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世间丑恶无赖的救助
发布时间:2018-5-5 11:40:52  最新报道  作者:80中国心 
  我以真实经历世间的丑恶,人生本是哭给自己听,笑给别人看,命运不相信眼泪,无赖求助。

  各位网友,领导。

  您们好。

  这是一则枯燥乏味却真实可查的自述,是一段心酸的经历,一个家庭的变故,两个病残孩子爸爸的心里话。怀着一种复杂而矛盾的心情( 彷徨中的无奈 ?绝望中的挣扎 ?汗颜 ?还是企盼 ? )执笔。作为一家支柱看着两个孩子被病痛折磨却无力为他们分担:作为爸爸却无能给自己幼小儿女以健康安定的生活环境而使我深深地愧疚和自责:作为儿子老爸妈却因癌症双双离世却无法尽孝而使我不安。

好好的一个家只因一场从天而降的灾难而变成今天这种惨淡的格局,无情的病魔撕扯着折腾着这个家,致使原来和美的家苟延残喘。

  胡庆双( 四川省南充市营山县双流镇梅坡村七社 )1982年诞生于一贫困农家,由于家庭贫困,在计划生育严格的时代,在娘胎就被强行打下毒针,生下还有一口气就被遗弃,后被现在爸妈收养,自小体弱多病。爸爸在1987年因犯刑法判刑7年,( 后因表现好提前出狱,我上5年级时出狱 )。

爸爸在监狱几年中,家庭失去了最基本的经济来源,一天2餐,妈妈一天1餐( 以收别人家的剩菜剩饭为生 )。在自小体弱多病,那时感觉就腿疼,可是看见年幼的弟弟妹妹,家里妈妈一人,实在拿不出钱医治。每次妈妈问我咋了,我都说不小心摔了,过几天就好了( 后来身高1.23米,重度O型腿,鉴定二级残疾 )。读完小学考上了初中在读完初二上期因病未完成初中学业。在家自学养狗养鳝鱼,由于没有经验和疾病育苗而失败。

后跟师学艺补盆配钥匙,自学补鞋擦皮鞋,自己的勤快踏实,吃苦耐劳。辛勤的耕耘终有一份收获,2003年自己加在亲朋那里借款(负债5万已经还清)和易镇长的协助下修了个门市( 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发展的平台 )。2004年娶妻( 老婆陈海英一级聋哑残疾人 )组成了一个容易的残疾人家庭,易镇长( 易文明 )也前来祝贺,我倍加努力。2005年和2006年儿女的相继诞生又给了这个无声的残疾家庭增添了无限的生机和欢乐。

我是一个自强的人为了不给政府和国家增添负担,虽然我是一个二级残疾人,我自己开了个门市(亲朋那里借和在信用社贷款合计4万元),以修理自行车和数码照相修理电脑卖电脑为生,由于同行多竞争大,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天道酬勤苦命人最终找到了幸福的归宿,我们夫妇俩满怀希望向往着美好的未来。

  然而好景不长,命运又开始捉弄起刚刚感受到浪漫的家,二个小孩走路和发育都赶不上同龄孩子。我于2009年10月带二个小孩到南充川北医院进行检查,经专家检查说:我二个小孩都得了O型腿( 专家提议叫我们尽快带上小孩到重庆儿童医院治疗,是可以治疗好的,不然就会瘫痪或向我这样成为一级或二级残疾人 )。

