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通话录音揪出了藏在灵山法院的诉讼掮客
发布时间:2018-5-13 8:01:32  最新报道  作者:我自广西灵山来   【我要投稿】 
  ——《通话录音》揭开了熟人的神秘面纱

  本案案情详情见《天涯论坛》 ,《强国论坛》——《间墙与水口——从一桩相邻排水纠纷看广西钦州 ,灵山两级人民法院对以邻为壑排污的不法侵害的枉法裁判》

  灵山法院之所以枉法裁判,是因对方在法院有熟人,那么,这个熟人究竟是哪个 ?请看《通话录音》——

  通话录音

  主叫李HAO :灵山县新圩镇人X水村人,灵山法院法官。

  被叫李永 :本案原告,灵山县新圩镇人急水村人。

  通话时间:2015年11月2日 主叫:李 HAO 07776858XXX

  通话时长:14分45秒 被叫:李永 1351757……

  李永 :喂。你是哪一位 ?

  李HAO : 李HAO ,李HAO 啊。

  李HAO :( 好之 )你和阿新的是啥事 ?。

  李永 : 李HAO ?啥事 ?其凿墙 。

啥事。

  李HAO : 凿墙,然后呢 ?

  李永 :其改水从我这里过。

  李HAO : 原来(被告)的水从哪里流去 ?。

  李永 :从其那一边出,谁人不知 ?从三角地院出。

  李HAO : 从哪里出 ?

  李永 :三角地院出。

  李HAO : 水路哪里去 ?

  李永 :他知道,他不讲给你听?他的水路他自己知道。

  李 HAO:现在,我问你。

  李永 :他的水路就是从其那一边出,出到三角地院,然后出到大地院。( 晒场 )

  李HAO : 什么三角地院 ?

  李永 :我们厅底门口的地院就是。

  李HAO : 厅底那……原来是出只 ——李文三向 ?( 被上诉人天井尽头廊屋的后背 )

  李永 :冇——是从那出喔。

  李HAO : 哪从那儿出 ?

  李永 :厅底门口的三角地院

  李HAO : 噢……你讲又再过其屋肚,然后在其——屋面前出啊。

  李永 :是啊! 他的水是从他的上巷出的啊!现在怎样说 ?他要改从我这里出,怎么行 ?水是两头出的啊。这样改,谁肯啊。 主要想放猪尿从我这里出,谁肯啊。 共其等猪尿喔。

  李HAO : 原来其的水是从厅底面前那一边出。

  李永 :是啊。那个不识 ?之前,( 其放猪尿时 )猪尿,三角地院都浸满。现在他说他的水不是从他那一边出,怎么说呢 ?

  李 HAO : 后尾当时司法调解怎样讲法 ?

  李永 :一个讲一样,司法十七哥讲水两头出啊。

  李 HAO : 我讲的是当时的沉管。

  李永 :之前的水向,水的走向。沉什么管 ?原来旧时水的走向。

  李HAO : 我讲你这边的水一定是暗管出去 ,因为你这边的老屋是封闭的。他那边的水是不是从你这边的禾塘( 晒场 )出去 ?

  李永 :不是,不是 ,不是的。

  李HAO : 不是 。他那边的旧屋是用来做啥的 ?

  李永 :什么 ?

  李 HAO : 他那边的屋是用来养猪还还是用来干啥 ?

  李永 :养猪 。

  李 HAO : 他想排在你的屋面前过,是某 ?是不是 ?是另外开多一个口某 ?

  李永 :我和他之间隔一壁墙,两边是两只天井,这壁墙历来没有空过。 现在他凿穿了,讲是其的水口。

  李HAO : 原来是没有条管的。

  李永 :这壁墙原来是封好的。没有水过来的,我那东的表侄来我家做猪栏也见过,说是没有水口的。

  李 HAO : 我不识 ( 不了解事情的真相 )。

我了解原来有没有水口从你那边过。

  李永 :没有…… 没有的呀。

  李HAO : 没有就难讲。

  李永 :没有他就想改从我这里出。原来他旧年想要我在大门口挖一个沉沙池排放猪尿,然后接驳我的化粪池管出水茫。名为排放我的猪尿,实际想排放他的猪尿。我说水管太细,怕塞,不做。不愿做沉沙池他就攻在这边出,想逼我在地院角做一个沉沙池给他。这怎么的了 ?

  李HAO : 是啊 。

明讲你听,他前日共( 和 )二 ,三个人上我家,他说其之前的水路是从你这边出的。

  李永 :不是,不是,不是的。不是。不是的。这壁墙都没有空过,你讲得的咩。现在你在哪儿 ?是在法院么 ?

  李HAO :是啊。

  李永 :水不是从这儿来的,怎么可以攻在这里出。

  李HAO :司法所调解的时候你说有水口吗

  李永 :我讲没有。其塞了那边,凿空这边,叫你找,怎么可以找得到。

先斩后奏一样。

  李HAO:我看的相片有松砖。你屋面前的水口只是你的么 ?单单是你这边屋的么 ?

  李永 :是啊。

  李 HAO:你屋面前的水口只是你的么 ?单单是你这边屋的么 ?

  李永 :是啊 。是他那一边没有份的。这座老屋那么长,不会他的水是从我这边出的,他的水从大门口出。

  李 HAO:今早我打电话给办案人,我讲尽量双方倾倾掂,毕竟不是哪儿的人。

  李永 :不会倾得掂。不是从这里出就不是从这里出,不会倾得掂。

  李HAO :如果水口从你那出,那你欠理:假如不是从你那出,如果他硬要出,那至少要经过你的同意,并且给一些——补偿。

  李永 :不会同意,我不要他的补偿。

  ……

  李HAO披着中间人,公道人的外衣,在给对方辩解。求情。

开始其装作不懂对方水的流向,于是投石问路。在我明确告诉其对方的水从三角地院出时,其装作不知啥是三角地院,于是故意误导:对方的水是不是出只李文三向 ?在我一再坚持的确认下,李HAO自知无法为对方辩解。于是,把其与法官打交道的事情告知我,他是在给我施压,看我同不答应倾倾掂,在得到我明确的答复后,其又补偿试探我,见我不要补偿,其别无他法。后面就装作很关心的样子,叫我如何如何申请法院现场勘验。

  不办案的法官干预办案的法官办案,不办案的法官在给对方求情,走关系。《通话录音》就是一审法院枉法裁判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