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我亲自把自己的脚趾头剪掉了
发布时间:2018-5-6 9:26:58  最新报道  作者:你木见过   【我要投稿】 
  望着放在茶几上的那截指头,我想哭。可是,不敢哭,不能哭。60岁的老婆,31岁的儿子就站在边上,楞楞地盯着我的无名指发愣,脸色是那么郁闷。要应该给他们正能量,我想。便噗嗤笑出声来,我知道这个有点做作,仍然假装快乐的说:自己动手剪了它最少能省下10万元。又说:这一剪,或许不会染上骨髓炎 ,脉管炎 ,败血症。
  老婆和我都是1975年高中结业下乡,回城后,都进了洛阳大央企。她是大专文凭,退休前是工程师:我有本科文凭,退休前有顶级职称:可是,我俩退休后的今天,都拿2000多元的退休金,直至2017年底,家中所有的积蓄不到10万元。

儿子2012年本科结业,在深圳打工,到2018年初,有了近10万存款。他还没有结婚,我们没有买车和商品房,按讲我们家在洛阳当地,生活无忧,算是富人。
  2017年国庆节,我们一家去海南旅游,回来后暂住深圳。2108年初,我左侧小腿疼痛,住进广州南方医院。住了10多天院,做了10多项检查,基本确诊是左下肢动脉血管狭窄。人体血管分四类,即:动脉血管 ,静脉血管 ,毛细血管和微细血管。一个人血管总长度加起来为17.6万千米,等于绕地球赤道( 4.3万公里 )四圈还要多。

对于年过60岁的人而言,这是一种很常见的病。医师让我去界入科做疏通治疗。
  我们两口是一丝不苟的人。一生都在效益欠安的国企工作,她在中信重工研究院,我在中国重工下属企业坐办公室,这两个公司都是上市国企,但我们的薪水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三十多年从未被超越。到了临退休之前的几年,国家大量印钱,物价飞涨,我们的薪水才有了上千元,也才节衣缩食有了当前的银行存款。在南方医院治病是自费的,不能享受河南的社保。

每天平均花费3000多元,这每天支出超过了我每个多月的退休金,我不堪忍受,办了出院手续。
  出院不久,我发觉左脚无名指变成紫色,儿子慌忙辞工,我们一家三口回洛阳。我在洛阳工作了一辈子,有社保,可以报销一部分医疗费。我住进洛阳某三甲医院,几天后,无名指变成黑色,我非常恐慌,问那位年青的主治医师咋办 ?他遗憾的说:本院没有疏通小腿动脉血管的器械设备,你们去省院吧。他说省院有同学,愿意介绍我去。

  今年2月初,我住进河南省人民医院。后来的经历让我瞠目结舌。先是主治医师A询问病情,我明确告知是左边小腿疼痛,前面做过检查是膝盖以下动脉血管狭窄,引起无名指病变。A让我想法子让洛阳那家医院把检查结果制成CD光盘给他看。我奇怪,为啥省院不直接做检查呢 ?更让我惊奇的是,联系了洛阳方面,那位自称在省院有同学的主治医师很快就把做的检查结果制成2张CD寄了过来。
  主治医师A让我老婆去看了光盘,我至始至终没有看到这个光盘。

随后他们制定了治疗方案,告知我,我身上有多处血管狭窄,如脖子 ,心脏 ,肚子 ,左右大腿 ,大腿根部...。我被吓懵了,这病还咋医治 ?。夜晚,我问住院陪护的老婆:你看了CD,真的有那么恐怖么 ?她说:我哪能看懂那个,主治医师A是研究生结业,他说啥就是啥。她又说:医师说你肚子上的血管可能钙化,一碰就碎,你的病麻烦大了。我被吓个半死。
  一夜无眠,痛苦不堪。第贰天,见到巡房的主治医师A,我告诉他,从小到大我没有出现过脖子 ,心脏 ,肚子 ,左右大腿 ,大腿根部疼痛的现象,现在主要矛盾是左边小腿疼痛,先解决小腿问题如何 ?主治医师A坚决的说:治疗方案已经制定,家属已经签字,已经安排了明天上午的手术。

主治医师A告知我:要对我进行三次手术,一期手术是在我右腿窝开口,把疏通仪器通过肚子血管到大腿动脉,视现场情况决定是否安置血管支架。就是说,具体费用只能在手术后才能让我知道。
  手术后的第贰天下午,护士把前一天的打印清单送来,我瞬间石化:手术费16.98万。没错,单位是万。差2元就是17万整。加上当天打吊针等3000多元,当天费用支出是17.3万元。这时,如果加上在南方医院的款项支出和洛阳住院和这些天在省院的住院费,一共是22万元。

就是说,为了医治这条小腿,我不仅花光了夫妇二人毕生积蓄,还用光了儿子打工存下的所有存款,我们一家不仅成为彻完全底的无产阶级,还外欠亲戚 ,朋友2万元。我好后悔,早知道这样,我宁愿把腿砍掉。
  我闹着要出院,老婆说不可以。她说她去借款。她说还有两次手术要做。她说国家大病医疗保险有报销。她找到主治医师A,强烈表示第贰个手术只做疏通,不再安放血管支架。这时,我才理解上个手术,他们在我的身上安放了三个长支架。

一个在肚子里5厘米,一个在也在肚子里15厘米,另外一个在左侧大腿时17厘米。为了保证支架的安全性,我务必在将来的数年内,每天服用一种叫硫酸吡格雷片的药,每片23元。
  第壹个手术是全麻,我在不知不觉中渡过了七八个小时,醒来之后的2天还插着导尿管。当导尿管被拔掉之后,进行了第贰次手术,这次是半麻,我可以清楚到看到手术台侧的监视器。疏通仪器在我的右侧大腿进行了疏通,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就结束了。

第贰天看医疗清单,这个费用是36500元。加上当天的住院费,一共支出近50000元。我有种被人抢劫的感觉。
  这还没有完,还有第叁次手术。过了几天,他们请来外科副主任,对我进行术前诊断。这位外科副主任把我老婆叫到病房外,告诉她我有心脏血管狭窄疾病,使用麻药非常危险,手术前务必治好心脏病,具体是在心脏搭几个支架,至于拱几个心脏支架,得视手术现场决定。老婆不敢在手术单上签字,说要与我商量再说。

  我听说后,怒不可遏。第叁个手术的目标是把左脚无名指截掉,这与心脏有多大关系 ?这分明是医疗敲诈。安置几个心脏支架不能告知我们么 ?打劫也要分个贫富,这也太狠了呀。我让老婆 ,孩子立即办理出院手续,当天夜晚回到洛阳。直到今天,我也不清楚支架装的具体位置,小腿被疏通否。
  这次看病一共花掉近30万。国家大病保险为我顶格报销6万,还了亲戚朋友的借债后,我家还欠外债4万元。我们成了完全的穷光蛋不说,我的小腿还是日夜疼痛,5.1劳动节这天,我的左脚无名指被自己剪掉了。

庆幸的是我还活着。大家评说,我是该哭还是该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