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最牛村主任惊现云南永善
发布时间:2018-5-16 14:27:11  最新报道  作者:桑乐儿 
  水电工程原本是一项惠及广大人民群众的民生工程项目。然而就是这样的工程,却成了一点地方政府官员的谋财之道。他们利用职务权利的便利,大发横财,想在中间混水捞鱼,把贪婪罪恶之手伸向老百姓,老百姓无疑成了最大的受害对象。在利益面前,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挺而走险,就是为了从中渔翁得利。凡有利益纠纷的地方,就会发生他们的身影。一般而言,能够在当地当上村委书记的,都是和政府领导关系比较密切的。

中国农村最大的毛病就是村委书记是由党委政府直接任命,这在很大水平上铸就了腐败的蔓延。党委政府在选人用人上并没有严格把关,这就造成地方出现了一点不守规矩的人和家族势力大的,甚至村霸恶势力进入到村委会,使得村委会变得鱼龙混杂。这种现象,假如不及时根除,会严重危及四方百姓,拆台社会安定团结。当然除了这些而外,村委会在每一届选举的时候,也出现一些不同水平的问题。近年来,为了惩办群众身边的腐败之风,国家相继出台了相关法律法规。

2018年,全国两会上,中央更是提出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实施细则,成立了监察委员会,逐步实现监察体制全覆盖。2018年,刚上任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赵乐际,首站选择了云南,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赵乐际在调研时强调,各级监察机关要认真履行职责,严肃查处群众身边的歪风邪气。国家推行的这一系列政策,很大水平上给贪污腐败分子形成极大的震慑。然而尽管如此,一些地方政府官员硬是不收敛,对基层领导出现的问题袖手旁观,甚至有一些领导干部害怕查处基层党员干部会牵涉到自己,他们想方设法敷衍上级部门,为违法违纪官员保驾护航,充任保护伞。

并竭尽全力阻止受害人上访,给上访人员乱定罪。
  能让村霸在基层有恃无恐为所欲为,首先与其背后的保护伞有关,而该类保护伞主要分为宗族和权力后台两种情况:
  首先,中国乡村自古就受宗族 ,家族势力的影响很大,对农村治理构成要挟。越是那些山高路远的地区,宗族势力越强大。如果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相对滞后,宗族势力往往控制村子,很轻易就可以对异族或反对者进行打击报复。

  另外,所谓的权力后台,是某些上级官员有意无意成了一点村霸们的靠山,成为村霸们的有恃无恐 ,为所欲为的后台,对党和政府形象的杀伤力,不可低估。

  今天我给大伙讲述一个发生在云南省昭通市永善县黄华镇金寨村学校社的一起典型案例。事情还得从2013年9月27日政府征地讲起,2013年9月26日上午9时许,以李桂洪,万朝红为领导的村霸率领社会混杂人员13名来到我家花椒地边,随意采摘还未成熟的柑橘,我妈妈上前说了几句,一个身材彪悍,光着身子满是纹身的男子冲了上来,准备殴打我妈妈,被其它人给拦住了。原本打算在今天解决此事的村委书记龙湖江也借故回到镇上。

在此之前,王武田之子李桂洪曾屡次上门围攻我家人,上了年纪的父妈妈见情况不妙,急忙关门躲在家里,才逃过一劫。家人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警,当地公安机关以土地纠纷不属于他们管理的范畴而拒绝出警。在这里,我不得不说的是,公安机关是维护社会稳定,打击违法犯罪。甭管是土地纠纷引发的治安案件,公安机关都应该出面处理。为了自身安全,上了年纪的爸爸把此事向当地村委书记龙湖江反映,村委书记龙湖江非但没有出面处理,反而反问我爸爸,他们围攻你家是拿刀还是提枪 ?为了防止他们破门而入危害家人安全,爸爸采取了安全保证措施。

然而龙湖江反而则称,是我爸爸在要挟他们。他们上门围攻我家人,到底谁在要挟谁 ?当然不言自明。时间回到2013年9月27日,王武田之子李桂洪,万朝红从镇上请来的打手黑恶势力再次参与了调解和征地。直到征地完之后,这伙人才离开。然而面对这些打手黑恶势力,村委书记龙湖江,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黄祥玖,社长周晓发无动 于衷。调解进程中,村委书记龙湖江还口出狂言,今天谁要是敢不在调解书上签字,我的电话就要砸到他头上。在征地过程当中,村委书记龙湖江,社长周晓发,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黄祥在未告知我家到现场确认界限的情景下,便组织有关人员进行丈量。

