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水上公园菜市场系违章建筑变身敛财工具
发布时间:2018-5-8 17:49:03  最新报道  作者:第一百乐章铣 
  
  本网讯(首席记者闻立 通讯员 韩飞)近日本社接到天津市南开区市民的实名举报,来信反映水上公园街道服务处辖区内有一个1700平米的违章建筑,屡次强制拆解取缔未成,在街道办主任(后来升任书记)的运作下变成了菜市场,承包商收了承包费后只经营了两个月,便弃管而逃。街道办书记不处理善后,无视纠纷却仍然让
  违章建筑变成敛财的工具

  

  2015年3月天津市南开区卫津路聂公桥西侧有一处占地1700平方的违章建筑,承建人为张守荣等人。

当地主管部门曾屡次取缔未果,在当时的水上公园街道服务处主任王振明的协助下,打着菜篮子工程名义建成了便民的水上公园菜市场。并且以服务处的名誉同另外两家实体公司签订了共建协议,每年收取数目不等的承包费。
  (一)面对来访人的质问,王振明承认违章建筑

  

  水上公园街道办书记王振明
  2018年5月7日,记者陪同举报人进行暗访,来到水上公园街道服务处王振明的办公地点,他面对来访人员询问水上公园的建筑物是否违法时,他坦然回答道:当时那个地方是属于违建运动馆,被相关部门认定属于违建,承建人为张守荣,后来他们又到我们服务处进行申报,要建菜市场,所以他们自己跑手续,得到了市政府和区政府等相关部门的认可,同意作为菜篮子工程进行改造。

  当记者追问:都有哪些部门作了批示?
  王振明的答复是:南开区市容和园林管理委员会 ,南开区商务委员会均已下过批文。因此我们为了配合区政府的批示,于2015年10月12日分别同天塔餐饮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荣高市场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共建水上公园菜市场的协议,在协议中规定荣高市场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市场内部,街道服务处和天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负责管理外部。上述两家单位每年向街道服务处缴纳管理费10万元。

  

  

  菜市场目前已经被闲置,据查使用权还属于张守荣
  为了理清事实真实情况,记者要查询有关审批手续。王振明主任找来了一位叫刘部长的人负责解答此事。

结果刘部长答复:水上公园菜市场只开了两个月,便因两家公司闹纠纷打到法院。现已关门停业闲置了两年多,承包人仍然是张守荣。目前南开区政法委有批示,维持现状,等法院审理完纠纷后再说。
  (二)谁在说谎,袒护包庇违法者
  当日,记者陪同举报人立即了赶到南开区商务委员会,找到了该部门主管领导陈主任,说明来意后一位副主任解答说:水上公园菜市场开业当初,服务处的领导给我们打过招呼,让我们去考察一下,市场当时还处于整改期间,没有形陈规模,因此我们也木有向市里的上级部门进行上报。目前他们还是没有经过审批的菜市场,再后来他们就自动关门停业。

区商委陈主任说:区商委没有权利审批菜市场,水上公园菜市场压根就没有通过审核验收,属于私建。
  在南开区市容和园林管理委员会,一位领导的答复更加开门见山:当年我们压根就不晓得水上公园街道办还成立这么个市场,私建乱建也不归我们监管,应由城市综合执法局进行取缔强制拆解。由此可以证明,王振明书记给我们长达两个小时的解释说明里,没有几句是真话。那么,他到底要袒护谁,他的一片用苦良心又要包庇谁呢?还是在故意回避什么问题呢?
  (三)形象工程变成敛财工具
  水上公园菜市场违建工程自从2015年3月兴建,5月份即遭遇强制拆解,承建人张守荣便开始想尽各种办法,寻找各种途径来保存违章建筑。

当时天津市有一个民心工程叫菜篮子工程,随后他便找到了水上公园街道服务处书记王振明,在王的协助下才有了天塔餐饮有限公司在内的三方签订的协议,共建属于菜篮子工程的菜市场项目,把一个濒临拆除的违章建筑冠冕堂皇地保存下来。
  菜市场边建边招商,张守荣开始多方宣传广招客商,直到2016年3月份,封闭市场内100多个摊位只有不足20家商户在使用摊位,每个摊位均支付了35000—40000元不等的租金,均被张守荣收取。他又以转让股份的形式招来一位姓陆的合伙人,给他投资了153万元。

张守荣同意给合伙人陆某50%的股份,每年给他回扣50万为幌子,将陆某逐出市场。
  张守荣又以市场招商需要金额为由,向马静借贷40万元人民币,在借款协议第贰条中明确规定,如不能如期归还本金及利息,张守荣自愿将菜市场所有权 ,经营权和荣高市场管理有限公司的所有权和经营权转让给债权人马静。实质上张守荣心里非常明白,他在承包这个市场时,已同其它合伙人及相关单位签订了土地使用权及地上物不得转让和抵押的协定。所以他后来与马静在借款协议中的承诺带有明显的欺诈性。

  

  市场现状是出入随便,强占市场的事实其实不成立
  两个月后,张守荣将水上公园菜市场弃管,被坑的商户把他告上法院,索要租赁费。随后张守荣两次将马静告到法院,一次要求法院判决他与马静借款协议中的第贰条无效,法院开庭审理,张守荣意外胜诉。

另一次是要求法院判决马静偿还他所有抵押物和2700平米的土地,张守荣又一次胜诉。马静始终不得其解的是,她与张守荣没有办理任何关于水上公园菜市场交接过户手续,一个怎么看都是缺理的张守荣,却一次次胜诉。
  (四)法律专家对该事件给出的司法解释
  记者就此事采访中华律师协会副会长 ,著名律师张剑文,他表示:这是一起典型的与法律打擦边球的现象,事件当事人张守荣所建设的违章建筑物,一开始就遭到执法部门的拆迁取缔,随后他不择手段拉拢腐蚀政府官员,借口菜篮子工程,把犯法行为变成合法化。合伙人给他投资完后,他无法兑现诺言,又以市场股份为幌子,将他人驱逐市场,这样市场真正变成由张守荣一人掌控的敛财实体。

业户所交的租赁费全部落入他一人腰包,当业户发现被坑时,他又采用新的行径——以市场抵押的形式,同借款人起草一份协议,再次诈骗巨额钱款。然后恶人先告状,他居 然借用法律的武器,反将借款人告上法庭。这样几次反转,就成功把市场的经济纠纷转嫁到了他人身上,把全部责任推向借款人,使借款人常年纠结于法院这场官司当中,无暇顾及向他索要借款。这就是张守荣惯用的行径伎俩,奇怪的是张却得到了法院的支持,最终胜诉。

严格说这是一起事先预谋好的,有计划地涉嫌合同诈骗案例。
  受害人马静 ,金子晟面对记者采访愤怒不已,他们表示:借款没有错,张守荣自己写的还款协议,我们没有采用任何手段强逼他写出承诺,相反到期不还反倒讹人,这是他采用的官商勾结的一种不法行为玩起失踪将水上公园菜市场弃管,嫁祸于我强占市场。假如水上公园街道办王振明书记不协助他签订三方协议进行收费,他就没有敛财的工具和借口,因此这是一起由违章建筑变成敛财工具的典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