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邱县公检法人性执法
发布时间:2018-5-11 20:50:31  最新报道  作者:ty_谈喜旺 
  

  我叫谈振明,河北省邯郸市邱县梁二庄镇东锚寨村人,是谈喜旺的爸爸。2013年4月30日发生打架事件,5月3日喜旺报案,我屡次找马士平反应情况,他都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每次得到的都是 ,双方打架,对方受伤不是谈喜旺打的又能是哪个。5月23日我找赵勇定伤时说起此事后赵勇说:我和小马的关系不赖,马士平是俺媳妇的学生,我给小马打个电话,你请他吃顿饭。24日下午赵勇给我打电话让我在东方大道西侧的一家饭店的门口等着,吃我了一顿饭,花了1000元人民币,得了马士平一句话:秉公执法。

  喜旺被抓后,我就一直找检察院和公安反映情况,要求核对。检察院公诉科科长睢景全对我讲,你找检察院没用,公安抓的人,你找公安才行。找公安,公安又说检察院已经批捕了,案卷又在检察院,你找公安还有啥用,还得找检察院。就这样踢来踢去。在这期间省工作组进驻邱县,我去了工作组驻地想把此事给工作组反映,被伪装平民的警察给领到了公安局,说工作组不管这事。公安和乡里的人不让接近工作组驻地。

后来检察院的曹付检告知我喜旺这个案子已到法院,你去法院找办案人反映一下情况。我说,你们明明知道逮捕错误为啥还要起诉到法院,我要求见检察长,她说,检察长不在单位,一个多星期没来了。

  2013年11月27日我去省城涉法涉诉反映了邱县检察院错误逮捕我儿一事,省涉法涉诉给开了介绍信,我到了邯郸市检察院 ,市检察院给邱县检察院打了电话。

  2013年12月2日,我去县检察院,这次见到了李检察长,李检察长说,老谈,喜旺这个案子已经到了这一步,你谁也别找了,只有找一个好律师打官司了,你就是再有理到法庭上你自己也说不成。

我说,李检,你们知道疑点多为啥还这样做。李检说,已经到了法院就让法院裁定吧。法院判喜旺无罪我们也没意。

  2013年12月5日,法院刑庭李书亮法官打电话叫我去了法院,李法官让我劝一下喜旺,拿点钱算了,我没同意。李说谈老弟,你好好想想,喜旺已经在里面关了三四个月了,如果判无罪,被关押这三四个月的的责任谁来负,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的事。还是拿点钱让孩子回家吧,判无罪是不会的。

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认罪,拿钱求得对方谅解后回家,二是被判刑,如不服可以上诉,但这样得失相当。我越想越冤,2013年12月9日我就去了省高院大厅反映,得到的答复是:正在审理当中,等有了结果再说,对我讲你这个官司不好打,最好在外地再找个律师。我就在石家庄又找了律师,2013年12月16日律师去法院找到李书亮法官,申请方秀真重新验伤。之后,李法官将此案移交给了刑庭庭长王志敏。

  2014年2月18日预交验伤费5000元人民币,交款后我每星期找王庭长两次,为的的尽快验伤和开庭。

  2014年3月20日,王打电话让我去法院找他,去后王说,老谈,还是拿点钱吧,别再坚持了,不要听律师的,别重新验伤了,花的是你自己的钱,律师不拿一分,重验也没用,喜旺这个案子太难弄了,你知道这个案子书亮为啥不管了吗,太难办了,公安检察院办案失误,谁管谁落一身馊。我也不想管,书亮推给了我,我不管不行,我再推就推到院长那里了,那不是找着挨训吗。我去看守所提审你小子时,他每次都给我急眼,甚至还骂我。

又说,你给石家庄律师打个电话,让他下周一和你一块到法院来。2014年3月24日,我和律师一块到了法院,王说,别管律师怎么说,你说方秀真的伤是否重验,我讲我听律师的。王说 :那好,你们回去吧,我向领导请示后再定。

