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基层满腹心酸史弱女子要账却遭反转连累基层退伍军人
发布时间:2018-5-17 6:56:18  最新报道  作者:simon_yz 
  我也算是天涯老人了。常看别人的不幸,而这个不幸恰好这是和我相关。此事地点,平顶山叶县邓李张高村( 也叫高庄村 ),主角,高国有,高朝山(以前打砸历任村委造成判刑,当然不是歧视劳改人员),高朝轻(碰巧他也是),高进力(更巧他也是),还有李姓等几人,而另一方弱女子苑某平和其哥哥苑某山一个退伍军人兼国企下岗职工两人。同样生活在张高村,高姓居多,他们这些部分高姓的人就想以此为倚仗,作为苑姓这个小姓在叶县邓李张高村本就便有些维艰。

这些心酸就容我娓娓道来:

  恶人巧舌如簧借款挥霍

  此事从2008年开始,那时赚20000元原本就难,恰逢经济危机。高国有就私下找苑某平借下这事情起因20000元人民币,身为一个弱女子幸好当时让高国有留下了借据,自从这两万块钱借款之后,对于苑雪平和苑跃山噩梦也启动了。

  搬弄是非,混淆视听,誓做老赖不还钱。

  每次向高国有催款都会搪塞找托词,当时高国有以和苑某山关系好,同时村委干部等推脱理由,高国有( 他之所以进村委,因为历任村委都被他告过,估计当时是维稳安排吧 )和苑某山搭档村委,苑某山劝妹妹缓缓,可不晓得是,这些钱早就被他挥霍掉( 赌 ),而苑某平和苑某山始终被蒙在鼓里,而高国有也瞒着自己家人和他所有同宗人。

直到觉得自己不能填好这个窟窿就开始制造和苑姓兄妹摩擦,开始抹黑对方,贴大字报,组织同宗部分人员开始村闹,莫须有的上访。上级纪委也开始对苑跃山历时3年的审查,值此双方矛盾开始公开化。

  千般抵赖藐视法律

  当真的起诉到法院时( 在中国农村不通过法院解决才是真本事,然而我们只能通过法院,可想中间受了多少委屈 ),高国有,他们始终不晓得这世界还有法律,这世界还有字迹鉴定,这世间还有道义和善良,我 国在证据充分情况法律还是正义的。参看法院判决书。

  演苦肉计,欺负弱女子,利用公权做要挟

  苑某平在自己经验村口小卖部碰见高国有当面向其索要欠钱告诉他准备通过法律途径,高国有恼羞成怒破口大骂就开始推搡,其抄起铁掀击中苑某平头部,混乱中高国数次用它击中苑某平头部,路人看不惯欺负女人夺下铁掀,高国有就躺地下不起来,打电话叫其同宗高朝山一群人拉医院去检查。最终的结果,被打的人只是脑振荡,没被打人自己很迅速上车,到医院却躺在床上,鉴定成了轻伤。

我们向来不猜想恶人有多恶。可是我们也不清楚从村里到医院途中他们商量出了啥计谋,最终结果却是以轻伤结果要挟抓人,甚至要抓不在场的苑跃山。叫嚣通通把姓苑的都抓进去。其75岁老母吓直接病危住院。见当时苑雪平医院CT诊断结果。

  施淫威逼人签下屈辱协议

  事发后双报警派出所警察也主动帮助协调,但高国有叫嚣给派出所施加压力,联合同高朝山,还有李姓兄弟族叔等人,不断对兄妹二人施加压力。兄妹觉得爸妈年龄有太大经不起惊吓,同意派出所协调,欠钱不要了。

实际结果苑雪平自己受伤不说,更不用提20000欠钱,还得再被讹23000,加上吃饭送礼看病,此事花了将近50000,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讲不亚于一场灾难,自此经济萎缩颓废,每每想起来,只能以泪洗面。想有点生产经营也得借款贷款。见双方协议相片。

  正义虽迟,但心灰意亦冷

  而在2015年纪委给予最终审查结果,结束长达数年审查,苑跃山这些年对得起村民,经得起组织考验。上级党委也认可苑跃山在任工作原则,大部分村党员也认可苑跃山党性,村民也认可其工作成绩。

然而,身为一个退伍军人,身为一个一直专心致志为村民谋利益的人,自己缺不能保护自己妹妹,为妹妹为民除害,不忍双亲继续担惊受怕。纪委公布结果后,考虑很久,向上级组织提出辞职。

  计谋未得逞却又露恶面目

  上级组织指派包干镇干部兼职党支部书记,作为贫困村,经过这些闹腾一直都在审查,造成扶贫工作开展完全停滞,高国有开始组织其同宗人员开始贿村党员,还好党员不分姓氏,党性这东西的确存在,贿选的东西大部分都被退回,几次努力都没成功。上级组织,也开始准备让村子里自己选出支部书记。

  时间久人心也会沉淀

  上级组织开始选举,高国有就开始发动其同宗开始协同贿选的,而且节奏加快。然而是这群人万万没想到,时间久了人心也会沉淀,人性会被别人看得更明白,经过这几年大多数党员党性更加纯。其想贿选行为完全失败,对选举没有准备苑跃山被党员们推出来。宽厚的人们总会在后面默默支持你。

  恼羞成怒,再生是非

  贿选失败,竞选失败,连串失败压根不会让恶人清醒,这就是为啥我们叫不醒装睡的人原因。

他们开始不断在朋友圈和甚至我忠爱的天涯论坛发布诽谤信息,只说断他的他被鉴定轻伤的事情( 当时其开车去医院前活蹦乱跳 ),更是只字不提欠钱事情和协议的事情。这群人他们历来不晓得谣言对别人影响,对别人家庭,对别人心理的影响,更不用提高大上对社会的影响。欠钱被编造成恐吓,乡镇财政拨款困难编造成个人克扣,自己贿选失败,却说别人控制选举,正常复垦却说抢夺,按他的理论荒着最好。假如这群人一直如此,那么宽厚的人如何有空间生存。

  最后,我始终在想这群人最终会怎样的狂欢自己给自己假想怎样结局,怎样给他们团体安利和推销自己这种作恶的理论。那个对我们屈辱协议字迹还没干,日日夜夜泪还没流尽。他们是不是黑私下始终在笑。光明始终也照不进他们的心中。现在好心的人建议,他们既然诽谤了,我们就继续可以要还款了,那时我们的医药费也需要补偿。当然我知道前路漫漫,知道和垃圾人为伍的苦难,未来更多辛苦,但务必前行。希望这世间法律还在,道义还在,时刻维护着宽厚的人们,让他们强大不在被凌辱,不再默默地忍受,一切都能直接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