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商洛官员执法犯法官官相护刘阿明两次蒙冤入狱申冤难
发布时间:2018-5-6 16:33:51  最新报道  作者:秦岭一青松 
  商洛官员明知 故犯谁来管 ? ? ?
  举报干部贪污腐化,反遭两次蒙冤入狱。商洛市公 ,检 ,法明知 故犯谁来管 ?
  下面这首诗发表后我连续两次蒙冤入狱。网搜18729060902详情尽知  
  我 这 一 年 半  ---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夜村镇刘二村村主任 刘阿明( 18729060902 )  
  题记:明天就是2013年的六一儿童节了,夜晚我给十岁女儿 ,六岁的儿子打去电话:祝你们节日快乐,爸爸对不起你们,村里事多,又不能来西安陪你们过节了,谁知女儿用天真 ,调皮的语气麻利的说:祝爸爸工作愉快 ,万事如意。

儿子也学着这样说。挂了电话思绪万千,心里有股难以表达的滋味:谁能告知我是对还是错 ?回顾就任村主任一年半来有感而发 ,表白如下:( 2013.5.31晚随笔 )
  少时离家老大回,一腔热血报乡亲:  
  外面世界真精彩,呆在老家很无奈:  
  虽然干出点成绩,恶人不断戳是非:  
  出钱出力我全揽,反而被打住了院:  
  客居北京十八年,老家另是一层天:   
  个别恶人行其道,大量村民难阻挠:   
  有人掌权事不办,优亲厚友偷着干:  
  轻举妄动啥都贪,净吃白拿还拆台:  
  花钱受伤唯我惨,村民同情我之难:   
  全国建设新农村,我村发展难起色。  
  村里历来如此乱,哪有领导真查看 ?  
  眼看一年又一年,村里亦然难发展:  
  如今任期已过半,村里摊子仍然烂:  
  我欲快刀斩乱麻,壮士断腕把事干:  
  村里恶人就几个,镇上老查老不办。

  
  镇上领导人品正,服务手段真不硬。  
  俯首甘为孺子牛,冒犯镇上日后愁。  
  进退两难真难过,如今标准难把握:  
  人间正道是沧桑,我村前途在何方 ?  
  恳盼能人来帮助,共为刘二创辉煌 ?  
  万万没想到这首打油诗发表后才是噩梦的真正开始。
  商洛市公安局答复被陕西省公安厅认定错误而撤消,并责成其重新答复,直到今天半年多不给答复解决。

  

  

  商州区检察院明知 故犯 ,欺下瞒上糊弄中央巡视组。直到今天两年多不予受理申诉请求。

  

  
  
  
  

  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收材料一年多不给答复 ,涉嫌违法。

  
  

  实际情况证明。

  

  两次蒙冤经过:我是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夜村镇刘二村村民刘阿明( 电话18729060902 ):于2011年当选本村唯一的镇人大代表,同年底当选村主任:因实名举报镇村领导贪污腐化问题2014年以来遭到商州区公安局 ,检察院屡次羁押 ,两次取保( 都是办案人员主动要求我舅取保的,我和家人没写过取保申请 ,没口头申请过取保。

) ,羁押近一年,迫害两年多。  由于我村个别干部私心重 ,不团结,村文书不给建账 ,报账,村办公经费一毛钱都没领过,一毛钱也都没有报销过,村领导都是各记各的账,我两年多为村民修路 ,服务花费六万余元直到今天五年多也没报销过一毛钱,我年前被取保后听说和我搭伙的村监委会主任届满半年多后才报销了自己数千元花费,这一点广大村民和镇财政所完全可以证明。所以当时只好在任职期间用收的两万余元支付了部分费用,商州区纪委,检察院,公安局都明白这些情况,商州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王湘亲自协调区公安局 ,检察院一把手整我,公安局却找不着我的痛处,就以我和一组组长刘如军去收钱两万元( 当时刘如军说:这下就能把修路等花费给人家了结一下。

)为由,于2014年6月2日商州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教导员王宏朝 ,大队长卢峰第壹次找我谈话,当天做了三次笔录,做完笔录后扣押了我的流水账和票据( 六万余元服务开支 ),并全部复印,事前他们就知道我给老百姓修路服务开销了好几万元人民币,所以当时容不了我辩解就宣布刑事拘留,以两万元受贿罪刑事拘留11天后,办案人员主动找我舅取保了我后刚好遇上中央.( 7-9月底 )进驻西安三个月,商州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领导又无缘无故的屡次找到我家里,讲我涉嫌邪教组织头目 ,危害国家安全,我反问:那我是啥邪教呢 ?总有个名字吧。既然是头目那就有信教群众,谁在跟我搞邪教呢 ?对方不吭声,只好说:领导让来找你的,没办法。

莫须有的事自然渺无回应。后来公安局又让我去谈话,2014年12月15日上午我去公安局之前先给我舅交代:这是地方政府整咱哩,我万一被关了不要找关系,不要找律师,不要给人家花钱送礼,别给我断生活费就OK了,上次咱找的知名律师也是白花钱,没用的。在经侦大队办公室谈完话后他们又把两万元更改为职务侵占罪,当场宣布逮捕。当时送我去洛南看守所的路上,经侦大队大队长说 :你给公安部长举报我们整你管啥用 ?他又不来查你的案件。