  自案子到法院后,王志敏任性办案,执法犯法:

  1 ,拖。2013年11月底法院立案,王志敏身为刑庭庭长,无所事实,2014年2月18日,交的验伤预付款5000元人民币,但仍以公安和检察院不答应重新验伤为由,使案子裹足不前。

  2 ,假。2014年4月10日验伤,验伤结论是北京盛唐司法鉴定所鉴定的,CT片是石家庄第叁医院作的,共用款3070。预交的5000元人民币,在2014年4月15日退回了1930元人民币,退钱时王志敏对我讲是去北京向阳区做的鉴定,这可是我国最高的司法鉴定机构了。还说自己在北京同学家住了一夜晚。没和方秀真一块回来 ,2015年2月26日我去法院找王志敏要去北京验伤的消费票据,只有2673元的票据。

我给王说,这不够3070元人民币,王说其它消费院里还没给报销,等报销后给你。2015年3月31日王志敏叫我去法院拿钱,去后我问他去北京验伤的经过( 动身 ,到石家庄和到北京的时间 )王志敏说没去北京,是在石家庄盛唐作的,我让他写一份没去北京证明,他不给写,他又说了一遍,我录了音。应退397元,只退了380元人民币,直到今天还差17元。

  3 ,任性办案。2014年5月12日开庭。

公安开始取证时,方秀真 ,谈振峰 ,谈振山 ,谈兵兵 ,谢广红 ,郭爱云都说看见了谈喜旺打方秀真。公安二次侦察时方秀真给第壹次证词不一,就连喜旺打她的地点都不一样了,开庭时又是一种说法。谈振峰 ,谈兵兵在法庭上由于心虚,两人都说没看见方秀真的伤是哪个打的。郭爱云一直参与在打架之中,她在证词中说谈振山 ,谈振峰拉着谈兵兵,这说明谈振山 ,谈振峰 ,谈兵兵三人在一起,谈振峰 ,谈兵兵在法庭上都说没看见方秀真的伤是哪个打的,谈振山又是咋看见的。老奸巨猾的村委书记 ,镇党委委员 ,县人大代表谈振山在法庭上怕说多露马脚,只说啥都忘了,就记得喜旺用左手打了方秀真一拳,明显是编的。

我与谈振山有经济矛盾,他是为整我有意诬陷我儿。报案是谈兵兵报的,在法庭上他自己又否认了自己报案时的证词,可见方秀真的伤说是喜旺打的就没有一点可靠性了。我一直推着方秀真,方秀真受伤时谈喜龙就在我身后,但谈喜龙始终都说没看见方秀真的伤是哪个打的,开庭只是走了个过场,压根就没按法庭上的证词定案,法庭的威严和可靠性全然无存,还是权大于了法,经过了公安和检察院就无法更改了,是也是,不是也是,是得判,不是也得判。一审判了喜旺一年半,赔款10918.87元。

  中院护犊。2014年5月26日邱县人民法院判决后我们不服,上诉到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出示了目击证人郭秀玲的证明和电话录音。2014年9月19日二审开庭,审判员华国瑛说,郭秀玲又作了证明,说自己给谈喜旺作证的文字证明是谈振明写的,自己不签名不按手印不好意思,所以无效,另外一个审判官说:电话录音未经我同意也无效。开庭结束后,华国瑛对我:老谈你先回家等着,我吃点饭就去你们村,看一下现场见一见郭秀玲。

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没来。

  我们对一审判决不服才上诉中院的,出示的新证据中院就应该亲自核对。可中院把核对证据的任务交给了一审判官王志敏王大人。邱县公检法为了不担责,很怕我们把案子翻过来,尤其是王志敏。在这种情景下让他去核对能对我们有利么 ?郭秀玲不识字,核对笔录有假。因此,我又去邯郸恳求华国瑛亲自核对或核对郭秀玲证明材料的笔体。华说,人家既然不愿给作证了就算了吧。就这样为了不让自己的下级担责,在谈喜旺零口供并一直喊冤的情景下,无缘无故的拖到喜旺快出狱时中院维持了原判。