为了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爸爸要求村委书记龙湖江把问题处理好之后,再进行丈量。但龙湖江等人却不予理睬,并称,今天不管你同不答应都得仗量。村委书记龙湖江还称,他们不讲什么历史 ?要讲历史,从这里到河边上都是我龙家的地盘。我记适那时我只是上前说了几句,难道国家颁发的土地证都无效了么 ?在场的所谓公安人谢照仪则大声吼道,哪里来的,滚出去。我作为家人,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还讲我是哪里来的,叫我滚出去。

村委书记龙湖江在金寨村是出了名的村霸,当地老百姓即便利益遭受侵占也是敢怒而不敢言。他凭借着家族势力和与政府领导的关系,在金寨村为所欲为,欺凌百姓也是相信大伙都明白的事情 ,用最牛村委书记来形容龙湖江一点也不为过。
  当地政法机关 ,公安 ,信访等相关部门为村委书记龙湖江 ,村主任周晓发撑腰打气,充任保护伞。
  2015年12月29日,永善县政法委书记吴君尧组织公安局 ,信访局 ,法制办 ,农业局 ,移民局等相关部门领导和黄华镇党委政府对受害人韩天友及其家属进行视频截访。

并将受害人韩天友的正常网上信访行为定性为犯罪,政法委书记吴君尧在截访中强调,受害人韩天友从今以后,如果在出现网上信访行为,公安机关将启动司法程序严厉惩戒。更为疯狂的是在截访进程中,村委书记龙湖江还扬言要对受害人韩天友实施打击报复。正是有了保护伞撑腰,村委书记龙湖江开始变得有恃无恐,越发猖狂。面对这些死有余辜的村霸,政法委书记吴君尧不仅没有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反而对受害人韩天友的正常信访行为指手画脚,并要挟受害人。
  村主任周晓发当然也不破例,他是制造这起冤假错案的罪魁祸首。

为了帮助对方抢占受害人韩天友的花椒园,周晓发勾结原村委会主任孔德钦伪造了农村土地承包档案,以达到抢占受害人花椒园的真正目的。
  同一时间,出现了两份不一样的档案
  说白了,王武田补证时所提交的档案与后来县委县政府所提交法院的档案,同一个时间填写的两份档案,不仅内容不相同,就连户主也完全不同。同一时间咋可能会出现两份不同内容的档案呢 ?这完全可以证明当地政府一些官员无视党纪国法,屡次篡改其档案内容。

而奇怪的是县委县政府后来提交的法院的档案户主姓名与其我身份证上姓名也不一样。也就是出现了同一时间出现了两份不一样的档案,这起十分离奇的案件,不得不让人发生怀疑,究竟是咋谁在故意做假 ?而更让人不可 思议的是金寨村村委会出示的证明证实,金寨村委会没有此档案,而该档案上却加盖金寨村委会的公章。提交补证的资料是村主任周晓发一手操作的,他在档案上做了手脚,然后让原村委会主任孔德钦背黑锅,他们同穿一条裤子,制造了这起冤假错案。不仅如此,村主任周晓发对法律更是有恃无恐 ,无视法律存在,在明知万朝红的土地已经转让给他人的情景下,再次为万朝红申请补证,从而造成受害人的花椒园被万朝红侵占.然而就是这些违法的证据,却被昭通市中院及云南省高院采用,法院与县委县政府同穿一条裤子,与其沆瀣一气,共同制造冤案。

那么,周晓发作为金寨村委会主任,他为啥要这样做 ?而这样做的目的又是啥 ?其目的就是为了从中渔翁得利,谋取非法利益。又是啥原因让周晓发如此轻举妄动,挺而走险呢 ?其背后就是有周晓发的亲信倪朝庭是原黄华镇党委副书记,后调任永善县信访局副局长。正是有了保护伞撑腰,周晓发开始变得为所欲为,越发猖狂。
  燃眉之急,各级各部门要加强领导,强化监督,切实履行职责,维护社会公平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