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村委书记殴打村民现场监控再次失灵
发布时间:2018-5-13 10:14:45  最新报道  作者:少侠没有剑 
  5月10日,上班之际,接到妈妈来电,爸爸被村上雷姓书记殴打倒地,正送往医院。

  老父六十有四,年衰体弱,怕有个三长两短。我心乱如麻,告诉妈妈,别慌,我立即赶回去。妈妈忙道 :别回来,警察来过了,打了120,不会有事的。妈妈再三告知我不要回去,我不明白为啥,也只好听话。

  已无心工作,下班后懵懵懂懂回抵家,女朋友见我满脸心事,问我发生了啥。我没有回答,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刚上初中时一天深夜,我被敲门声从梦中惊醒,爸爸在门外叫我名字。

起床打开宿舍门爸爸便对我讲 :二娃,我被村上的人打了

  愣了许久,我问到:那咋办, 要不要找人打回去。 年仅十四岁的我说出这话,心里哪来底气,怎么可能找得到人打回去,只不过用这话撑下排场而已。

  爸爸马上说:不用,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你在学校自己好好读书,以后崭露头角,现在不要管我。

  尚未成年的我看着面色沧桑的爸爸,除了无力回一句好之外,再无言语。

送走爸爸,回床蒙上脑袋,暗下决心,要更蹈厉奋发的读书,以后不能再让爸妈受人欺负。

  寒窗苦读十数载,今而立之年已过,未有建树。再闻爸爸被村上书记殴打,无名之火怒烧。可是,很快,一种熟悉的无力感袭来,打人者是如今的书记,前任书记的女婿,在村上有根深蒂固的势力,镇上的干部,派出所会帮谁说话不问可知,我该如何应对 ?

  翌日清晨,打电话给妈妈询问情况。爸爸住在医院,派出所警察及政府领导无一人来过问。

打人者姓雷的书记到镇上和领导开了一次会就离开了,估计已经商量好对策。

  我再也忍不住,要马上回家。妈妈还是阻止我,叫我别回去,我实在有些生气了,问妈妈为啥总是不让我回去。妈妈见我生气,只好回答我是怕老家的事影响到我。我气急而笑,这算什么理由,再不顾阻拦,飞奔回家----华蓥山下,渠江之畔,重庆合川区小沔镇斑竹村,一个令人伤神的地方。

  

  爸爸躺在病床上,满身污秽,看上去应该是被打倒在地时沾上的青苔或污泥,两手肘处有些许血迹和伤痕,所幸,应该受伤不重。

  

  来到打人现场,我欲问问姓雷的书记,为何要对老爸爸大打出手,但村委会办公室不见这人。看见村委会墙上的监控,我随手拍下相片。监控应该记录下了事情的经过。

  

  赶到镇上,来到派出所。这里其实不陌生,因为十多年前,亲二叔也被村上的人打过,我陪他来这里报过一次案。那时我刚欲替没上过学的二叔陈述案情,不料接警的警察一句话喷过来 :你给我滚出去。

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就问 :为啥要滚出去。 警察凶神恶煞的回到 :我审问他,不审问你,你不出去信不信老子踢你两脚 ? 作势便欺身过来,我急忙拿过二叔手里的拐杖,与之相对,屋里另外一个唱红脸的警察赶紧来劝:不要动手,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讲。 凶警察随即退回去坐下,十几岁的我也免于一次痛揍。犹记得该警察叫李彪,彪悍无比的彪。

  再次来到这里,我心有余悸,于是进门之前打开相机录起视频,以防万一。

这里很平静,院里只有一个警察,看见我问道:你来干啥的。 我回道:你好,我来考察一下昨日斑竹村书记雷定军打人的事,我是被打者黄文兴的儿子,想考察一下现在案情的进展。 十多年后的这里,看来还是有所进步,警察再没有叫我滚出去。对话还算客气:这个案子,我们立案了,还在调查,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明白,要等领导回来。年轻人,你回去要劝下你爸爸,他净去说别人贪污受贿的事,那是你能左右的么 ?这两天忙得不得了,也木有去医院瞧瞧。你劝你爸爸早点回去,医院费用高。

  从他的话里,我听出来,爸爸在医院没人过问,打人者也木有付医疗费。

  我再问道:事发地有监控,把监控掉出来瞧瞧不就啥都明白了吗。

  监控归政府综合办管,要到政府去才看得到,警察回道。

  离开派出所,来到镇政府。找到这里最大的官黄书记,告诉他我来考察一下情况,想了解政府对这事准备怎么处理。社会是真的进步了,黄书记一身正气,义正言辞道:这事我也还在了解,要等派出所出结果。

结果出来假如是雷书记打了老百姓,那我们该开除的开除,该抓人的抓人。如果雷书记没有打人那我们也要对撒泼耍溜的老百姓给予教育和惩处,还政府干部一个清白….一席话下来,点水不漏,当有状元之才。不过听他的话意指我爸爸撒泼耍溜。我没多说,只问道:事发地有监控,我能瞧瞧监控吗,那就啥都明白了吧。

  监控看不到,坏了黄书记回道

  怎么又坏了我实在忍不住问了一个又。

  技术原因黄书记又回复了我一个熟悉的专有名词。

  听到这话我没有丝毫意外,果不其然监控又坏了。为啥说又呢 ?

  看来随着社会的进步,监控器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可谓我国万事不进步,独监控智能化技术突过于先进国也。可以做到准时坏,该坏时坏,不该坏时绝对不坏。欧美日韩看到中国这么顶尖的智能化监控技术也该无地自容,羞愧至死了吧。

  走出政府,回到医院,在走廊上看见妈妈瘦小的背影,酸楚一阵阵地袭上心头。

  感天理之昭昭,独怆然而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