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骗子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闫俊涛李顺祥大家小心
发布时间:2018-5-14 21:15:27  消费者心声  作者:网络整理 

 我与2016年4月27日下午因感冒引发过敏性鼻炎和咽炎,去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治病,本打算吃点药就行.接诊医师是耳鼻喉科闫俊涛,闫俊涛号称是北京著名医院来的援疆医师,说做筛前神经阻断能根治过敏性鼻炎,做等离子手术能根治咽炎,而且手术后永不复发,并说他们的整个团队都是北京来的,包含他们的仪器和做手术的医师。我说现在不是全世界都根治不了鼻炎咽炎么 ?闫俊涛说能根治。

我因为知道做鼻部手术有潜在风险,而且知道手术动了鼻甲可能得空鼻症。闫俊涛说空鼻症和这手术没关系并给我看示意图说得空鼻症的部位离鼻甲很远跟鼻甲没有关系,我那时很犹豫讲我很恐惧要考虑一下,闫俊涛说医者爸妈心我们是为你好不会害你的,我说做手术也等明天今天天都黑了,闫俊涛说不用等明天了就今天做吧手术医师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我讲我卡里没钱了,闫俊涛说你是不想干手术所以说卡里没钱了。我说如果做手术不能动我鼻甲我怕空鼻症,要是动鼻甲的话我就不做了,闫俊涛信誓旦旦的说不动鼻甲而且说手术不会有任何后遗症和副作用,我给我老公打电让给我卡里打点钱并说这里医师非让我今天就做手术我很恐惧,跟在我旁边的闫俊涛的助手说都多大人了一点事还要商量小孩也能做的决定赶紧交钱吧。

进了这个医院一路都会有人跟随催你做检查交钱生怕你一个人半路跑了。就诊时每次只让一个病患在里面门关的严严的另外一个在旁边的凳子上坐着等都不让生怕人看出他们坑人的花招,每个门口都贴着保护隐私一次一人,耳鼻喉骨科都是隐私,真好笑。   我交钱后被带到手术室,由一个个子有一米八多的年轻男的给做手术,长相是汉族人,那个男的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应该二十七八岁,偏瘦,分头头发略长黑色头发,我看到他没戴口罩和戴口罩的样子,那时我没多关注他天比较黑了手术室灯光也不太亮,可是记得他的皮肤应该比较白比较细腻,他戴上口罩和手术帽感觉是圆脸,不戴口罩和手术帽脸圆的没那么厉害。

闫俊涛进去了一下手术室,跟那个做手术的年轻男的在手术室里的一个小房子里不知说了些什么,声音一点都没有传出来。要做手术了我讲我很恐惧,闫俊涛的女助理和那个做手术男医师只迫不及待的把我往手术椅上拉压根不在乎我的情感,一个劲的说来做来做。我跟那个做手术的男医师说不能动我鼻甲他满口答应说不动你鼻甲,我问你也是北京来的援疆医师吗他说是的。做鼻部手术的时候他手术刀先朝两个鼻孔的下方操作,操作完了他说了一句,现在下鼻甲做完了开始做上面了开始做筛前神经阻断了,我一惊问怎么动我下鼻甲了我不是不让动我鼻甲吗,那男的说没动你鼻甲只是消融了一下,我听得无缘无故都不晓得消融鼻甲为啥不叫动了鼻甲。

  当天治疗全部结束回家都夜晚零点多了。听前台说骨科的李顺祥是北京301来的援疆医师,我亲自去骨科问了李顺祥,李顺祥也说自己是北京301医院来的援疆医师。5月1日我老公去骨科找李顺祥看颈椎,李顺祥马上就让做颈椎手术并一个劲探问我老公收入。5月2日看到了莆田系名单上面就有这家医院,几天后打电给水区卫生局医政科才知那个医院压根没有援疆医师,闫俊涛都没在当地备案。之前我的病历本一直放在闫俊涛那里上面没有我的一个手写字每次要的时候姓闫的就说等你全部治疗完毕再给你,详细的收费清单也不给打印。

知道那个医院是坑人的后我就跟闫俊涛要了病历本打印了收费清单,仔细一看病历本上凭空写我痰中带血其实我就是因为咽炎有痰痰中压根没有血,没写筛前神经阻断只写dnr消融术,而且收费清单上只写过敏性鼻炎消融术不写什么部位消融。我打电给闫俊涛问为啥我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动我鼻甲你也信誓旦旦的保障不会动鼻甲却悄悄动了我鼻甲,他就说是我同意的, 闫俊涛千般抵赖想模糊我的记忆。我问为啥不写筛前神经阻断,姓闫的说筛前神经阻断就属于dnr消融,我问具体消融那个部位咋不写,姓闫的说写dnr消融术即可手术医师一看就懂.我去一附院骨科看找医师看我老公在莆田系医院爱德华的治疗过程和拍的x片,医师说这种手术我们正规医疗机构听都没听过,而且压根不用手术没啥问题,最多热敷一下按摩一下。

我投诉了爱德华医院,闫俊涛很快神秘消失了,我于2016年5月16日到去自治区医院检查压根未做筛前神经阻断却无端消融了下鼻甲,自治区医院的医师说鼻子咽喉挺好的压根不用手术,并且只写dnr消融术医师压根不晓得具体消融什么部位,而且术后用的药物都是不对症的压根不用使用的。我才理解为啥他们要悄悄动我下鼻甲,因为未做筛前神经阻断鼻子上面的伤口很快就好了,假如不动鼻甲就不能拖延病情不能达到多开药多让我花钱的目的.我想到那个做手术医师当时装腔作势的说给我做的是筛前神经阻断就给医院打电询问,打闫俊涛的电话接电人成了胡建奎,胡建奎说现在做手术的医师不姓李姓宋,以前做手术的医师回家了,问以前医师叫啥名字,胡建奎讲我是刚来的不晓得,其实他压根不是刚来的5月4号我还碰到一个他的女病人也被他送到那个年轻男的那里做的手术。

在卫生局一查签名上的李明高是个1945年诞生的人已经70多岁了,说白了真正做手术的医师没有行医资质,假冒别人的称号,而且李明高三个字是闫俊涛写在我的病历本上的,现在医院不要脸的跟我和卫生局说就是闫俊涛我给我做的手术。   手术后几天就觉得右鼻孔过分通气同时过滤功能减弱,吸进的空气凉凉的有刺痛感总感觉能吸进咽喉里造成不停的咳嗽哮喘, 左鼻孔也有不适感只是比右鼻孔症状轻很多目前为止吸气没出现刺痛感。2016年6月9号端午去雪山下玩那里天气凉上身穿薄棉衣,右鼻孔吸气时非常刺痛空气冰凉直接吸进鼻根部,左鼻孔吸气也不舒服只是比右鼻孔好很多,吸进的冷空气感觉紧挨着喉咙造成不停的咳嗽哮喘。

闫俊涛和那个做手术男医师种种行径无异于故意杀人,此次医疗恐有长远后遗症,可能毁了我的生活。闫俊涛贱货我会让他加倍偿还,如果我好不了我雇人也会干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