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再说邳州法院法官石海英和徐年月日我们与年月日我们与被
发布时间:2018-5-14 11:31:28  最新报道  作者:fyw2017 
  2018年4月23日我们与被上诉人王永凤民间贷款纠纷案在中院二审,庭审中我们出示了从一审卷宗中调取的,放在由被上诉人提供证据中的这张带有备注内容拼接的20万借条的扫描打印件作为重要的换据证据,因为备注内容清晰的表明了这张20万的借条是属于被上诉人王永凤的,这是换据的关键证明,但对方王永凤矢口抵赖是他们自己提供给一审法庭的,说她没见过这个,不是她的,是我们自己写的陷害她的,与她无关,特别奇怪的是,徐州中院的助理法官已经注意到这个系列,还特别把卷宗里所有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让我们双方都看了一遍,我们确定都不是我们提供的,而被上诉人却说单单这张不是她的,真是天大的笑话,就像足球的乌龙球,一个作为证据的扫描件出现在卷宗里,居 然原被告双方都不承认是自己提供的,而且这张证据出现的时间又是在审判结束,判决书发出后,这当中究竟是哪个在徇私舞弊,伪造藏匿更改证据,致使虚假诉讼成立,徐州中院的王超法官,你又是咋确认这张证据是我们提供的。

  最可笑的是,就因为被上诉人不认可,二审法院,你们就可以否定了这条证据 ?还有,这张带备注的20万借条王永凤既然不承认,就是你石海英法官虚构的了 ?那请问尊敬的邳州法院石海英法官,你和王永凤到底谁在说假话 ?又为啥要说假话 ?这张借条是哪个放进去的 ?什么时间放进去的 ?目的想证明啥 ?难道你们是为了给我做证明,想帮我的么 ?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两级法院,你们是不是欠我们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