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不公正案件
发布时间:2018-5-9 8:42:58  最新报道  作者:潇潇风雨2018 
  
  案件简况:
  2011年4月8日威海立鸿贸易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立鸿公司 )与威海市嘉荣集装箱货运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嘉荣公司 )订立车辆买卖合同。合同约定嘉荣公司通过立鸿公司采购牵引车 ,挂车各40辆:牵引车价格19.99万元/辆,挂车价格4.6万元/辆:合同定金100万元人民币,当日支付20万元人民币,其中80万元再付,自济南发车前付款148万元人民币,剩余款项由立鸿公司按揭解决:交车日期为2011年4月25日。
  立鸿公司于2011年4月8日收到定金5万元人民币,4月11日收到定金15万元人民币,4月8日立鸿公司向牵引车生产厂家支付定金5万元:4月10日与挂车生产厂家签订挂车购销合同,于4月19日支付挂车定金40万元人民币,至此立鸿公司垫付购车定金 20万元人民币,至2011年5月4日嘉荣公司将80万元定金补齐,同日立鸿公司将55万元牵引车定金支付生产厂家。

嘉荣公司在补齐定金后因资金紧张无法支付发车款,故双方会同荣成市崖头汽修厂( 以下简称荣成汽修 )协商由荣成汽修代嘉荣公司支付购车款。
  立鸿公司于2011年5月15日通知牵引车生产厂家变更付款方式后,荣成汽修于2011年6月13日向牵引车厂家支付包含148万元发车款在内的购车款184.9万元人民币,6月14日嘉荣公司通过立鸿公司向生产厂家提车10辆,其后分别于2016年7月4日 ,7月20日 ,9月17日 ,12月13日采用先缴款后提车的形式将剩余35辆牵引车悉数提完。
  在代付车款事宜处理完成后,嘉荣公司于2011年5月25日向立鸿公司发出解除合约的公告,要求在2011年5月30日前返还定金100万元。

2011年7月6日嘉荣公司在威海经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立鸿公司返还定金100万元并承担利息( 案号:【2011】威经技区商初184号 ),立鸿公司以自己没有违约行为 ,合同应当继续履行为由答辩,后法院判令立鸿公司返还定金40万元及利息。裁判理由为:双方确认牵引车定金为60万元人民币,且牵引车合同已经履行完毕,定金已经抵顶购车款不予返还,挂车因为立鸿公司的原因未能履行应当予以返还。立鸿公司不服以没有违约行为 ,已支付40万元牵引车定金 ,嘉荣公司违约为由上诉要求继续履行合同,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查明2011年4月19日立鸿公司付挂车定金40万元 ,嘉荣公司与荣成汽修另行签订了一份挂车买卖协议且已经履行完毕,在此基础上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该案件尚在执行中,立鸿公司屡次对生效判决提出异议,但均未有效果。
  二 ,信访理由:
  嘉荣公司未能在2011年4月25日前支付148万元发车款构成违约 ,嘉荣公司在违约期间发出的解除合约的公告违反合同法的准则对峙鸿公司没有法律效力。
  三 ,事实与依据:
  ( 一 )合同约定在2011年4月25日前嘉荣公司应当支付148万元发车款,但到2011年6月13日嘉荣公司尚未支付,因此在2011年6月13日前嘉荣公司逾期付款构成违约。

  2011年4月8日购车合同约定2011年4月25日交车且合同约定在济南发车前由嘉荣公司支付购车款148万元人民币,因此嘉荣公司至迟应在4月25日前支付148万元人民币,可是直到2011年6月13日尚未支付。原两审法院对此没有确定,但依据合同的约定自合同订立至2011年6月13日之间嘉荣公司存在逾期付款的违约行为,逾期付款即造成提车不能,该后果应当由嘉荣公司承担。
  ( 二 )因嘉荣公司逾期付款构成违约,故其以立鸿公司未能履行合同义务为由通知解除合约没有法律依据。

  双方签订购车合同后,立鸿公司在2011年4月19日前已经将100万元定金分批支付车辆生产厂家,因嘉荣公司未能按期支付购车款,所以不能发车。嘉荣公司于2011年5月25日以立鸿公司未能履行合同为由通知立鸿公司解除合约返还100万元定金,其实不能提车的起因是嘉荣公司违约未能按时支付购车款,合同法并未赋予违约方解除合约的权利,因此其解除合约的表现对峙鸿公司没有法律效力。原两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应当予以纠正。

  ( 三 )先交款后提车是嘉荣公司认可的交易方式,嘉荣公司不支付购车款却单方解除购车合同具有主观恶意,单方解除合约责任自行承担。
  嘉荣公司付款提车的过程可以证明先交款再提车是嘉荣公司认可的交易模式,嘉荣公司资金不足由荣成汽修代为支付并分批提车。根据交易平等的准则,嘉荣公司也应当向立鸿公司或生产厂家支付购车款再提车,可是没有证据证明其依据与立鸿公司的购车合同支付了除定金外的购车款,所以嘉荣公司不履行付款义务却恶意解除合约,其行为不应当得到法律的支持。

  综上,嘉荣公司订立合同后遭遇资金紧张问题,在立鸿公司帮助其解决后却过河拆桥在违约的条件下仍单方解除购车合同,其主观具有损害立鸿公司利益的故意,因此其解除合约的表现一定不应得到法律的支持。纵览本案,立鸿公司在嘉荣公司未能足额支付定金的情景下先行垫付购车款,积极促进合同履行,其行为本应得到法律的支持,但却因为嘉荣公司恶意解除合约而承担巨大的损失,这违反了合同法关于公平及老实信用的准则,因此原两审法院的判决结果于法相悖应予纠正。
  因为该案件被告人已经蒙受巨大损失,虽努力与有关人员沟通反馈相关信息,但收效甚微。

  希望借助此平台能得到广大人民的支持帮助转载,因为原告的哥哥原来是威海经济开发区的一个管政法的书记,所以原告当年非常嚣张的说,跟他们家打官司赢了最后也是输的,何况还是输的官司。我们当年提供了大量的证据两法院都没采用,还在持续执行我们,已经造成严重影响了。难道法律是为个别人自己开的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