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现在医患矛盾有改善
发布时间:2018-5-9 19:23:11  最新报道  作者:瓦头osim 
  上海浦东仁济医院作为三甲医院,作为比较有名的医院,在已经承认手术中出现处理不妥,致使68岁的病患需要在12天内2次开胸进行心脏换瓣膜手术。主治医师汪永义没有任何愧疚,还以在2次手术前以不救治患者为筹马来向家属索要2次手术费,虽然最后救治了患者但还是不承认是医师在手术中的操作失误,任然向患者索要第2次的手术费。医院科室主任详细解释了造成2次手术的原因,并且家属也已经录音录像,可是医院居 然耍无赖,和老百姓玩文字游戏,说在手术中有潜在风险很正常,一直索要费用。

第壹次手术费已经全部付清,家里没有钱再承担费用了,医院强势无赖,实在难以下咽这口冤枉气,解释的视频也有,但愿大家能够关注,因为每一个人都会生病,如果医师的失误可以被遮掩推卸,那医死了人都无法有公道了。去医院投诉纠纷处,狼狈为奸摆设,遇到一个18年前老爸爸被医死的家人,上访打官司仍然没有任何说法,就这样渺无回应,到现在这个家属任在奔走中。看到这样的情形我既感到庆幸有感到悲凉,庆幸我的爸爸能够在医院这样折腾之下活着,悲凉的是患者被玩弄和欺凌的情景没有改变。

我妈妈在生我之前有个哥哥,70年代末在上海黄浦区原小北门地段医院感冒吊水,被药剂师发错药挂死了,结果我爸妈家里亲人上访上诉医疗鉴定全部驳回,甚至最后出动警察把尸体强制火花,毁尸灭迹。2018年说中国制度更合理民主,可最后呢 ?从本质没有改变,我可以走诉讼,但律师说这样的医疗事故很难界定,况且没死人也木有伤残,是啊,身为一个个体我只能忍气吞声,选择损失金钱来忘记这件丑陋的事。但我要说,我要嚷,我历来没觉得医闹很好,但此时此刻我所遭遇让我感到只有闹和无耻无赖才能争取到些许的公平。

我可以为今天的言论付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