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就算我们公安没有查检察院也不该结案
发布时间:2018-6-13 8:55:44  最新报道  作者:ty_沐浴阳光6 
  ’就算我们公安没有查,检察院也不该结案,该退回继续补充侦查,结了案就是检察院的责任。’这就是嘉峪关市公安局张副局长说的话。而检察院张处长对我讲我们不能公诉一个公安机关没有上报材料的案件’是驴不走还是磨不转 ? ? ? ? ?

  
  
  抢劫犯无罪,货物放在我厂里,我赔,我被拉黑,这就是人民法院。

  
  
  
  
  
  
  
  信访材料( 一 )

  尊敬的嘉峪关市人大常委会领导:

  申述人:周立新,男,汉族,身份证342626196608166118。

住址:安徽马鞍山市雨山区芦场村转盘队646号。

  被申述人:嘉峪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

  事实与理由

  一 ,被坑经过:2008年5月,嘉峪关人王博因知我急需求购酒钢钢渣,故将嘉峪关人杨柱年介绍与我认识。王博骗我说,杨柱年和虞海燕( 当时担任酒钢总经理 )关系非同一般,光是虞海燕在天水的情人结婚,杨柱年就赶去送了10万元人情份子。之后杨柱年找人冒充虞海燕的秘书开车带我进酒钢渣场,假秘书在现场告知我,虞总已同意让我购买我们确认的水泥厂门前的好钢渣。

真切的表演让我信以为真,出来后就在人民商场楼下的中行给杨柱年转去一百万 ,在陇达商场楼下农行两次给王博转去一百万,然后眼巴巴地等着拉钢渣( 期间也数次催问 )。不料,王博为遮掩真相并继续诈骗,又介绍胡培基与我认识。为再次诈骗我的信任,又告知我说胡培基和徐守盛( 当时担任甘肃长 )是兄弟关系。胡培基也同样找人冒充秘书带我进渣场,所以我又被胡培基诱骗九十余万。期间,王博又以种种借口1万2万的又骗了我20多万( 上述款项皆有凭据 )。

时直到今天日,别说好钢渣就是其它任何一粒钢渣到现在也没拉出来……

  二 ,杨柱年的诈骗事实:我和杨柱年长达3小时的电话手机短信聊天有近百条,手机短信内容都是与本案相关的实际情况,难道不是有效证据么 ?杨柱年找人冒充国家公务人员( 假的蒋秘书,100万签字担保称是检察院在职人员 )虚构事实与能力,已实际非法占有我100万元人民币,完全符合刑法中诈骗罪定罪条例。

  三 ,王博的诈骗事实

  1 ,王博当初向我介绍杨柱年 ,胡培基时,也是编造故事诈骗我对他们的信任,以期诈骗我的钱财。

称杨柱年是用我给的钱支付该领导( 虞海燕 )西藏买金矿来回的款项计30万元( 张玉玲可以作证,胡在录音里也提及此事 )。王博又称用我的钱给郑文义送去50万。为了继续诈骗下去,遂又介绍了胡培基且骗我说再拿50万元让他和胡培基一起给徐省长夫人送去( 录音手机短信里有详细的送钱经过 )。后又谎称到兰州找胡服务和给虞总送了7份信为由( 录音里有记录,黄志华知道此事可以作证 )前后又在我这1万2万的共又诱骗了20多万,送信的策略和胡培基一样。

他捏造事实达到了诈骗我120多万目的( 录音里有详情 )。

  2 ,王博信誓旦旦向我确保,胡培基和酒钢签订合约百分百是真的 ,胡没这大胆子伪造合同和公章( 录音里有记录 )。事情败露后,居 然撒谎说没见过合同。签合同前所做的相关材料( 我保存一份 )是胡培基 ,王博 ,陈德友 ,柳胜强和我共五个人做的,柳胜强已到刑警队做了证。

  从整件事情的经过可以很明显地看出,王博 ,杨柱年 ,胡培基他们是一个贪婪成性 ,目的明确 ,分工合作 ,手段多样 ,挖空心思的诈骗组织。

可嘉峪关市刑警队却只对胡培基立案侦查,对嘉峪关当地人王博 ,杨柱年连调查材料都没做。同样性质的证据对外来人员胡培基能用,对本地人王博 ,杨柱年不能用 ?面对王博 ,杨柱年确凿的诈骗证据,嘉峪关市刑警队为何视而不见 ,视若罔闻 ? ? ?