  王志敏向中院提供的案卷做假,尤其是一审开庭材料不实,欺下瞒上,任性执法,恳求上级查访一审旁听人,重新核对目击证人郭秀玲的证明材料,为我儿谈喜旺洗清冤情。

  我是一名将近四十年党龄的共产党员,如反映情况不实,请组织把我清除出党,并愿受国法严厉责罚。

  邱县公检法任性执法判我儿,中院护犊维持原判,高院不承担责任驳回申诉。你们这些执法部门任性执法 ,极端无所谓的做法与中央治国纲领格格不入,是相反于中央。

你们不仅冤枉了喜旺,更关键的是冤屈法律,玷辱了国徽和党旗。令人毛骨悚然。

  邱县公检和法院,乌云密布遮住天。四风当道国徽暗,官官相护有牵连。权力成了交易站,开庭只把事敷衍。刑庭厅长王志敏,欺下瞒上将儿判。我们不服诉中院,中院护犊我儿冤。我是一名老党员,宁舍性命寻青天,各级政法说句话,执法犯法谁来管。依法治国( 依照宪法和法律治理国家 )开举年,逐级反映澄冤案。

  反映人:谈振明

  2015年10月20日

  电 话:15081783011

  邱县公检法任性执法

  我叫谈喜旺,河北省邯郸市邱县梁二庄镇东锚寨村人( 被邱县法院错判一年半 )。

  2013年4月30日下午,因谈兵兵醉酒搞事,不让我奶奶在他门前经过,把我已80岁的奶奶推倒,我到后和他发生争吵打架,现将邱县公检法任性执法的过程向上级政法和执法部门反映如下:

  第壹,公安办人情案。2013年5月3日下午我去梁二庄派出所报案,办案人张一增非法收取出警费1000元人民币,验伤委托书2张1000元人民币,合计2000元人民币,警察宰民,执法犯法。因对方有村委书记谈振山和所长马士平撑腰一分不收,马士平与谈振山的关系好似一人,本案从一开始就偏向了一方。

之后,马士平被调走,新任所长郭立超在2013年8月5日把我和我爸爸谈振明叫到派出所所长办公室说:你们这个案子一直没人调解,你们人又近,能有多大事呢,我也通知了对方,给你们调解一下。我:郭所长,你打算怎么调。郭所长说:人家受了伤,你们给人家拿点钱就了了。我说,我没打她,我就不晓得她的伤是咋来的,叫我拿钱我不拿,郭所长说,方秀真已构成轻伤,人家指证是你打的,你说不是你打的就不是你的么 ?你说的不算,假如不拿钱就得拘留你,今天你就别走了。我说,郭所长,她的伤确的确实与我没有关系,你们要拘留就拘留吧。

就这样把我扣在了派出所,我爸爸走后,把我从所长办公室领到审讯室,到审讯室就给我带上了手铐,又把我弄到大院中间,一边一个人押着我押回审讯室并录像,讲我是在逃后投案被抓,中午下班后有两个警察替换班看着我,下午4点期间我爸爸给我送被子时我对俺爹讲我还没吃饭,俺爹赶紧到街上买了几个 和两瓶水让我吃了。吃完后把我押上车送到了看守所。我在看守所一直喊冤,郭所长和张一增到看守所提我,郭所长训我:你娘的喊啥冤,人家受了伤,你说你没打,可你爸爸一开始就推着方秀真,离方秀真不久前,假如不是你就是你爸爸,你好好想想,是你认可了好还是把你爸爸抓进来好。

