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因为没有给出宅基地自己建房的障碍重重
发布时间:2018-6-14 1:39:35  最新报道  作者:羽平南1 
  家乡在北纬N34东经E113,是十八线旅游小县城,近两年房价涨得厉害,加上县城一直向南扩张,如今村子离县城界限600米左右,尽管隔着高速公路,抵不住房地产开发的火热。2014年,村子北面就起来了一处楼盘,房子也差不多兜售完了。2018年春节前夕,村子里面一处空闲地被卖掉,开发商迅速盖成约6000平方的住宅,18年春马上开始兜售。村里面的宅基地也变的愈发值钱,一处宅基地被私人开发成六层后变卖。

村子里面的房地产开发风气愈演愈烈。
  2018年春节期间,村里面有位能人申涛,找到我们家,提出想要我们老家的宅基地,建成6层,开发后可给我们两套130平方的住房。
  我们家老宅宅基地有11米乘15米,宅子东面,北面是别人家新宅院,南面是另一家老宅院,西面邻一条路大概3米宽。路为西北侧的院子的主要通路,听说被路西面的紧邻的宅基地的所有者的表亲黄金葵花钱买了,( 想将来盖房把路盖成房,后面再多留一些路给后面,及我家院子的西北侧的一家,路原来只是他们一家用,主要打点西北侧院子的那一家即可 )。

我家宅基地南面的老宅有三个儿子,宅子继承有点纠纷,一直无人居住,也没建新宅。我家和前面一家其实祖上是一家,院子也是一套的,前几代分家时,他们分的前院,我们是后院,后院入户的路还是经由前院的房子下面的过道。申涛说两处宅基地前院后院一块开发,前面的宅基地大,建好后给他们三家一家一套房子和一个车库,我们这个小点可以分到两套房子。我们当时没直接答复,说要考虑考虑。
  因为宅基地太小,位置不向阳,所以感觉自己盖这个房子也有点三心二意。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家自己盖的话,北面的邻居应该不会让多盖,估计可以盖成3层,可是南面来势汹汹,就算我们不同 意,南面还是会动工,而且不会只盖三层,到时,阳光的获取肯定更加困难。可是考量到,给了别人,自家就失去了房子怎么建的话语权,以后宅基地的使用权也极大受限。加上家里面势力不强,和他们搅合在一起,他们盖好后反悔不给房子,或给的房子位置不好,也都迫不得已。几经周折,最后还是决定不给地,也不要他们的房子。

  2018年四月初,我们家前面宅院开工,四月份30天建成了四层。中间也有各种协商各种争执,南侧院子得给我们留路,他们为了排水,房子往前退了一米,路留的比之前的宽,加上他们也退了,对方说建三层不划算,家里人心软也就同意他们可以盖成四层,并且就层高定为4层,他们把宅基地全都盖成了房子由南北两户组成。五月初,又新建第五层,和我家商量,起初不答应,后来觉得他只盖南侧一户也的确对我们家的采光影响不大,也就算了,其实当时想的太简单,因为建了五层,楼梯间就是六层的,肯定还是会影响的,而且在建筑样式上一边五层一边四层也不妥当,这一点我们应该想到其早晚会继续加建。

  另一边,前院开工建成,爸妈也着急建房子,四处探问,问建房的手续,问匠人。五月初把旧房子拆了,开始建新房子。新房开建,四邻开始滋事,西侧的宅院所有人不在村里住,可是其表亲对宅基地觊觎已久,并花钱买了路( 此行为其实不合法但却得到村领导认同,实在不可 思议 )。在未扒房子之前,黄金葵就找到我的爸爸,给出了一份协议,协议上写着他们不干涉我们建房子,他们建房子的时候,我们也不得干涉他们建房子的层高,西侧相邻的路会留0.6米的间距。村子里面自建房多数都在3层以下,可是像这种想获取利益的房子,通常都会盖到六七层,西侧的院子如果盖的高一定影响我们家的采光,原本南院就盖高,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家南侧的主要阳光来源,我们家的采光主要从东西的侧向采光。

我们没有签那个协议,房子开建后,原本在宅院西侧卸了水泥和其它材料,黄金葵出来搞事,不让我家用那条路,无奈我们将已经倾卸在西侧的材料挪至东侧,为此,工头为误工和搬运多要了2000块。
  没拆老房子之前,我爸就拿着老房子的相片和建房申请找到大队村长,大队村长敷衍道不用 ,这个东西没用,房子拆了新房开建又找村长时,村长变脸,厉声喝道你们没和黄金葵商量好这字我是不会给你签的,父妈妈心里受气,又迫不得已,现在自家建房子不能冒犯人,要处处忍让。心里闲着我们和黄金葵八杆子打不着,而且西侧的那块宅基地现在也不是他的,我们不会给他签合同。

