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浙江东阳村民房屋遭村委会偷拆鉴定报告被指造假
发布时间:2018-5-14 17:28:17  最新报道  作者:姚征亿2014 
  浙江东阳市,因横店影视城出名,画水镇,依山傍水,素有东阳歌山画水的美誉,因销往世界的中国结而出名。然而,就在这个如歌如画的地方,近日却发生了极不和谐的偷拆事件,且被拆迁的房子没有分文补偿。

  一纸协议通知书,两层楼房被拆除

  2018年3月5日下午,住了几十年的两层楼房,被村委会组织的拆迁人员趁家里没人时瞬间夷为平地,拆迁起因是空心村改造,画水镇月峰行政村岭头自然村村民陆爱光对村委会的野蛮行为极为愤慨。

  陆女士称,其和老公施成军于1999年经当地法院调解离婚时,约定将坐落在村头的三间两层楼房归儿子施江东所有。

2018年春节回家过年时,听说村里要拆迁,但详细情况没人跟我说,春节过后,我和儿子都外出上班了,家里的房子被村委书记带人偷着拆了。陆女士回忆说,我听到这个消息后,赶紧回到村里,看到的却是一片狼藉,我担忧屋里的物件有没有转移清点,是不是都被埋在废墟里了。

  陆女士随即找到村委会讨要说法,而村委会给出的答复是,陆爱光的前夫施成军于2018年2月26日在协议通知书上签署同意村统一安排拆除,并提供了该份协议通知书。

  对此,陆女士联系了远在国外的前夫施成军,施先生则一口否认,称自己不知情,通知书上的签名也不是我所签。

  鉴定文件做假,建筑物被指以羊易牛

  针对陆女士的疑惑,村委会又拿出了两份证明被拆房屋属于危房的报告:一份编号为[KY鉴WF18010109]危险房屋鉴定文件,另一份编号为[KYJG18010054]建设工程结构检测报告,检测单位为浙江科宇检测有限公司( 下称科宇公司 ),签发日期为2018年1月26日。

  科宇公司在报告书中描述称,受施江东( 个人 )委托对以上房屋进行危险性鉴定,并于2018年1月24日派出技术人员到现场进行勘察与检测,施江东( 民宅 )主体结构的危险性等级综合评定为D级,即该房屋承重结构已不能满足安全使用要求,房屋整体处于危险状态,构成整幢危房。

  陆女士对此予以否认:我和儿子历来没有委托任何单位对我家房屋进行鉴定,这份报告不晓得从哪里来的,浙江这家公司也是吃饱撑的,没事拿我家房屋瞎鉴定。这家公司为了挣钱,睁眼说瞎话,昧着良心做假,我打算向相关部门举报。对于妈妈陆女士的说法,施江东表示认可,称委托鉴定一事自己一概不知。

  然而,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经过相片比对,该鉴定文件第10页和第11页所附的4幅现场相片其实不是施江东的住房,而是其邻居家的房子相片。

说白了,科宇公司现场勘验的建筑物,压根就不是施江东家现在居住的房子,纯属以羊易牛。

  包村领导称村里没错,拆房是经过同意的

  记者了解到,画水镇人民政府早在2017年5月17日就以红头文件的形式,下发了关于成立画水镇危旧房治理改造工作领导小组的公告,镇党委书记何芳萍为组长,余金木为该小组办公室成员。

  媒体人士分析该份文件后认为,既然危旧房屋治理改造是一件有益于老百姓的大好事,当地政府又公开发文高度重视,为何还要做出令人不可 思议的鸡鸣狗盗之事呢 ?甚至为了达到拆房目的,不惜揭竿而起参与做假,媒体人士对此提出疑问,此次偷拆事件是否与精准扶贫存在某些关联呢 ?

  2018年3月5日要拆房前,没有任何人告知我们,也木有接到电话告知,我们是在2018年2月10日就回家过年,在家里待了近半个月,在村里进进出出,村委会的干部没有一个人告知一声拆房子的事。

陆女士对村委会的做法表示难以接受,明知协议通知书是被别人冒名代签的,还这样欺负我们母子,我认为这背后可能捆绑了很多黑色利益。

  北京多名律师表示,不管当地政府和村委会的初衷和愿望是多么美好,但涉及到村民利益的房子拆迁和安置补偿务必依法进行,不然将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在对涉案房屋拆除时,村委会没有尽到告知义务,没有与当事人签订拆除协议,也木有对屋内的物品进行清点登记,甚至参与鉴定做假,一旦涉及到赔偿,村委会将十分被动。

  陆女士认为,村领导未经同意便拆除了自家的房子,如果没有镇政府领导安排指使,村领导绝对没有这个胆量。画水镇政府包村领导余金木解释说,拆房子是危房改造,是经过陆女士的前夫施成军同意的,村里的表现没错。余金木表示,这件事还需要调查,等调查清楚后会有一个说法。

  截至发稿,当地政府尚未就有关偷拆事件作出回应,我们也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 图文/姚征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