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不能撤回要求法院调取公安报警记录的取证申请
发布时间:2018-5-11 8:43:52  最新报道  作者:勤观居士 
  之前我认为,向公安局调取我报警记录的取证申请对于刑事自诉审判是没有啥意义的,这是个错误的法律判断。
  我务必承认,我犯了可笑的,低级的法律判断错误。
  可是,因为武清法院不管在行政诉讼和刑事自诉都陷入时间拖延,给了我更多思考的时间,我找到了答案,纠正了错误。感谢时间。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这个概念,对我不利的拖延给我思考的时间和最好的定论,我们有啥理由在困难面前放弃挖掘希望。

  向公安局调取报警记录,当然包含了我在警署做的屡次笔录,其中包含我实名加列举证据举报天津武清教育管理局艾玉红副局长涉案,天津武清雍阳中学校长王长明,思想品德老师樊荣,英语老师郑春雪,学生孙诚喆,学生张傲然及其妈妈涉案。那么,警署有召集这些嫌疑人做笔录么 ?如果没有,那是警署玩忽职守:如果有做笔录,我要调取查看,嫌疑人做了假证言,涉嫌伪证罪:如果有做笔录,嫌疑人承认涉案,警署不采取司法措施,制止杀人恐吓变为现实,那是警署徇私舞弊。
  因此,调取公安报警记录极为重要。

  警署警察在做我笔录的时候问我,为啥公布未成年涉案人的姓名 ?
  我答,这群人恐吓杀人,警署不立案,不采取预防犯罪的措施,所以我只能采取正当防卫的措施,公布这群人姓名,阻止他们犯罪,保障我们父子的生命安全,一点都不防卫过当。
  之前,天津武清法院刑事厅法官殷健要求我书写公安取证申请时要精确报警时间到年月日时分秒,阻拦我取证的恶意十足。
  之后,新任刑事自诉厅杨法官屡次要求我取消公安取证申请,我不好判断他的用意,我只能表明态度,我不取消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