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湖南邵东移民局克扣移民扶持资金答复竟指鹿为马
发布时间:2018-6-11 16:48:34  最新报道  作者:中法新闻 
  湖南邵东移民局克扣移民扶持资金:答复竟以羊易牛
  独立撰稿人 李堂平
  5月20日,法讯网发布《湖南邵阳市邵东县移民局克扣移民改造资金》,之后本站 ,凤凰网等几十家网站转发,引起强烈反响。邵东县移民局答复撰稿人,竟相互抵触,以羊易牛。
  克扣资金,邵东移民局回复矛盾重重
  5月21日9时许,邵东县移民局办公室主任吴景军来电,吴说他( 余才友 )重复上访一二十次了,惹是生非,已经拨付了6万元人民币,鱼塘改造3万元 ,鱼苗费3万元。

对于协议不是移民局签写的,但承认盖章了是盖在上面的右上角的。撰稿人说这确认说不通,他称协议时他在场,当时在乡党委会议室就这么答复的。他( 余才友 )句斟字嚼,到市省移民局去,我们也这样答复的。对于上报材料没有时间金额太大等诸多问题是村里笔误,这个是小事,我们去验收了,没啥问题。对于和余才友签订的6万元补偿意见,吴说这个协议和开会时说的不一样,当时还发了脾气的这是假的了。对于会议记录和移民局盖章的处理意见明确的写着鱼塘改造资金6万元人民币,及时验收拨付,他笑着说这个没错,已经给了3万元和养鱼3万元。

对于撰稿人说的是否偷换概念还是你们另外获取资金,这个就说不清了。吴答复:开会时我在场,资金我很明白,这个绝对不是我们移民局写的。对于移民局盖的章,他说我也不明白,当时移民局赵岳军同志也不在场。对于撰稿人说到会议记录和处理意见内容一致,书面承诺的东西不算数问题对方可以起诉,吴景军立即说道,这样我把资金拨付情况这些写给你个人,撰稿人告诉了QQ号,之后结束通话。

  

  5月22日发来的答复

  

  草鱼苗是2017年11月17日拨付,其实不是答复的2016年11月拨付到位

  

  会议记录和处理意见,其实不是吴景军说的不一样

  

  总造价12万元( 又写成12元,这工作态度真不敢恭维。

)的余才友新建鱼塘项目验收申请及工程移交书

  

  这笔款的批文湘移计【2015】6号比移民局答复的已经给付了3万元批复( 湘移计【2015】17号 )的还早,但余才友却没有领到这6万元
  仔细查看内容,早前曝光的那总造价6万元的项目是5亩鱼塘清淤加固,而这个总造价12万元的项目是鱼塘新建养殖( 鱼塘开挖 ,硬化 ,水管铺设 ),对照田不能耕作改造成鱼塘,移民局扶持余才友资金6万元人民币,及时验收付款的处理意见,此上报的总造价12万元验收并合格的鱼塘养殖新建项目才是邵东县移民局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赵岳军和办公室主任吴景军出面协调处理的那6万元扶持资金!但这6万元去哪里了呢?
  记者了解到,余才友共有4口鱼塘近10亩。

明明是其它项目的扶持资金,为啥邵东移民局答复已经分二次拨付给余才友了呢 ?余才友的鱼塘项目重复上报并拨款,但移民余才友并没有领到属于自己的扶持款,邵东移民局是否存在贪占谋私呢 ?瞧瞧下面的一些事实就能知晓一二。
  移民找局长李桃查看现场被打伤
  余才友移民时分的8分田是多年荒芜不能耕种的烂田,他也屡次到移民局反映诉求。
  2016年1月9日( 周六 ),移民局长李桃和一班人开着公车到移民吴某某的农家乐玩,午饭后住隔壁的余才友找到准备上车的李桃,请他去查看下他的田不能耕种的现场。

李桃一把将其拉进余才友堂屋,指使移民黎书文对其拳脚相加。余妻报警后,李桃从后门逃走了。周一余拉上村文书和刘乡长到移民局找李桃讨公道,他让余到医院检查。后鉴定为轻微伤。余才友被打之后一直无人解决此事。之后余找到刘乡长,他说给医药费4700元。余问这钱谁给的,刘说你别管谁给,给了就是。当场余才友签字,后来余才友收乡政府的银行转账。而其它应予给付的误工费 ,住院费等费用均未给付,更别说打人者被追究责任了。
  对于余才友被打,是否李桃指使,撰稿人手机短信邵东县移民局长李桃,一直没有回复。

  

  鉴定为轻微伤
  2016年1月13日,移民局的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赵岳军和办公室主任吴景军到乡政府和余才友协商好移民局扶持余才友鱼塘改造资金6万元人民币,及时验收拨款。
  该项目于2016年8月经移民局验收交付其使用,但却没按协调处理意见付款。

2017年5月17日,余才友写申诉状要求移民局给付鱼塘改造资金6万元。而移民局答复说给了,和给撰稿人答复意见同出一辙。可是,给的3万元是生产开发以奖代投资金补助,和新建鱼塘项目投资12万元移民局投入6万元是二码事!
  邵东移民扶持资金到底进了谁的腰包?
  余才友的投诉材料显示:2005年,移民局原局长( 现开发局副局长 ) ,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赵岳军等人到福建找到余才友儿子余定银,让他将其开设的鞋厂搬到邵东,带动地方移民经济,并承诺对其大力援助。余定银如约将鞋厂搬到邵东,据《邵东县三峡移民2005项目规划表》显示余定银鞋厂投资120万元人民币,扶持12万元人民币,自筹108万元。

但余定银对撰稿人表示,没有拿到这12万元扶持款。不仅没有获得扶持,为建厂余定银还贷了很多款,终究因为资金等原因,鞋厂仅维持了几个月便倒闭了,而厂里的设备余定银也没能拿到,全被移民局的卖了。

  

  对此情况,邵东县监察局答复没有查到上级拨付余定银鞋厂扶持资金12万元。

  

  某移民申报土产种养殖基地扶持达29万元人民币,实际上就是荒山无人管
  余才友反映,邵东县移民扶持资金也其实不是每个移民都能够拿到,而是和一些干部关系好才能领到,哪怕是没有项目。

是否有分成这些就不得而知了。自己开发四个鱼塘近10亩,没有获得啥扶持,而书面承诺的6万元也黄了。而某移民仅有一个小鱼塘,在2016年也得到3万元的鱼苗款。其于2015年3月6日申报土产种养殖基地扶持达29万元人民币,实际就是荒山无人管。同日申报的养殖鸡项目,预算187600,自筹15万元人民币,住隔壁的余才友说只见过有二 ,三十只珍珠鸡,没见过什么羊 ,鹅 ,鸭,而500只鸡更是天方夜谭。对于邵东县移民扶持问题,撰稿人将进一步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