这对我而言无疑是五雷轰顶,一下子使我陷入溃散的边缘,我无法接受,怀疑这只是一场恶梦,但冷酷的事实谁也无法改变的,既然无法逃避只有选择勇敢地去面对和积极有效的治疗。辗转医院( 南充市川北医院,重庆儿童医院 )几年时间花干了家中全部积蓄且负债,几年的医治却无半点好转,医师都觉得很无助,2012年医师建议转内分泌科最后终于诊断出来了结果是遗传病,当前的医疗技术是无法治疗的,专家也推荐我们不要在相信其它医院,叫我多挣钱把小孩照顾好,给他们一个好的条件,让他们好好学习以后好能够生活下去。听着专家的解说,看着残疾老婆,我的心碎了,就像一下子跳进了绝望的深渊,想了却自己残生,却很难割舍年幼的妻儿,几经痛苦的挣扎,继续带着精神和肢体的病痛挣钱养一家老小,咬牙顶起家的支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生意上由于双流完小戚自强校长的调任逐渐也失去了学校的业务( 颜明 ,现任瓦店村村长,中国共产党员,下届村委书记。 )他宴请和贿赂学校部分领导干部,以前学校的生意如电脑维修,监控 ,照相,摄影等业务都被无情的夺走,尹校长在我门前路过时,我给学校尹校长反映,他说:请我,我是没有去吃过,可是其它领导和老师去吃没有我就不敢保证,我给尹校长说:他颜明敢用党性和人格对天立誓他历来没有宴请过,贿赂过我们领导干部么 ?我也想请,请您们吃一顿,就是请不动您们,同学的结业照给您们领导说好了的都被颜明抢走了,他做为干部又是共产党员,每月共产党还给他固定的薪水收入,现在学校其它业务都他一个人做了,我也不说什么,现在照相这么点事也被抢走。

尹校长说:他要是有那个觉悟又好了。最后也是一笑而过。

  上天并没有给这个残缺的家庭喘息的机会,2012年祖母因病去世,2013年爸爸癌症因病去世,2014年妈妈癌症因病去世。三年时间这个家庭一年一个人去逝,老婆望着幸苦归来虚弱疲惫的我,心如刀绞,带着一对年幼的儿女( 洗衣,做饭 )。我的病无需治疗,但两个年幼的小孩急需要药物维持,要抚养……生活的突变和重压使我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是退缩还是勇敢前行 ?何去何从我在痛苦中抉择着,为了这个家,为了年幼的子女拥有健康的身体。

我毅然地选择勇敢面对咬紧牙用自己柔弱的臂膀肩负起家的重担,节衣缩食,吃苦耐劳为了维护住这个风雨中飘摇的家,默默奉献着自己的一切。我清醒地知道靠自己的绵薄之力毕竟是有限的。2016年在双流镇党委张书记( 张晓荣 )帮助下给予了5万元的贫困扶持贷款让我好好创业扩大规模,扶贫不是给点补助是要靠自身努力创收。我也在朋友那里借3万,正式注册了一个小企业取名《营山丽无极电脑城》( 主要经营:计算机及辅助设备,农副产品销售 ,摄影服务 ,安全系统 ,监控服务 ,复印 ,相片扩印服务 ,办公用品 ,电动车销售 ,舞台设备租凭 )领了国家发票等。

双流镇党委张书记还主动联系学校领导,希望我帮我把学校的结业照做下来,多少也能有点收入。我来到了双河中学高校长办公室,我把情况说给高校长听,高校长听了后打电话问了学校其它领导说:我们学校结业照,有没有人承包联系照。最后得知无人联系也木有承包出去,高校长说:现在没有人联系,也木有承包出去,你到时来照就是了。我给高校长说:我想签一个合同,想给学校给点钱承包了,我怕以后会有人夺走,也不想找麻烦。高校长说:我们学校以前是承包给司季红过,可是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我不想学校商业化了,你既然先来联系了,我也打电话问了也木有人做,我们也就不会在让别人做了,到时你放一万个心学生照结业照和证件照时就通知你。

我欢乐的回到了家,张书记还不时给我:学校领导忙,你要打电话问问,我:没事当时学校领导都是说好了的。哎可是天不由人,到正式照相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由于双河中学团支部书记张登丰( 现升迁营山重点单位 )与颜明是同学关系,学校很多老师说只要跟钱有关联的那个都想插上一脚 ),那时我很愤怒我,给高校长发了很多手机短信,我希望他能根据以前的约定,我:高校长您不好说,怕冒犯下面的同事,可以开一个党员,团员会议让民主决定,在同等的条件下让大家决定,大家不让我做我心悦诚服,做为一个教书育人的摇篮,学子的模范,中央都在帮助我们弱势人群,您们都是共产党员,都是专家教授,我是想做点事,在合理平等的挣点生活费,难道在这样的情景下帮助一个残疾家庭就那么难么 ?等来的仅有高校长的责备:你在休息时间发手机短信,你知不晓得妨碍别人的休息。