大不了我多给市局汇报一次。教导员王宏朝接着说:好好在里头呆着,该用的时间我们要给你用完。我立即感到这次羁押不会短,老家申冤难。账本和票据扣押一年多后2015年6月4日公安局王宏朝和几个办案人员才来洛南县看守所过问我的流水账和票据,那时我:你们既然以我收钱犯法关押了我,那就直接起诉好了,何必一年多后才来落实我给村里的花费。王宏朝说:这是检察院要求我们来落实你的账务的。僵持半天我不开口,明知他们违反程序 ,非法办案,想想还是如实再说一遍,争取早点出去才对。

由于当时立案标准是一万元人民币,所以他们从我六万余元花费中选择性的认可了大概1.4万元人民币,定罪1.3万元。羁押一年期间检察院只来过一次。2015年8月3日起诉,9月16日在洛南县法院异地开庭时我要求把我的事拿到村里公开审理,法官没吭声。审理时公诉人王伊念到:刘二村委会证明刘阿明在两年半工作期间村委会没有一毛钱公务开支。真是掩耳盗铃,糊弄观众。公诉书上赫然写着刘阿明涉案两万余元,案情重大复杂而屡次退查。

这就是迫害我两年多的原因 ?法官让我辩解,我:上座的都是高学历的执法者,一个小家庭两年半都不会不花一毛钱吧 ?一个一千三百多人的村子两年半没一毛钱公务开支 ?这连三岁小孩都糊弄不过的证明你们也信 ?我一上任就给村民修路,这一项就花了一万多。你们都是法律方面的专家,一会儿定我受贿罪,一会又讲我是邪教头目危害国家安全罪,现在又说是职务侵占罪。是在拿我做司法实验么 ?公诉人把收入与支出剥离仅以我给村里收钱两万余元为由定我职务侵占,说是私自花费却没有拿出我据为己有 ,为己花费一毛钱的证据。

凭啥定我职务侵占 ?问的大家不吭声,律师也证明了我的大量花费,当庭没有宣判,到了2015年11月27日区法院还是判不下来,办案人员又主动找我舅取保我至2016年11月27日。直到2016年6月2日商州区检察院( 商区检撤诉2016--1号 )以所谓因新刑法不够罪为由而撤诉,商州区法院糊涂官断糊涂案:居 然准许撤诉。并于2016年6月14日签发( 2015 )商州刑初字第00097-1号刑事裁定书。

法院作为审判机关为啥不认定我犯罪数目 ?既然没认定犯罪数目,凭啥确定刘阿明犯罪数目达不到刑法追究标准 ?看来他们无法宣判,串通后拿新刑法实施来找托词。试问:2014年6月抓的我,而新刑法才是2016年实施的,当时完全够罪为啥不宣判。 ?其实我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这一点人人尽知,我的种种行径对得起天地良心,不管新法 ,旧法从哪儿说都犯不了法。依据有关职务侵占罪的立案要件:主观故意( 据为己有 )和客观事实( 为己花费 ,要追查赃款赃物去向 )。

我给老百姓修路 ,服务花费数万元在前,而收钱二万余元在后:我收的每一笔钱都是和其它村领导一块领的,所有村民 ,村领导都知晓:因公花费六万元人民币左右直到今天一毛钱没给报销。收入与支出大伙都明白。何来主观故意和职务侵占的事实 ?作为侦查机关 ,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的办案人员对非国家职员受贿罪 ,职务侵占罪的立案标准 ,办案程序等应当熟知,可是商州区公安分局有意把收钱和因公花费剥离,仅以收钱为由屡次羁押我,无视事实 ,不调查钱款去向,有意找我举报过的有贪污腐化的村领导做假证,故意制造冤假错案 ,恶意限制公民活动空间。若反眏失实,我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直到今天各办案单位都相互推诿没个说法:屡次反映给省市 ,区检察院 ,公安局 ,政法委 ,政府 ,纪委 ,人大 ,信访等有关单位都无人受理,都推脱给办案单位。给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省委.屡次邮寄 ,面呈材料都是转给办案单位办理,结果都是欺下瞒上糊弄我。申诉半年多商州区检察院不予受理,去年秋商洛市检察院控申处李处长电话告知我直接申请国家赔偿,我:申诉翻案人家都不予受理,咋赔偿 ?李处长说:商州区检察院不予受理你的国家赔偿申请,你来找我。后来市区两级检察院都出具了不予赔偿决定。

把问题推给了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答复是:你申请的是国家赔偿,而我们不确认你是否违法犯罪。不给翻案还不是和市区检察院一样不调查事实,坐在办公室里自圆其说的出同样的结果 ?如今看来又钻进了商洛检察院和法院的陷阱了。没有确赔合一这一说!这就是他们不予受理申诉而受理国家赔偿的原因吧!处理问题是假的,而拖延时间才是真的。我的事情就好比一位老人在马路上病发了,我遇到后立即送医救治,借款付了六万余元住院费,想着没人给报账就算了,老人后来给我二万余元后我就当着大家的面支付了部分借款,现在还遭到屡次羁押 ,取保和犯罪指控,遭受迫害两年多,真是岂有此理。

客居北京十八年,老家另是一层天。我的遭遇正是广大村民的苦难,也是党中央和整个社会所不能容忍的吧。恳求领导重视 ,社会关心,还民以说法,还我以清白。当事人刘阿明又一次冒着被打击报复 ,迫害羁押的危险,期待并感谢您的帮助。( TEl:18729060902 ) 2017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