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武汉世贸大厦有个骗子公司骗了很多人都上电视了我却不知道
发布时间:2018-6-12 5:18:59  消费者心声  作者:网络整理 
我绣了几幅十字绣,想把其中的两米长的两幅卖掉。一幅《八骏图》,一幅《富贵花开》也不清楚挂在哪里卖才好,后来突然想到放在58同城上。6月中旬挂上去的,半个月来一直没有人联系我。7月1号突然收到一个来自武汉的座机打来的电话,说他们是一个大公司,目前正有一个马来西亚的顾客向他们公司下了一个大订单,大量需要十字绣品。我听了很兴奋。

他让我拍几张我的十字绣的细节图过去给他们审核。  这是我的两幅十字绣成品    这幅是八骏图    听起来象真的一样,我更兴奋了。我立即把我的绣品拍了好多幅细节图用QQ传过去。  过了大概一个钟头,就收到他打来的电话讲我的绣品经过他的上司的检查,通过了审核。问我这两天啥时候有空拿过去,当面交易。然后,他把他们公司的地址发过来了汉口解放大道686号世贸大厦1302-1305号鼎荣文化集团公司。  看起来好像真的哦。

我更加兴奋了。决定这周六就带上我的绣品去交易。我在心里美美的计算着一幅卖6000两幅就一万二啊。就算他们和我讲价,一幅最少5000,两幅也是一万。我绣得比较快,如果他们真的是专门收购十字绣品卖给马来西亚的大客户,那我以后可以不用上班,专门在家绣十字绣卖。听说一幅6米长的《清明上河图》可以卖20多万。如果我专门绣的话,一年应该可以绣出一幅来。当然,这需要动力,如果卖不出去,我就懒得绣了。这两幅现成的绣品是我断继续续绣了三年才绣成的。

原准备等我买了房子挂在自家房子里的。现在还没有钱买房子,绣好了也没地方挂,不如卖掉攒钱卖房。  7月4号早上5点我就起床了,坐第壹班车去汉口。途中,那个鼎荣文化集团公司的名叫邹林的联系人一直问我到了哪里了,啥时候可以到。十分热心。  我是个十分胆大的人,可是我也不敢一个人冒然前往。所以我联系了我两个在武汉的表妹陪我一起去。有一个表妹不相信现在还有人买十字绣成品。因为看起来大伙都在绣十字绣,谁家需要不会自己绣么 ?花这么多钱买什么十字绣啊 ?她一边陪我去,一边给我泼冷水。

我人都来了,就算有点怀疑也要先看个明白再说嘛。  表妹喜欢看电视,说前不久在《湖北经视》上看到说有一个人的一个古董被世贸大厦的一个啥公司骗了,一直没有下落。还有一个人的古董被这家公司换成了假的。现在她一听说世贸大厦的企业,就十分怀疑是不是同一家公司 ?  我的心中开始打鼓起来我多期待能顺畅的卖掉啊。看起来这事有点玄。可是,来都来了,或许只是恰巧呢 ?或许我碰到的是真的呢 ?  邹林在世贸大厦的楼下接我们,把我们带进世贸大厦里面。

楼下的门卫还要我拿身份证办了一张门禁卡,还要交二十块的押金。邹林解释说,里面都是大公司,所以搞得这么严。我想二十块也不是很多,办就办吧。  门口有几个象高铁 ,地铁入口那样的需求刷卡通过的门障。我们刷了卡才通过了。  到了十三楼,鼎荣文化集团公司的玻璃门关得很严,需要密码解锁才能开门。  进到这家公司里面,旁边挂了几幅十字绣品。邹林介绍说这幅多少多少钱,那幅多少多少钱。我心里有些不解这些绣品也不是很大,比我的稍大一点点,怎么就值十几万 ?  屋子中间的玻璃柜子里放着一些瓷器。

我不懂的,他介绍说都是古董很值钱的。他就一直介绍吹牛公司是怎样如何高大上。我心里想,我是来卖十字绣品的,你找人来评估一下我的绣品,然后出价买去就OK了,说这些干啥。我心里不悦,但还是假装迎合着他,点头。我表妹一心认定他们是诈骗分子,就显得不客气,一直对他的吹牛有些不以为然。  跟着邹林围着他的企业转了好半天,才把我们领到一间隔间里,倒来水,让我们坐,又拿来几本关于古董呀十字绣呀玉器的刊物给我们看,说7月5号在北京有个拍卖会。到时候会有许多专家和买家参加。