  申述人:周立新

  二O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

  信访材料( 二 )

  尊敬的嘉峪关市人大常委会领导:

  申述人:周立新,男,汉族,身份证342626196608166118。住址:安徽马鞍山市雨山区芦场村转盘队646号。

  被申述人:嘉峪关市中级人民法院

  事实与理由

  关于嘉峪关市法院( 2016 )甘02民终219号民事判决书的申诉。

  撤消该判决书错误判决,取消对我的判决结果和强制执行决定:依法追究抢劫人潘启忠和付武斌的法律责任尤其是刑事责任并赔偿我及李宝山的经济流失。

  2015年7月9日,潘启忠和付武斌趁我出差之际,将工厂门卫强行控制在屋内不准他对外联络,然后将存放在厂内的一百多吨材料洗劫一空,其中有东北人李宝山存放在厂里的40吨摇床料。

事件发生时,我老婆获知消息即立即报警。随后110警员 ,我 ,被抢者李宝山 ,哄抢带头人四方都指认了被抢货物和存放地,且哄抢人付武斌自己也承认非法抢走了一百多吨货物( 工厂员工已作证属于我们工厂的 ,法院裁定的只摇床料有六七十吨,被付武斌抢走的货物里多出的几十吨不是我们工厂的 )。

  一 ,判决失当之处

  1 ,我起诉潘启忠 ,付武斌因生产技术和资金的缺失( 工厂员工谈话录音 ,当庭潘启忠对合伙前提答辩为证 )造成我的经济流失被法院定性为生产费用。

  2 ,在有明确证据证明李宝山存放的40吨摇床料被潘启忠和付武斌非法抢掠,法院为何视而不见,不采取任何措施保护受害者的权益,反而置事实于不顾,判决我单向承担李宝山的损失。

  3 ,即便潘启忠和付武斌与我有所谓的经济纠纷,可是被非法哄抢的百余吨摇床料属于公司财产,任何个人哪怕是股东也是无权私自处置公司财物的,更何况是限制门卫活动空间后强行抢掠。这么明显的违法犯罪表现,作为人民法院居 然视而不见 ?

  4 ,在整个暴力事件中,嘉峪关人民法院判定我独立全部赔偿李宝山被抢的货,就是将我身为一个独立自然人个体或工厂独资持有人存在的,与潘启忠和付武斌没有合伙行为。

不然李宝山存放在厂里的货物凭啥要我个人承担全部责任而不是由存放的工厂或全部合伙人共同承担 ?顺着嘉峪关人民法院的思路,潘启忠和付武斌与我没有合伙行为,他们公然暴力抢掠我工厂的财物且数目巨大,难道不是犯罪表现 ?公民的合法财产和生命安全不受法律保护 ?企业财产不受法律保护 ?而随后,嘉峪关人民法院对潘启忠和付武斌公然暴力抢掠工厂财物且数目巨大的表现又定性为经济纠纷。也就是又认定潘启忠和付武斌与我是合伙人关系。

既然定性为既然潘启忠和付武斌与我是合伙人关系,为何又判定李宝山存放在法院认定的非周立新独资持有的工厂里的货物只由周立新个人承担全部损失呢 ?要知道,李宝山的货物不是存放在周立新家里的。

  综上所述,在这起暴力抢掠事件中,嘉峪关人民法院罔顾事实 ,法理混乱 ,裁定荒诞 ,判决可笑。面对如此儿戏一般的糊涂判决书,让任何一个知晓此事的人都会疑问:公民的合法财产和生命安全如何保障 ?人民法院的权威 ,严肃性何在 ?法律的威严公理在哪里 ?是哪个在玩弄法律 ?

  申述人:周立新

  二O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

  为了捍卫法律威严 ,保障公私合法财产安全 ,保障受害人合法权益 ,消除社会丑恶现象,保障社会经济活动有序合法进行,增进地方经济发展,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实现美好中国梦,我作为受害人和社会主义建设者,强烈要求嘉峪关市各级领导能拨冗驱雾,督促相关公权司法机关能公正办案 ,依法办案 ,认真履行职责,对上述两个案件重新立案侦查,依法追究违法犯罪者的法律责任。

还公民于安全和信心,还社会于公正清明。

  申述人:周立新

  2017年9月29日

  信访材料( 三 ,四 )

  三是,兰州皋兰亿星之光,省长虞海燕亲自招商引资,我找了三个合伙人,调了200多台机械设备,1000多工人,在工地呆了三个月,开不了工,闹到最后,打了1000万欠条,抓个人了事。之后项目宣布终止,钱找谁要 ?

  四是,再造兰州城,工队们堵了甘肃政府大门,说是政府出3000万,剩下的由海南龙湾港集团来退钱,可多年过去一毛钱没看到。

被坑数以万计甚至更多。兰州市警方报案却不予受理。

  我的信访诉求和信访回复判然不同,公安讲我没有向省厅申请复核,省厅的回应材料又是啥 ?原单位上级部门上访原本就是一家,上访根本行不通。讲我缠访闹访,我的信访还有啥意义 ?难怪七八年的上访案子还是没人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