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天津市南开区一法官为欠债的老赖撑起保护伞
发布时间:2018-5-9 11:13:13  最新报道  作者:第一百乐章铣 
  本网讯(首席记者唐云立 通讯员 韩飞)近日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在审理一起民事案件中,引起当事人的强烈不满,实名举报,涉案法官郝春杰审判中涉嫌违纪违法
  法官为欠债的老赖撑起保护伞

  

  2016年3月16日,天津市南开区水上公园菜市场的管理者之一张守荣,以经营市场需用金额为名向马静借款40万元人民币,张守荣给马静出具了借款协议,在第贰条中明确规定,如不能如期归还本金及利息,张守荣自愿将菜市场所有权 ,经营权和荣高市场管理有限公司的所有权和经营权自动转让给债权人马静。

两个月后借款到期,张守荣不仅不还借款,反而两次到当地法院对马静提起诉讼,结果张守荣诉讼请求得到了法官的支持,马静 ,金子晟对此不服,对主审法官启动了实名举报,事实真实情况。
  (一)由张守荣借款说起
  2015年3月,张守荣在南开区水上公园附近租用天津市天塔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一处场地,投资兴建了占地1700平米的羽毛球馆。因没取得审批手续,被列为违章建筑,屡次被执法部门勒令拆除。

张守荣在水上公园街道服务处书记王振明的协助下,以菜篮子工程为借口,将羽毛球馆改建成了便民菜市场,签订了三方共建协议。他还以以经营市场需要金额为名,向马静借了40万元资金,约定两个月归还。
  借款时张守荣自觉签立借款协议,并亲自拟定了协议中的条款。整个借款过程,作为借款人的马静,没有看出张守荣有啥不良图谋。可是约定到期后,张守荣避而不见,没有还款的意思。
  令借款人马静没想到的是,2016年6月,张守荣一纸诉状将马静告到了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要求法院确认其同马静签定的借款协议第贰条无效,结果得到了法官的支持,张守荣胜诉。

马静一下子懵了,明明是借款给他,怎么成了被告?借款协议是张守荣自己起草并完全同意上面的承诺的。
  2017年3月,马静 ,金子晟又收到了南开区法院的传票,原告仍然是张守荣,诉讼理由是张要求法院让马静 ,金子晟偿还市场土地 ,地上物和所有的抵押物。经几次开庭审理,最终形成了(2017)津0104民初6547号判决,南开区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明确表述:被告马静 ,金子晟将坐落于天津市南开区卫津南路新临园里天塔宾馆院内约2700平方土地及地上物 ,附属设施返还给原告天津市荣高市场管理有限公司。

让人费解的是,这个判决当中,没有提到借款协议中强调的抵押物——菜市场字样,被告人马静 ,金子晟认为,法官这是在玩文字游戏。
  (二)偷换概念,法官是否有意回避什么?
  据被告人的辩解律师讲,开庭当日,他已向法庭提出原告的诉讼请求与事实不符,诉讼主体不适格,因为土地是国有的,水上公园菜市场属于无照经营,所有权不是张守荣的,他无权作为抵押物抵押给他人。而且张守荣已同其它合作伙伴所签订的协议中规定,不得转租抵押给他人。

两位被告也从未真正占有过水上公园菜市场,即便张守荣欠债不还,马静 ,金子晟仍然同他进行商量,张守荣却采取回避,弃管市场,造成市场直到今天仍在闲置。审理中,马静 ,金子晟当庭提供证人的多份书面材料,以此来说明她们没有强占市场,市场的经营权仍然掌控在张守荣手中。可是审判管家时刻,主审法官郝春杰却无视她们提供的证据,不予采用。
  单凭原告所提供的被告在室外建的三处临时性违章建筑和被告人曾经修缮过市场内部某部位这两点来确认她们抢占市场事实成立,判决被告败诉。

那么,令人奇怪的是,判决书中提到的偿还物表述,因偷换概念使得整个案件的审理主体事实模糊不清。显然法官有意在回避案件中对马静 ,金子晟方面有力的证据和事实,如原告使用的场地属于违章建筑,没有合法的经营手续,法官在判决中有意避开,把此事归结成行政范畴,完全同案件分离。最终的结局是借款人成被告,令人惋惜地败诉,赖账人当原告,自鸣得意地把一堆纠纷推向法院,而且赢得了高枕无忧的胜诉。法官的这些做法,变相支持了老赖欠账不还,浪费了法院不必要的审判资源,发生了社会不稳定因素,造成严峻的社会影响。

  (三)记者调查事实真实情况,引人深思
  近日记者在南开区多个部门走访中得到证实,水上公园菜市场从开业直到今天没有获得相关部门的验收审批,属于违章建筑,属于无资质的商业营销市场。通过对南开区水上公园街道服务处书记王振明的采访,我们又一次得到证实,这家菜市场的确没有市场监督管理局发放的许可。为啥能冠冕堂皇对外招商营业,就是因为王振明唯利益所图,签订了三方共建的协议,利用惠民的菜篮子工程,为张守荣大举公开敛财提供了方便之门。

  受害人在张守荣层层布局和算计下,将钱款落入他的口袋,为了逃避法律的追究责任,张守荣一招毒计利用借款条文玩起了法律游戏,而他欠钱的事实却只字不提,他把市场业户所有的欠债矛盾转移到马静 ,金子晟身上。张守荣与街道服务处的三方共建协议,为这起案件胜败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关键时刻法官的另类审理恰恰帮助张守荣逃脱了所有的社会责任,无异于为张守荣撑起了保护伞。
  马静 ,金子晟两人在回忆这起官司的审理过程时,她们十分伤心绝望,因为这起官司,前后换了三个律师,两个律师分别被主审法官郝春杰恐吓 ,辱骂造成开庭期间不予以采用证据,在没有任何回避的情景下,告知律师案子务必输,法官郝春杰公然对当事人说,上诉也是输,知趣的就不能再上诉了。

  金子晟还对记者特别强调,当初盈科律师事务所孙鑫担任我的辩解律师,在一次庭审中,法官郝春杰屡次大骂女律师孙鑫:你就是欠打,给我闭嘴,你别说话!金子晟对法官郝春杰在庭审现场的粗鲁表现记忆犹新,尤其是郝春杰流氓嘴脸一览无遗,吓得律师都害怕说话不敢再举证,最终造成他后来又换了新的律师。
  南开区人民法院这一案例说明了啥?法官郝春杰在庭审中的反常表现又说明啥?审判结果令法律界人士热议,欠钱不还成为老赖,寻找托词,再借助各种关系把法律和法官玩弄于股掌之间,这是对法律的严重践踏,是社会不安定因素引发的根本。

此案进一步告诫了人们,在今后的生活当中,小心这样的老赖,小心老赖攀附在官员的背后诈骗。
  本社对此事将继续关注。
  本社述评:这是一起由官方的行政冷眼旁观引发的事情。水上公园菜市场原是违章建筑,已经被街道服务处屡次下达拆迁通知,欲进行强制拆解。违建者通过不法手段,居 然在辖区街道服务处主要领导的协助下,借用民心工程的名誉,把违章建筑变成合法化,由此让原不法经营者找到了很多空隙有恃无恐地实施诈骗,无端制造了社会矛盾。是非了然于目,可是南开区法院法官的失公审判变相帮助了不法者,让债权人无处讨还属于自己的钱款。

法律的天平在像谁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