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法官手中的权力究竟是归个人还是归法院
发布时间:2018-6-13 15:26:25  最新报道  作者:tangboxing5012 
  我是上海徐汇区法院2015徐执字第1354号( 探视权纠纷案 )被告代理人。我儿子被前妻邢颖芳( 原告 )和徐汇区法官沈怡明串通,私底下将其加入老赖名单,为此我屡次给市委领导和人大主任信箱写信投诉,尽管每次都能得到及时转批,可是最终还是渺无回应。
  本案原本其实不复杂,就是为了孩子的所谓探视权,实际就是( 前妻和前夫妈妈之间 )个人恩怨,原告通过沈法官将我儿子暗地列入老赖名单,用制裁我儿子的行径胁迫我。
  原告邢颖芳为争夺属于孩子的房产,起诉至徐汇法院,败诉后又改诉探视权并三次编造理由,申请探视权强制执行。

前后经历三个主办法官,前后两个都按法律程序兼听申诉,秉公执法。唯独中间插手的法官沈怡明设计了老赖的罪名。
  2015年春,我儿子出差回上海,预订机票时获知被限购了。儿子从外地打来的电话询问咋回事 ?作为当事人我到徐汇区法院咨询,第叁次的主办法官通过法院内部查询后,告知我是第贰次的法官沈怡明所为。我找沈法官咨询 ?他说是原告申请的限购,所以他就办了限购。想要撤消务必经原告同意,制裁被告的形式还有许多。

当时沈法官压根不是在调解探视权纠纷,而是帮着女方逼我交出房产证( 监护权诉讼案中,原告败诉,房产属于孩子 ),换取撤消限购。
  沈法官给被告的设计的老赖罪名与本案风马牛不相及,出于无奈我只能四处上访投诉,不知是哪种形式起了作用,限购很快就解除。可是,老赖罪名直到今天拖着尾巴不切割,所以我只能坚持上访申诉,发帖投诉。法官要尊严,平头老百姓也要人格和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