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这是营口市地区县级市大石桥的一起真实冤案
发布时间:2018-5-12 14:28:46  最新报道  作者:点解事实 
  ( 2014-08-24案件 )

  2014年8月24日晚九时许,大石桥市局指挥中心指令石桥分局:在军队北门有人聚众打架,你们马上出警。石桥分局接警后,李博等四名警察立即出警到军队北门,没有发现殴斗双方当事人,遂向指挥中心报告请示,指挥中心指令暂时取消,然后再与报案人联系。一个钟头后才联系到胡宝东及其儿子儿媳等当事人。 调查进程中,胡宝东称他的儿子胡军在现场被打倒在血泊中,被中心一院救护车拉到市中心医院。

纯粹的瞎说。事实是胡家父子和儿媳从发案现场开着自家的长安悦翔V3白色轿车回到了金桥区东窑村的家里,先自行处理涂抹血迹,拍照后在四十分钟后打120从东窑村道口上的救就是护车,到了中心医院,救护车有电话记录和出车时间地点记录。得知发案现场在大石桥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门口。

  由于谢群是石桥分局主要领导的亲外甥,石桥分局即向市局分管局长汇报此案,并依照法律规定,提出单位回避的申请。市局分管领导与主要领导研究后,决定石桥分局单位回避,指定青花分局管辖此案。



  一, 案件经过

  1,涉案人员之间的关系:胡宝东是胡军的爸爸,是谢群岳父:胡军是谢群的舅哥,是孙英的老公:谢群是高崇的外甥。

  2,案件的简要经过:2014年8月22日,胡芳提出与谢群离婚,夫妇二人到大石桥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协议离婚,胡家索要20万元人民币,不负责孩子抚养费。当日没有谈成,胡宝东和胡军都在场。8月24日晚,胡芳 ,胡军 ,孙英分别和谢群通电话,以谈胡芳谢群离婚补偿问题为由,要求谢群到大石桥市金桥管理区东窑村商谈。

谢群因为那里太偏僻,怕出意外,和胡家商定在大石桥市蟠龙山的龙泉山庄广场会面。胡家没有到约定地点( 钢都分局辖区 ),而是选择了到石桥分局辖区内的婚姻登记处门前。谢群赴约前约了他二舅高崇,让高崇帮助谈离婚补偿之事,高崇应约前往。在婚姻登记处门口,双方没有谈妥,发生殴斗。胡家约见谢群的目的不得而知。因为胡家有备而来,携带炉穿子 ,镰刀 ,铁管等凶器。双方都有开放伤,谢群左手拇指骨折。

表象看胡军的伤重一些,头部有开放伤。在入院的第贰天( 25号 ),经过大石桥市中心医院CR拍片和CT平扫检查和查体,胸部触压无痛感,没有发现肋骨骨折的病发症状,未见异常。14天后突然出现了双侧肋骨三处骨折,后鉴定为轻伤。头部伤不够伤害。

  二,存在的伪证疑点:

  1,胡军所谓的双侧肋骨三处骨折,疑点重大。2014年8月24日晚九点多发生的殴斗案件,8月25号早九点在大石桥中心医院拍了DR片子,同时也做了CT平扫,丝毫没有发现骨折,有检验报告为证:病痣记载:查体胸部触压无痛感。

14天后,也就是9月9号又提供了一份CT片子,这个片子出现了胡军左右双侧三处肋骨骨折,后经沈阳中国医大医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轻伤。谢群于2015年4月30号被刑事拘留,高崇因患脑瘤和冠心病被取保候审。

  2,胡军的三处骨折是咋形成的 ?是24日晚双方殴斗时形成的,还是8月25号以后其它原因形成的 ?谢群 ,高崇被采取强制措施后,高崇 ,谢群的代理律师分别向公安机关 ,检察机关 ,法院发了律师函,针对重大疑点,要求对胡军的伤害结果做重新鉴定,公 ,检 ,法机关始终不予主张做重新鉴定。

  3,胡军三处肋骨骨折的CT片子,是否他人取代拍的 ?近日此案的代理律师又找到了胡军于2005年和2016年两次办理身份证的相片,于2014年在沈阳中国医大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做伤害鉴按时的相片比对,出入极大。

2016年的身份证相片和2014年在沈阳鉴按时的相片,间隔二年,相片显示年龄差距相差太大,脸型明显不同:而2014年在沈阳鉴按时的相片与2005年的身份证相片比对,间隔9年,年龄差距竟似同龄人,脸型也明显不同。

  4,卷中直到今天没有现场的目击证人许长福和白丹娜的证词。

  三,案件定性错误

  涉案双方,在约按时间和地点的条件下,发生打架,如果构成刑事案件,涉案双方都涉嫌犯罪,为何只对谢群一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原因何在 ?阳光下也有黑暗么 ?

  四,违法羁押

  谢群 ,高崇被采取强制措施即满二年,法院因为证据不足,没有判决,却没有依照疑罪从无的准则释放谢群,而是违规超期羁押。

律师提出的替身相片的重大疑点后,法院将案卷退回检察院,检察院又退回大石桥市公安局。

  时直到今天日,公安机关视法律如儿戏,无视法律的存在,为了逃避渎职等相关责任,对胡宝东父子涉嫌伪证不立案也不调查,只是简单一纸说明就将冤案移交到法院,法院迫于严重超期羁押,就将错就错,错案错判,谢群被押了两年就判两年,4月27日下判决,4月29日被释放,判我一年零四个月实体刑,致使一起时隔三年冤案的形成,可见大石桥公检法机关是何等的轻举妄动,寻私枉法,是在藐视和奸淫法律,在全国也是一例滑稽典型的案例,让我们蒙受如此冤屈,难到大石桥市真的沒有共产党么 ?我们被逼将不惜一切代价上诉,直至按法律程序上访控告,我坚信共产党的天下一定有讲理和讲法的地方。



  众目睽睽,天良何在 ?公平正义何在,法制何在 ?

  【注:相片左上是胡军2016年的身份证相片:左下是2005年的身份证相片:右上和右下是2014年做司法鉴按时拍的同一张相片】 (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