  2018年5月24日 周四
  中午家里人给我打电话,黄金葵把自己的车停在西侧路上,当天我们家要回填地基,三辆拉着土回填的车 ,一台挖掘机 ,一台铲车无法进场施工,无奈工人们把模板 ,施工的壳子搅拌机也都拉走了。盖房子一事也停了下来。

  2018年5月30日 周三
  爸爸找到了同村的村民花费6000块利用小型铲车从院子东侧高两米多宽三米的洞口,将回填地基的土艰难地运到院子内回填地基。

  2018年6月3日 周日
  嵩阳服务处城管执法队下停工通知第壹次,

  2018年6月6日 周三
  嵩阳服务处城管执法队第贰次下来,扒墙。

  申爱丹( 南侧宅院的建房人,宅院三兄弟中老二的儿子 )也侵入我家宅院对垒起的房子拆除。强逼工人携带搅拌机 ,切割机 ,震动棒等建房工具离开现场。

  2018年6月7日 周四
  父妈妈屡次到嵩阳服务处找领导理论,讨论建房的合法性,城管办同意家中建房。

  2018年6月10日 周日
  三人上工垒墙,

  2018年6月11日 周一
  17个工人携带搅拌机 ,切割机 ,震动棒等建房工具,进场开工,一大早南侧邻居申爱丹 ,携其母 ,其妻 ,其大伯 ,其叔等一大家十几口人对我们家建房子进行阻扰,其家人中还有携带钢棍试图恐吓,致使施工停滞,我家人报警后,警察来到却渺无回应。

我质问其为啥进行阻扰,他说要我们同意其建五层,我说之前的协议已经立下双方要遵守。我们未达成和解,上午近十点时,我爸爸让工人继续开工后,申爱丹厉声吆喝让工人停工,并强行进入我家院子内对我家正在施工中的支撑支架的砖手动拆除,置正在施工的工人的生命于不顾,我家人试图阻挡和其发生肢体和语言冲突,申爱丹和我爸爸倒地,申爱丹叫其朋友报警,打120,期间申爱丹老婆赵晓歌再次侵入我家正在建的房中,我和妈妈拦住大门,其对我和妈妈撒泼赖皮,用脚乱踢,顺势躺倒,图谋敲诈。120到后,将申爱丹 ,赵晓歌 ,我爸爸带走,我爸爸是被抬上120急救车上的。

爸爸被送入登封市妇幼保健院,当时就不省人事入了急救室,第贰天又再次昏迷进行抢救。而申爱丹和其老婆啥事都没有。下午开工后,其家人又在我家施工的路上进行阻扰,直接坐在大门口 ,并严声辱骂令工人停工,搅拌机无法工作,下午施工停滞,我妈妈再次打110,等待良久,110才到达现场,警察将我妈妈和申爱丹老婆赵晓歌带走,施工停滞,下午我出现在工地,让工人开工后,其妈妈 ,家人进行第四次阻扰,对工地上的工人进行谩骂,无奈进行第叁次报警,警察到达后,也将近天黑,工人已经停工离场,阻扰的人也离开了。

  2018年6月12日周二
  一早被叫去派出所询问昨日的打架事件做笔录,出来后,电话妈妈,去二院看望爸爸,爸爸刚刚经过抢救,进到医院,看到爸爸手臂鼻腔都是管子,嘴上有血迹,见此情此景瞬间眼泪模糊。

而即便家中爸爸病在医院,妈妈也在医院陪着,下午申爱丹老婆再次在工地进行阻扰,我和其进行商量,提出可以同意建5层,可是需要往南侧退5米,这样才能确保即便加建第五层对日照的遮挡也不是很多,其不愿意,我还提了需要赔偿医疗费 ,干扰施工的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谈崩后,其继续在我家门口进行阻挡,我打110打了两三次进行求助,给到的答复就是派出所不管此事,需要到村子里进行调解或要到法院进行诉讼。接着我也无计可施,对现场的施工阻扰进行取证,下午又停工了一下午,隔壁伯父叫我回家议事,给我出主意,说当下有两条路选择,和对方妥协或双方都盖不成房子,并建议陪我去村大队进行调解。

下午到夜晚不断有人去到我家,有劝我们和对方妥协的,也有说不能妥协的哪怕不盖房子,气场不能丢的,妈妈愁容满面不晓得要咋办,我也很头大,不晓得要怎么选择,和耗了两天,筋疲力尽,夜晚也止不住冥思苦想,睡不安稳觉,第贰天一早感觉申体软绵绵没有力气。当天夜晚妈妈在医院陪着爸爸,第贰天一早又收到了妈妈的手机短信说爸爸不答应我去大队去调解,因为之前他们口气都偏向于让对方继续加盖第五层楼,爸爸受伤住院,受了很大的气,他认为我去村大队是一种屈服的表现,所以坚决不答应我去。

  2018年6月13日周三
  停工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