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山东省烟台莱阳市河洛镇暴力非法强拆伤人
发布时间:2018-5-9 22:23:21  最新报道  作者:莱阳市河洛人   【我要投稿】 
  
  
  
  2018年4 月12日凌晨4点半,一伙来历不明的人( 约20人 )开着挖掘机进入了我在山东省烟台市莱阳市河洛镇观音庙村西的承包土地中开始强制拆解我的养殖棚舍,我接到值班人员的电话后迅速赶到,欲阻止,这伙人便开始对我及我儿子实施殴打,于是发生了视频中的一幕( 视频因太不和谐暂不发了,欢迎私信 )。

被殴打后,我儿子打110报警,派出所警察大约20分钟后才到达( 派出所距我承包地约200米距离 ),警察出警后不仅没有阻止这种侵犯我私产的表现,反而还强调不准我方人员去阻止他们施工,声称乡镇政府头一天就通知了他们今天有这个强制拆解的事情( 视频中都有 ),警察出警后,这伙人员仅出示了一张《解除合约通知书》,再没有出示任何与强制拆解相关的手续,并且声称是村里雇他们来拆的。这份《解除合约通知书》在后面政府给我的所有答复中反复出现,大伙可以看附件相片,这份通知书没有任何人签名,仅有一个村委会的印章。

关于这份通知书,我之前找过村委了解过,村领导说这是乡镇政府自己弄的,因为印章都在乡镇上保管( 我们当地的村委印章都由镇政府代管 )。强制拆解发生后,我立刻去找了村书记,村书记否认雇用过这群人,并且再次强调这份通知书他们村没有任何人在上面签名过,怎么出来的大伙都明白,因为村里受乡镇领导,村书记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强调与他们村里无关。在强制拆解发生之前和之后,乡镇上反复强调这是村民代表大会开会决定的,要求单向与我解除合约,先不说这份《解除合约通知书》究竟是不是村里开会决定的,退一万步讲,即便是村里开会决定的,那就能成立么 ?我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和村里的土地承包合约可以由村里单向解除。

关于我的土地承包合约,我在此简单讲解,土地承包合约是我于2011年3月13日同村里签订的,当时一次性次交齐了30年的承包费。
  之所以发生强制拆解行为,我在此介绍事情详细经过。2017年7月26日,当时村里通知让我去一趟,我儿子过去了,过去后,有十几个说是市政府方面的人,因为共建路要大修,要征用我方的承包地,当时便由这群人员开始丈量土地和清点地上附着物,这期间没有任何人出示过任何与征用土地相关的任何手续或是文件,那时我方提出疑问,政府人员说手续不归他们管,他们只是来丈量,并且口头通知说自丈量之日起不准再搞任何的建设和生产经营,补偿会由镇政府的人来具体谈。

自此以后我方停止了一切的建设与生产经营活动,一直等待政府的人来谈。可是自丈量完后的半年时间没有任何政府方面的人主动联系过我方。
  到了2018年1月20日,村里通知让过去一趟,到了村委后,河洛镇政府张云副镇长给了一份赔偿明细,我询问得知是根据莱阳市2009年的赔偿标准评定的补偿款,我那时提出异议,因为都已经2018年了,根据近十年之前的赔偿标准太不公合理了。应该根据已经在莱阳官方媒体《今日莱阳》上公布的最新的2017年赔偿标准来。

当时张云副镇长让我先拿着表回去瞧瞧再说吧,此次会谈大概15分钟。
  2018年3月12日,是河洛镇政府第壹次与我正式协商赔偿事宜,镇政府方面有张云副镇长和武装部长孙部长出面,在此次协商中,我正式提出了三个赔偿要求,第壹 ,赔偿标准根据最新的2017标准赔偿( 鲁国土资字[2017]257号文件 ),该标准已在莱阳市的官方媒体《今日莱阳》中予以公布,并且表明自公布之日起生效。第贰 ,请镇政府协调,在村里如果有地的条件下,征用我5.9亩土地,再还给我相同数量的土地,也就是以地易地。

如果没有,再另行协商。第叁 ,因为征用土地不可避免造成一定的经营损失,请镇政府酌情予以补偿。除此之外再无其它要求。当时张云副镇长和孙部长说等和领导汇报后再联络我。此次协商不高于一钟头。我便放心回去等镇里消息了。
  2018年3月19日,河洛镇张云副镇长打电话让过去领个通知,这个通知就是上面提到过的《解除合约通知书》,该通知书没有任何人签名,仅有村委印章,《通知书》里写明让我自行清除地上附着物,不然十日后,他们可以依法清除。在镇政府仅和我方谈过一次的情景下就非法解除合约,并且表明要给我强制拆解。

另外,根据此通知书中写明,共建路拓宽工程仅规划获得批准,是否有正式手续不得而知,至少我方查询过莱阳政府网和山东省国土厅的官方网站都没有查到该工程的用地得到审批。事后经询问律师及网上查询,政府征用土地务必经过多方面的手续,包含一些务必的公告等,不是单纯口头通知一下就行的。
  2018年3月20日( 总理在两会结束的总理答记者问中强调要保护产权的当天 ),河洛镇政府职员告知我说镇党委书记盖巧艳要与我方会谈商量,下午三点,我儿子如约到达镇政府,镇政府盖书记和一位姜姓律师与我儿见面。

此次见面,其核心基本上就是镇政府律师表明他们给我们解约如何正确,依照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第九十四条第五款法律规定的其它情形这一条款。并且盖书记也再次强调只能依照2009年的标准来补偿,此次会谈更像是走了个形式,没有谈啥实质内容。
  整个协商过程基本上就是如此,1月20日给个补偿明细,3月12日正式会谈一次,3月19日就通知解除合约,3月20日镇党委书记形式上谈一次,然后在没有任何补偿协议,没有任何补偿款,没有任何强制拆解手续的情景下,2018年4月12日凌晨便发生了强制拆解一幕。

  事情发生后,在政府严重非法的情景下我方一直维持克制,没有任何过激行为,仅试图通过正当途径来维护权益。可是4月13日,张云副镇长打电话告知我说原定的赔偿还在,要不我就去领一下,要不就让我走法律途径吧( 有电话录音为证 )。并且事情发生后,我方两次去派出所要求针对强制拆解和打人立案时,镇派出所都以这是政府行为( 有录音为证 ),不属于他们管辖为由拒绝立案,并且我方两次打了9600110( 烟台公安 )的电话举报,后来镇派出所和莱阳市公安局分别有人打电话过来,都声称这是政府行为( 都有录音 ),他们公安局不予受理立案,让我们自己找政府去解决。

我方一直声明强制拆解人员和打人人员都不是村里雇用的,不能证明他们的身份,他们侵犯了我的私产为由要求立案,公安局的人都强调让我自行找政府解决。
  附上镇政府给我的信访处理意见书,通过意见书,可以看到我向镇政府提的三个要求,没有任何无理要求( 镇上有些领导四处宣称我和政府要500万。 ),幸好当时留了录音,可以证明我历来没提过无理要求。这份处理意见书也清楚写明了我的三个要求,和镇政府对我这三个要求如何答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