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收了我的国家赔偿申诉状六个月没答复
发布时间:2018-5-6 8:06:45  最新报道  作者:ty_艳559 
  尊敬的社会各界人士:您们好。
  我叫杜遵艳,是湖北省襄阳市宜城市人,电话号码:15571157498 系逝者金旭康之母,独子。宜城市公安局给我下了一个违法决定书,从中央到地方都说下错了,可是就是不纠错。申诉到湖北高院,两个月时间到了,也不给决定书,既不下立案侦查通知书,侦破此案:也不撤消不予立案通知书,给受害人造成损失的,应予以赔偿。宜城市公安局而是采用一皮二赖三不知羞耻的行径来敷衍人。

像我们这人命关天的大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居 然没人管。这还叫人活么 ?
  根据《国家赔偿法》第叁十条规定,我于2017年11月9日将此案〔( 2017 )鄂06委赔6号〕申诉到湖北省顶级人民法院,当时立案厅的余国林法官收了我的申诉状和证据材料,从2017年11月9日到现在2018年5月9日,这已经六个月了,高院还没给我答复,远远超过国家法律规定的时间。本案在高院的案号为( 2018 )鄂委赔监( 10 )号,承办法官为赔偿委员会的吴法官,电话是027 87220358。

  在去年年底( 2017年冬月十五 )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己经发出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公告》。在本案中办我儿子案子的原宜城市公安局副局长赵有明 ,警察盛爱国 ,法制科科长胡继康他们就充任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故意干扰侦查视线。打蛇打七寸,湖北扫黑办只有把他们抓了,本案才能查个真相大白。我现在仍在外打工不敢回宜城老家。因为当地纪委还没有抓违纪办案警察,相反黑恶势力还四处探问我在哪儿打工,估计是想解决掉我我,免得我再告状。


  申诉理由:湖北省宜城市公安局在2009年11月24日,办理我儿子金旭康去世一案时,因违反法定程序办案,造成金旭康死因不明,冤案直到今天无法纠正。为此我於2017年5月15日向宜城市公安局递交诉状,要求依法确认宜公( 法 )不立字〔2009〕第00010号《不予立案通知书》是违规处理决定,同时一并申请了刑事国家赔偿。
  我依照《刑事诉讼法》一百一十条规定,逐级向宜城市公安局 ,襄阳市公安局 ,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诉状时,均被各部门找各种占不住脚的借口不审查《不予立案通知书》 ,以不予受理驳回我的诉求。

尊敬的各级领导们,你们不要以为宜城市公安局局长 ,襄阳市公安局局长 ,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的法官们不懂这些法律,他们都懂,他们更晓得在死因不明 ,案件未侦破的情景下,公安机关是不能下《不予立案通知书》的,是务必要立案侦查的。可是因为当时办我儿子案子的,原宜城市公安局副局长赵有明,原法制科科长胡继康,警察盛爱国,是我们当地有权有势人物,又有背景支持,没人敢冒犯。就跟老话说的,力气小了不拉架,面子小了莫转弯。

因此没有人敢对宜城市公安局所做的《不予立案通知书》进行审查。
  在开听证会时,宜城市公安局没有拿出通知控告人的不予立案的证据,违反了《国家赔偿法》第贰十六条规定,应承担不利后果。
  办一个冤案,一个派出所就可以,但要平反一个冤案,要举全国之力。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说,他对念斌姐姐的这句话印象深刻。我也是。希望我的案件在各界人士的协助下,及时排除地方干扰因素后,能够得到一个正确的答复,真正实现习主席提出的,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感谢大家关注。
  附法律条款:
  《国家赔偿法》  
  第贰十六条 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处理赔偿请求,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提供证据。
  《国家赔偿法》 第叁十条 赔偿请求人或赔偿义务机关对赔偿委员会作出的决定,认为确有错误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提出申诉。
  赔偿委员会作出的赔偿决定生效后,如发现赔偿决定违反本法规定的,经本院院长决定或上级人民法院指令,赔偿委员会应当在两个月内重新审查并依法作出决定,上一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也可以直接审查并作出决定。

  《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
  第十二条 赔偿请求人 ,赔偿义务机关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或反驳对方主张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完全可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承担不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