,护士们都不怎么吱声。1点过了,我再也不能忍受这帮医师了,我要求马上出院,护士说只能根据明天出院结算,不然不行云云。我顾不了这么多了,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外面正好又开始下了大雪。出院前,我查了一下我的花费,护士告知我大概是1600元人民币,具体明细要去交钱处看,还说反正有医保自己出不了多少钱可能就几百云云。

  我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先把老婆孩子送回了家。

现在给儿子,吃了点消炎药,也不发烧了,由于在医院两天一直没有休息好,回来后孩子一直睡,醒了后精神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