连训带骂。我说,我喊冤是你们冤枉了我,我除了喊冤还有啥法,你们想抓谁就抓谁吧。

  2015年2月10日我爸爸向新任所长反映了张一增非法收费一事,李所长于2015年3月3日退还了2000元人民币,并且说,这件事就此结束,不能再往上反映了。

  第贰,检察院错捕,任性执法。我在看守所一直喊冤,检察院的人问了我一次打架经过,2013年8月19日就把我逮捕了。逮捕后,检察院谭振鹏和陈萌萌第壹次提审我时说,你爸爸一直去检察院找,双方说的打架地点都不一样,你又不承认打了方秀真,我们准备让公安重新侦查,在我这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同样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这番话给了我希望。谭振鹏 ,陈萌萌第贰次提审我时,让我把打架经过又说了一遍后陈萌萌就出去了,谭振鹏说:喜旺,你这个案子疑点这么大,你又没承认,我就不晓得批捕科怎么就把你逮捕了,一逮捕就不好办了,只要一逮捕俺就得向法院起诉,如果法院判了你,出去后还告不告。我说告,我出去后一定告。谭振鹏说,如果告也别告俺,告公安和批捕科,俺只是个跑腿的,因为俺上边也有领导,领导叫俺咋办俺咋办。再说,假如你上告了就得处理一大片,就把邱县公检法都冒犯了,你是邱县人,冒犯了公检法你在邱县可就没法混了。

我说如果就这样把我判了你们良心上过得去么 ?谭振鹏说,那没法,俺不妥家,过得去过得不去那都是领导上的事了。正说着陈萌萌回来了,谭振鹏就出去了。陈萌萌说,你考虑明白,你要是一定告的话,冒犯了公检法你今后的日子真的就不好过了,涉及面太广,牵扯人太多。我说,对你们俩有没有影响,述说,当然有了,因为你这个案子的办案人必竟是俺俩呀,谭振鹏进而言,喜旺,你一定考虑好,不要太激动,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说完和陈萌萌就走了,那次提审说了很多,用了两个多钟头。

  第叁,法院办案人对上坑骗,对下隐瞒,任性办案。

谭和陈提审后没几天法院李书亮就提我,劝我承认打了方秀真,拿点钱求得对方谅解后放我回家,我没同意,后来就换成了王志敏。

  王志敏屡次劝我承认,2014年3月下旬的一个下午,管教把我领到提审室,王志敏在那里,王说:喜旺,在里边有七八个月了吧。我说,马上就八个月了,你又来干啥,我看见你就烦。王说,你再烦我也得找你,你看你在里边已经待了这么长时间了,就是不承认,你爸爸离方秀真不久前,人家受了伤,你说你没打,那就是你爸爸打的,你已经进来这么长时间了,你爸爸又这么大岁数了,你想想是你认可了好还是把你爸爸抓进来好,反正你和你爸爸得有一个,哪头轻哪头重你自己权衡吧。

我给你讲个故事,过去有一个蚂蚱和孔子的徒弟打赌,蚂蚱说一年三个季度,孔子的徒弟说有四个季度,蚂蚱说,假如是三个季度你给我磕三个响头,假如是四个季度我给你磕三个响头,他们两个一起去问孔子,孔子说三个季度,蚂蚱走后孔子的徒弟问孔子,为啥是三个季度,孔子说蚂蚱只能过三个季度。王说,喜旺你知道这个故事的意思么 ?我讲我没有文化不晓得。王说,这就是说只能将错就错。就拿你这个案子而言,已经经过了公安和检察院到了法院就只有判了,你要是死不成认的话,最少也得判2-3年。

现在你爸爸又听律师的话要求重新验伤,那压根就没用,白花钱,越延误时间越长,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骂他说,王志敏你混蛋 ,昏官 ,赃官,你执法犯法,你才真正是一只秋后的蚂蚱,早晚你得遭报应,滚,快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说完我就回去了。

  自始至终我和方秀真就没有近距离接触过,方秀真的伤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在我一直喊冤的情景下,硬是判了我一年半,我是一名共产党员退伍军人,如果反应的情景不实,请求组织开除我的党籍,并原受国法的二次严厉责罚。

  反映人:谈喜旺

  2015年7月20日

  手 机:18032110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