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尊敬的合肥蜀山监狱长您好
发布时间:2018-5-13 17:26:51  最新报道  作者:王树昌侄儿   【我要投稿】 
  尊敬的合肥蜀山监狱长和监狱里的全体领导您们好。

  我是您们贵区的一位服刑犯王树昌的二侄儿 ,我叫王克强,三十多年前的某一天因爷爷和邻清才

  为牲口闹庄家而起。案发那天,王树昌和我爸王月昌天没亮就去离我们家有五十多里路的单王镇卖红

  麻去了,那时候没有交通工具,基本出门都是靠走路,而那天陈清才家的猪下到我家麦田里祸害家,

  我刚满十四岁的三叔就去赶猪,不料陈清才的两个儿子和他爸爸及他两个儿子的二叔对我刚满十四岁的

  三叔进行嘴皮上的辱骂,我爷爷最后便赶了过去 ,三言两语之中便和他们打了起来,那时我爷爷一个人

  与对方四个人打的,因对方人多把我爷爷打急了,爷爷为了自卫出手较重所以把对方陈清才打伤了。



  爷当时也被对方打的头部头皮几乎全部崩烂掉了,事后爷爷被抬到我们刘李街道的一个医院治疗没有治

  好,又转到我们孟集镇的医院里缝了二十多针才止住,陈清才也被送到孟集医院里治疗的,三天后陈清

  才去世了。

  那天王树昌和我爸爸从单王镇回来都已经是中午过后的事了,架也已经打过了,就这样我大伯便

  被他们事后花钱从霍邱县官场里找人整材料给弄成是打死陈清才的主犯了,因为当时霍邱县官场里有

  陈清才的家人做官,直到如今陈方的势力在霍邱县也是数一数二的,王树昌的案件就在省里,陈方的

  人在霍邱县做官便勾结到合肥省里官场的人,造成王树昌的案件最后被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这么顺畅

  的判了。

  20十年的时候王树昌在温州打工,下半年的时候被抓了回来,连夜被带到霍邱县看守所关押,在

  看守所关押期间被逼供打昏死过去好几次,之后王树昌受不了打便全部招认了,王树昌归案后我们没

  有钱,给他找了一位国家聘用的律师,所以最后.....不用我说了您们晓得。国家聘用的律师在法院

  里说话没有啥权利,即便王树昌案件材料上漏洞那么多都无能为力的躲过最后的判决..无期徒刑。

  判刑后我也曾和那个律师联系过好几次,每次律师都会和我说你们上述吧。我也明白上述,可是

  我们没有钱,怎么去找更好的律师来翻这起案子,因此,在此特别希望蜀山监狱长和监狱里的各位

  领导看见此贴后,能给王树昌一个公正的处理,王树昌现在年龄越来越大了,眼睛视力也看不清了,

  我们作为他的家人,真心的期待蜀山监狱能让王树昌回来过一个安享晚年,最后能得到一个老了埋葬在出生的地方,有始有终嘛

  去处,

  我是一个初中都没有结业的人,写不出人家有学问的大事理,可是我句句写的都是我的心中话,

  在此恳求蜀山监狱能早点放我大伯归乡,在此非常的感激您们。

  此致

  敬礼

  2018年 5月 13号 星期天

  发帖人:王克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