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小伙高原骑行疑高反病危家人数次沟通被误认骗子
发布时间:2018-5-17 13:51:03  消费者心声  作者:网络整理 
  20岁的广西男子宁某旺骑行至甘孜州理塘县,因疑似高反昏迷被当地经营客栈的阿哲 ,宁建等人送入院,宁建等人几番转折联系上其家人。但上百次沟通下来,已和宁某旺失去联系近一年的其父宁某喜却认定,这是和之前每天接的催款电话等一样,是诈骗,甚至他一度对宁建等人开骂。

  5月16日,宁某旺已昏迷两天,家属如不签字尽快转院确诊,将可能有生命危险。而宁某旺的哥哥宁某正和姐夫16日一早才从家里动身,搭乘大巴车到南宁,搭乘16日晚南宁至成都的飞机,再转车到甘孜州理塘,预计要17日晚些时候到。


  而远在广西老家的爸爸宁某喜依旧认为这是个骗局。面对记者的询问,他也几度怀疑:你们是不是诈骗或传销的 ?

  宁某旺在理塘医院的病床上,阿哲等好心人正在照顾他。

  小伙高反病危入院客栈老板联系家人被指骗子5月15日凌晨2点多,宁某喜被电话吵醒,电话里声音急促:您好,您是宁某旺的爸爸么 ?他现在在四川甘孜,因高反入院了,病情在加重,希望你们能否尽快赶过来。打错了,我不认识他。

宁某喜条件反射的说了两句,任凭电话那头的人解释,他毅然挂断电话,翻身嘟囔一句:你们这些骗子。

  千里之外,甘孜州理塘县医院内,宁建和阿哲两人对着已经挂断的电话,面面相觑。

  作为517318接待站联盟中的成员,自从在理塘县开酒店开始,宁建帮助许多受伤的骑友,也给众多骑行国道318线的人员很多帮助,但这样的情景,他还是第壹次遇到。

  5月14日晚,20多名骑友来到理塘县红龙乡阳光客栈。

当天夜晚查房时,客栈的阿哲发现一名20来岁的小伙躺在床上瑟瑟发抖且在发烧,根据经验,阿哲判断其遭遇高原反应。随即,阿哲将其送至理塘县医院后,小伙陷入昏迷,阿哲在517318接待站联盟微信群发布了一条协助寻人的消息:一游客因高原反应昏迷,病情危重需联系家属。收到消息后,宁建马上赶往理塘县医院协助,由于小伙身体情况不稳定,病情稳定后是否转院需要和游客家属取得联系才能决定,但小伙手机设置了密码且指纹解锁无效,所幸小伙还有身份证,其显示,小伙名为宁某旺,20岁,来自广西灵山县。


  宁建迅速与当地派出所取得联系,辗转通过当地村委会 ,公益组织 ,宁某旺同学等,在凌晨2点30分左右,终于与其家人取得联系。

  沟通12小时上百次视频 ,身份证 ,医师 ,警察齐上阵宁某喜的拒绝显然让宁建等人没料到,几番联系未果后,阿哲 ,宁建等人在医院一夜未眠守护。

  我们也想着,凌晨光靠电话联络,很唐突,便发去了视频和图片,但依旧没取得信任。

15日上午8点30分左右,宁建与宁某旺兄妹等人再次取得联系,让人意外的是,其家人依旧认为,宁建等人是诈骗组织或传销组织。

  迫不得已,宁建等人核对了对方身份后,加上了微信,发去了宁某旺身份证 ,医师查房 ,警察了解情况等视频。

  我们为了让他们相信,我们甚至还根据他们要求,拍摄相对应的时间等。宁建说。从当天凌晨2点多到下午2点多,12小时内沟通上百次,宁某旺的兄妹才将信将疑,表示会和家人商量前来相关事宜。


  一边是小伙病情不稳定,一边却迟迟得不到信任。

  经过容易的治疗,宁某旺偶尔会清醒一下,非但一句话不说,还明显表现出烦躁,只要阿哲等人一转身,他就做出掐自己脖子等动作,这让宁建和阿哲需要形影不离守在其身边:万一他因为我们看护不严出了事,咋办 ?

  宁某旺可能还有其它疾病,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目前看病费用是院方垫付的,我们也不会一直守在他身边。宁建说,经过上百次的沟通,宁某旺的哥哥宁某正终于答应前来。

让宁建匪夷所思的是,不管自己怎样解释,发了多少视频,小伙爸爸宁某喜就是不相信,坚持认为是坑钱的骗局。迫不得已,宁建等人在微信上发出了消息:这是一场彻夜未眠的川藏线生死大营救,我们真的不是诈骗和传销团伙。

  宁建不晓得随身携带9张信用卡的宁某旺身上有啥故事,不过,在宁某旺昏迷的时间里,他的电话不时响起滴滴声,这些手机短信显示,宁某旺在多个网络平台和银行有欠钱。

  16日下午,记者从理塘县医院 ,国道318线上多个接待点上证实了此事。


  家人为何不信 ?

  失去联系近一年接屡次催款电话对于该展示的证据 ,该拍摄的视频,宁建都努力做了说明和配合,但为何始终无法完全说服宁某旺家人 ?16日上午,自称正在从南宁到成都的大巴车上的哥哥宁某正称,正在赶来的路上,家人不敢确认此事,派自己先前来证实事情真伪后,家人再看是否前来。

  16日中午,记者致电宁某旺所在的灵山县太平镇派出所,宁某旺爸爸宁某喜和宁某旺的朋友,反复向记者确认身份。

宁某喜几度开口询问:你和他们是不是一起的 ?是不是也是诈骗集团的 ?

  在确定身份后,宁某喜称,自己有五个子女,宁某旺是自己小儿子,从小到大一直坦坦荡荡,家中经济条件不是太好,四年前初中结业后的他便开始前往广东打工,每年春节都会带着礼物回家,2017年9月回家给祖辈扫墓后便外出失去了联系。

  他的电话能打通,但一直没有人接听。宁某喜说,之前他曾提起过,他有个四川的朋友请他去当网管,加之自从宁某旺失去联系后,自己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催债等电话,便怀疑遭遇了诈骗,或宁某旺被坑入了传销组织,虽然宁建等人发来视频,但视频中的人和自己儿子长得不是太像。


  至于儿子的身份证等,宁某喜则认为,有可能是自己儿子掉了,也有可能存在是被别人盗用了。

  你想,儿子快一年没联系上,一来就是他昏迷了,需要我们赶过去,几乎每天都在接催款电话的我们肯定不信。说完这话,宁某喜又用夹着方言的普通话发起了问:你说你是干啥的呢 ?和儿子失去联系将近一年,这些日子里,儿子在哪儿 ?发生了啥事 ?为啥昏迷在四川甘孜,宁某喜不晓得,但他表示,儿子从小到大,坦坦荡荡,好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