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亲人遇难工厂老板仗势欺人拒绝赔偿官员官官相护受害者家属投诉无门
发布时间:2018-5-12 11:41:24  最新报道  作者:ty_天行健978 
  ???????? 亲人王辉于2018年5月6日下午五点多在石家庄无极县张段固镇郝庄乡牛辛庄村旭坤皮革厂遇难,现年42岁上有65岁高寿妈妈下有一儿一女年仅10岁。工厂老板叫卢军谦村领导是他的直接亲属。事故起因是工厂机器设备老旧失修造成气泵储气罐爆炸,逝者生前曾屡次向工厂老板卢军谦反应并要求尽快修理但老板卢军谦每次都颔首应承却迟迟没有维修或更换最终酿成了这种惨祸。
  ???????? 失事当天我们很慌乱不晓得如何处理这件事随后我们拨打了120和110,120赶到后看了看说人没了生命迹象让我们帮助把逝者抬上他们的救护车( 到目前我都不明白120这个单位是干啥吃的,人都死了你还把尸体拉走有何意义难道只是为了向逝者家属收费时有个标准吗 )随后110赶到去现场拍了几张相片后对我们说这属于事故让我们去找政府解决。

第贰天我们找到村领导反应情况商量善后事宜村领导说他们会调解的让我们慢慢等待,经过三天的漫长等待无果后我们再次来到村委会询问结果让我们匪夷所思的是村领导不仅不安慰逝者家属还无端指责拒绝赔偿更可气的是村领导还说工厂老板没有责任他们管不了让我们去找乡政府,要么就去找律师打官司( 后来我们从朋友口中得知原来村领导责任人跟工厂老板是一家人 )
  ?????? 第壹个希望破灭了,5月10也就是逝者遇难后第五天我们来到郝庄乡乡政府,我们是11 :47到的乡政府大楼整个办公大楼死一般寂静没有看到职员进出走动,更无职员询问我们他们好像早就知道我们的来意故意逃避把我们当空气,大约10分钟以后进来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随便问了我们一下情况而后就说让我们去找律师打官司,说话的语气口吻和用词都跟村里领导人完全一样,我们怀疑他是个临时工也没跟他争论也没重视他说的话,我们只想等到乡领导的到来梦想着乡领导能为我们伸张正义。

在饥饿和压抑的悲忿中我们苦苦等待了一个多钟头,大约两点期间中午看到了一群人走进了乡政府大楼为领导的是一个白白胖胖精神丰满的中年男人,他们一行人腆着肚子摸着小嘴从我们人群中走过根本无视我们的存在径自上了二楼( 后来我们才理解那个为领导的白白胖胖的人就是乡领导 )。随后就看到村里的两个领导也上了二楼我们猜想他们肯定是在协商 解决的措施,在漫长的等待中我们都控制着各自的情感,虽然我们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但我们知道守规矩讲事理我们不会惹是生非我们相信政府会给我们秉公处理因此我们也会给政府充分的空间和时间,又是一个多钟头的苦苦煎熬楼上当官对我们仍然是不管不顾于是我们就派了两个人去房间找领导,进去还没开口那个戴眼镜的人就开口让我们出去逝者老婆上去给他们理论乡领导就说让戴眼镜的人给110打电话把我们抓了随后还讲我们管不了( 有视屏录音为证 )
  ????? 我们疑惑迷茫无助不明白每个政府机关的办公大楼里立着为人民服务的牌坊是何用意墙上贴着 醒目的指示标语老百姓的事是大事又怎么去解读,我不明白这些吃着政府的喝着政府的拿政府的钱却不替政府济困解危说一套做一套对上坑骗,对下隐瞒他们到底图什么 ?
  ???? 此处不说理自由说理处这是老百姓一贯奉信的决策。

5月11号上午也就是事故发生的第六天我们来到县政府门口梦想着能见县长一面让县长替我们做主,来到县政府门口让我们大惊失色,县政府门口五六辆警车三四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叔叔守候着这架势如临大敌。我们预感到我们的幻想要破灭了,但我们没有放弃几次都派人去跟门卫沟通求他们让我们进去都被冷漠拒绝,警察叔叔时不时还走过来吓唬我们说你们不要搞事不然就抓你们,逝者的两个孩子头上的孝布也被警察勒今摘了下来。县衙门口上访的登记完之后随意进出唯独我们不能进去,这一幕让我想起了一部抗日战争片中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情景。

此刻我们正真感受到了孤立无助,投诉无门的无奈,接着我们又问了信访局,安检局,公安局他们都是相互推诿我们不晓得该找谁去解决该类问题难道只有律师和法院才是万能的吗,才是唯一能处理问题的地方么 ?再此恳求广大仁人志士们伸出你们的正义之手发出你们的正义之声帮我们出出主意帮我们讨回公道。在此我代表遇难者的所有家属感谢大家并衷心祝愿大家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