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深圳市宝安区检察院詹先见检察长
发布时间:2018-5-14 2:40:40  最新报道  作者:diandaokqk 
  申诉书—— 为了22年前的冤案

  我是深宝检刑免字( 1996 )67号刑事重伤害受害人,2018年3月15日去检务大厅信访并根据《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工作规定(试行)》第七条: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 ,及时履行法律规定的公告 ,----等职责。当事人----,可以依照规定,向----人民检察院查询案由 ,----等程序性信息。申请信息公开。

  按规定,原本很正常案件信息公开可申请得极其艰难。答复:个人不能查。----你请律师来查。-----那案子没联网查不了。-----骄横跋扈 ,千般刁难。连最高检的文件也无济于事。费尽周折,总算开恩收了份申诉书。脸难看 ,事难办。

  4月19日,回复一纸公文:深宝检控复字( 2018 )9号,内容文不对题,不知所云 ,官话 ,大话 ,空话连篇:民事调解----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妥。你反映的问题---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味同嚼蜡就是文不对题。避重就轻 ,以羊易牛,用民事调解遮掩刑事重伤害的本质,违反《刑法》为罪犯免于起诉开脱罪恶。

  5月4日,为以上答复我再次递交申诉,要求对前次申诉重新回复。但不管怎样,服务人傅某就是不接。告知我:已经回复完了,你如不服,可向上申诉,也可以网上投诉。,那气势无可置疑。现场宝检2人可以作证。

  为理清真相,尽管举步维艰,但我还是有所收获。起码明白了原本是同一个刑事重伤害案被人为地故意分拆成了两个案子,搞成了阴阳公文:

  给我的是深宝检刑免字( 1996 )67号:给应领刑3-7年的犯罪是深宝检刑免字( 1996 )第66号。

该66号检察院一直瞒着我雪藏了22年,直至2018年5月11日才得以重见天日。可谓机关算尽。

  文中编造案情,伪造证据,搬弄是非 ,偷天换日,终于达到了将罪犯无罪释放的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文中那一句: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收到决定书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提起申诉,22年后的今天我才收到该决定书,白纸黑字,请问:七天内申诉还有效么 ?面对如此的阴险和诡诞,我该怎样主张自己的权利 ?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壹百零二条对于有被害人的案件,决定免予起诉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将免予起诉决定书送被害人,我是重伤被害人,有权知道该免予起诉背后的真相。

作为检方是否也该为这22年的荒诞给我一个合理 ,合法的解释 ?

  5月4日还收到傅某的深宝检控复字( 2018 )10号答复:该免于起诉决定书已于1996年12月31日送达陈锦芬,陈锦芬何许人 ?与该案什么关系 ?如此重要的不予起诉公文却被以羊易牛地送达了,且22年后才告知我那东西给了陈锦芬。不觉得荒诞么 ?一向以严谨著称的检察院咋可能会犯这种错误 ?是无意还是故意 ?是遮掩违法 ,包庇罪犯还是为日后推脱责任预留借口 ?

  现应你的来访要求,将该免于起诉决定书再次送达给你,再次’自然是已经给了我一次,这个锅我能背么 ?明明是没给,却还要倒打一耙,所以查明陈锦芬的出处就尤为重要 ,也非贵院莫属,这样于公于私都有个交代。

  根据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下发的《关于深入推进刑事申诉公开审查专项督查活动的公告》:
  各级检察机关---通过公开审查,----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一 ,要扩大案件范围,刑事申诉 ,----等各类刑事申诉检察案件均可进行公开审查:二----在适用公开听证程序的同时,要---加强公开审查的便民性 ,规范性和有效性,让当事人看得见 ,听得懂 ,能评价

  为了迟来的公正和个中的隐秘,现申请宝安区检察院按《通知》精神和收到决定书七天内提起申诉的承诺,对涉案的公文内容实施公开听证,对尘封22年的刑事重伤害案重新审查,披沙拣金,还该案的原本面目。

  感谢。
  受害人:雷宝云
  2018.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