等等,我也没往心里去。一心等着他的上司来,快点成交。  表妹们对他的刊物不感兴趣,懒得翻看。我呢为了顺畅卖掉绣品,就拿起刊物翻了几下。看到其中有两幅绣品和我的两幅内容和尺寸差不多,标价然十六万。怎么 ?能卖这么多 ?那么我的原来只想卖6000一幅的,要价好像有点少啊 ?他们至少会出到几万吧 ?要是能卖个几万,那我午夜都会笑醒的哟。  可是,邹林一直都没有叫他的上司来。我们坐了一会,大概到了中午12点了,邹林说到了午饭时间,上司们吃午饭去了,问我们吃不吃午饭,我心里还以为他们公司为我们安排了午饭哩。

结果他说叫我们自己出去吃了午饭,下午两点再来。  我心里打着鼓就出去了,决定下午两点再来瞧瞧到底会有啥夭蛾子。  我们出去转了两个小时,下午又来了鼎荣文化集团公司。公司里一直有人抱着东西进来。看起来都和我一样是来卖东西的。表妹们表示就坐在外面等我就好,我自己一个人进去。我就抱着我的十字绣跟着邹林进去了。邹林把我带到上午坐过的那个隔间里坐着等。又叫我看他们的刊物。我无聊就翻着看那些虚高的价。

邹林坐在一边。我就和他聊艺术品,聊十字绣。可是,他看起来对这些好像其实不太懂,说得都是外行话。  过了一会儿邹林出去了,我就听着旁边隔间里有一个女的在说放在你们这里我怕你们把我的十字绣弄丢。  一个男的说咋可能会弄丢呢 ?我们这么大的企业,对面就是公安局。如果我们这么没信用,公安局咋不来抓我们呢 ?我们每天接待这么多客户,还没有哪个客户的东西在我们这里弄丢过呢。………  男的口若悬河,但讲的都是一些虚头巴脑的话。

女的还在和他们说,听起来还拿不定主意。心里担忧怕挨坑被骗,但又怕错过卖个好价钱的机会。  我出去了,和表妹说看起来好像很假哦。可能是叫我们把东西放在这里等他们拍卖出去了再付钱。  小表妹说那怎么可能。他们要买就买,东西放在这里,又不是住他们隔壁每天来问信呀。多不方便。等会一问没卖两问没卖,东西卖了也说没卖,到时候找谁哭去。  我点头,说他们没现钱我就不卖。  一会儿邹林找来了,问我咋出来了。

  我说没现钱我是不会卖的。  邹林说,到底怎么样等会和他的上司谈了才会明白,每个人情况不同 的。  我心想,那我就瞧瞧他的上司怎么个不同情况不同对待吧。  表妹这次陪我一起进去了。一会儿一个眼镜男进来了,戴上白手套展开了我的绣品。最后意思是还可以。不过要放在他们这里才行。  我冷笑,说要么出现金,要么就算了。  眼镜男说东西要和买家见面才能成交。不然怎么卖 ?  听起来好像挺有事理的。

  我说对我而言,你们就是买家。你们目前已经见到了我的绣品,你们可以出价了。  眼镜男说真实的买家是那些参加拍卖会的东南亚客户。你希望你的绣品卖多少钱 ?我讲我的要求不高,几千块就OK了。你们说卖十几万,那中间的差价你们自己赚吧。  邹林和眼镜男众口一词的说那怎么行。我们公司有公司的规定,我们不赚这么多差价的。在我们这里没有低于五万的十字绣。  我冷笑这么说你们是要零风险做生意咯。  他们显然被我说愣了,问我什么零风险?  我说哦,东西卖出去了,你们将钱给我。

东西没卖出去,就一直放在这里。你们就怕把我的东西买下来万一卖不出去库在这里了,亏了赔了,是吧 ?我说你们做生意的,想挣钱难道一点风险都不愿意承担么 ?  我这还是说得客气的。其实我已经认定了他们是一群骗子,压根就不懂十字绣也不懂古董。  我只好拿着我的绣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