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举报吉林省图们铁路运输法院院长蔡松男延边州法院副院长金正龙等人涉嫌
发布时间:2018-5-12 19:22:47  最新报道  作者:没有搬不倒的山 
  
  被举报人:蔡松男 ,吉林省图们市铁路运输法院院长
  被举报人:金正龙 ,延边州法院副院长
  举报人:苗福君 ,64岁 ,龙井市公安局退休 ,电话:13089345611
  举报人:滕奎林 ,72岁 ,铁路退休
  蔡松男 ,金正龙的违法事实如下:
  蔡松男在2006年非法扣押了龙井市东盛涌镇东盛村农民滕奎友的370平方的合法房子,而且,一扣就是五年。
  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更无任何的扣押手续。

  据蔡松男院长我讲:滕奎友买的房子都合法,不是扣押,过几天就给。就是这个几天变成五年也没给,最终,滕奎友被逼至死。
  改革开放,给农民造成致富的好政策吸引了滕奎友,滕奎友买的这个房子是用来搞养殖的,滕奎友要借助国家的优惠政策,帮自己走出贫困,过上好日子。买房前就与养鸡场的老板签订了书面养鸡合同,并且,所有买房款都是高利息在个人手里借的,一年仅利息就高达六万多元。根据当时市场行情,经过预算,养鸡开始后,在一年时间里就可以还本还息,因此,滕奎友才敢借款买房。

  滕奎友是在《延边中和拍卖有限公司》这个国家双AA级的吉林省政府和省顶级法院定点的拍卖公司通过竞标程序,合法购买的,并且,办理了房权执照和土地使用权的过户手续。
  1页

  2页

  可是,滕奎友做梦也木有想到已经是属于自己的合法房子,自己却得不到。养鸡致富的理想变成幻想,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变成要命的索命符。

  蔡松男院长在滕奎友买房子的同时接到了他在延边州法院哥们马利民的救助,于是,夺回房子成了蔡松男的使命。

于是就有了,房子合法,过几天就给的说法。用长期扣押不给的行径,给滕奎友造成巨大的精神和经济压力,以强逼滕奎友让步,从而夺回房子。
  滕奎友的房子一扣就是五年。
  农民靠啥生活 ?土地 ,养殖业 ,副业。滕奎友还有啥 ?自家原有的房子已经卖了,购买的房子自己又得不到,养殖业搞不了,还背上年息六万多的借款利息,没有时间搞副业搞,天天上访,没有任何挣钱的道,坐吃山空啊。
  关键是只要是涉及蔡松男的事,就没有人敢管,致使滕奎友状告无门。

  真是应了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这句话了。这人啊,到了这个时候上火不火 ?窝囊不窝囊 ?在长期的精神压抑和无法开脱苦闷的生活中,滕奎友患上了肺癌,一个身高1.78健壮的农村汉子倒下了。在治疗期间,滕奎友的亲属屡次到法院找蔡松男要回房子或再拍卖房子,好给滕奎友治病,蔡松男压根不理,告诉滕家亲属:愿意到哪告,就到哪告去。由于缺钱而担搁了最佳治疗时间,20十年端午节那天滕奎友死了,年仅五十九岁。

  滕奎友死了,法院院长们居 然说与他们毫无关系。
  滕奎友死后,房子依旧扣押。新来的法院院长金正龙与蔡松男院长沆瀣一气,压根不按国家的法律服务,明知道蔡松男院长扣押滕奎友房子违法,明知道没有扣押手续和法律依据,还坚持执行违法的表现,他告诉滕奎友的哥哥,房子不廉价卖给法院,就继续扣押,扣押到什时候不一定。
  滕家人已经领教法院院长是个什么东西了,金正龙院长说得到就做得到。

  事情拖到20十年12月20日滕奎友的哥哥被强迫把房子以340元一平方的价钱卖给了龙井市法院( 当时房子的市场价是每平方都在两千三四那样 )。370平方的房子,仅卖了十二万元。
  滕奎友哥哥用卖房钱及政府补助的二十五万元人民币,再从亲属借了一部分钱,还清了滕奎友的借款及三十多万元的利息。
  令人愤怒的是,时隔不到30天,就有人在延边广播电台以捌拾捌万元的价钱,公开出售被法院院长强行抢去的滕奎友的房子,狠毒至极。

  我们认为蔡松男 ,金正龙院长的这种做法是严重违法违纪行为,首先,蔡松男 ,金正龙院长在扣押滕奎友房子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又木有任何的扣押手续,凭的就是权力。而权力不应取代国家法律。其次,由于蔡松男 ,金正龙院长的犯法行为,已经带给了滕奎友及其家庭繁重的精神压力和巨大的经济流失,人为造成了逼死滕奎友的严重后果的事实。
  要求纪委严查蔡松男的违法违纪事实,还给被蔡松男 ,金正龙院长强抢去的房子,赔偿给受害人的一切经济流失,追究蔡松男 ,金正龙院长的违法责任,给受害人家属一个说法。



  苗福君
  4页
  2018年4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