我:高校长我们老百姓,水平有限,受到的教育也木有您们高,我只是想不明白才给您发手机短信的,我们老百姓为了生活一天到黑忘记了啥时候是休息时间,不好意思在您休息时间打扰您了,对不起。朋友对我讲你没有送礼,我讲我送礼他会要么 ?我也木有啥送的呀。在朋友的建议下,于是我给高校长充了500元手机话费,高校长后来又打来电话说:我对你没有偏见,我们也木有冤仇,我也有一个带残疾的外侄,你充的话费我会找人退你,以后不要这样了,学校有其它业务我们会联系你的。最后钱由我以前的初中班主任陈老师转退于我。

我真的想不明白,我跟双流镇张书记说了此事,我想把这次经历发布到网上,让大家评判,这生意是张书记介绍的,不想让张书记为难,我也就没有发布网络。张书记说:来日方长,机会还多的是。双流镇各村需要采购电脑 ,电视,张书记也QQ给我:他们进行询价程序,让我放心走程序,一套赚个100元人民币,全镇28个村也有几千元的 利润。可是待张书记外出开会时就一切都变了,镇上叫村领导到镇上开会,却开的是啥会,其中心酸也就不细说。

不顾自己内心的坚决反对( 我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对我的表现不抱一丝生机甚至哭着对自己说:你太幼稚了 )。 后来党委张书记回来得知情况后,我也给张书记说:颜明是您手下的兵,说的走询价程序,走正规投标,作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还是脱贫致富的领路人,我现在学校生意也被抢走了,他有小轿车开,我们还是登个三轮车,他把电视做了就不能把电脑让我做么 ?他吃肉就不能给我们留口汤喝么 ?还要我生存么 ?以前为了抢学校生意他把学校相片压到1元一个镜头,我想问问大家1元一个镜头,在现今这个时代那里有,怕也只有他了,这是不是扰乱市场的恶意竞争,您是不是应该找他谈谈。张书记说:我会给他说的,让他以后不抢你生意。

也有镇干部说:颜明的确做的不对,做为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列主义的追随者,中国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的年轻领导干部,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的引路人,中国梦的贡献者,他啥都想捞到自己腰包里,他手的确也是太长了。后来张书记让我把政府走字屏幕修好让我在上面长期免费宣传广告,还在党委会议时提出今后所有的双流镇党委政府办公用品都照顾胡庆双的生意,还叫我签个合同,尽管没有正式签合同,可是政府的办公用品及电脑维修基本是找我做,一年也就1万多元的营业额,利润不是很多可是暖人心。在腊月我做婚庆生意我们的张书记也主动给我安排干部,在双流镇最拥挤时刻给我腾空双流镇电影院坝场地,我内心很感谢我们的张书记,我活了30多年了第壹次看到还有这样帮助我一个残疾人家庭的好干部。

张书记因为工作变动掉离了我们双流镇,有人说是腐败,在我看来是张书记没有到我们双流镇的时候,双流镇干部是签到后就见不到人,他来了,办公室至少有人办公了,他亲自走家串户解决老百姓实际问题,至少人情低保减少了,他的到来减少了双流镇村级干部的腐败,乡村公路也修建了很多。不说人人平等可是有人向他寻求帮助他都是费心费力。我认为腐败不是一个人就能解决的,是班子的问题,不是双流镇单个的问题,是营山县甚至南充市,四川省的问题,能把这群人都换掉么 ?所谓子不孝父之过,我们的学生爸妈在做什么 ?真希望好人一生平安。

一个靠请吃请喝起来的,靠贿赂他人的干部,能是个好干部么 ?能率领大家脱贫致富么 ?有时只想问一下为啥上级来人检查工作后都是带到餐馆,上级就没有伙食报销么 ?吃喝检查组,坐在那里等人上门举报,个个肥头大耳真是大肚大量,能查出啥问题呢。在我心里只要是给老百姓服务实,不管老百姓大小事都亲自督导及时处理问题的就是好领导,我生日张书记那么忙都还记得给我发信息祝我生日快乐。我非常感动。

我们张书记就是我们的好领导。

  我们的干部有时您的一句话就能帮助一个人,就能解救千万个家庭,在我被拒绝时我心不服,为啥就能不民主决定能,就不能让大家决定呢。在党员会议,团员会议上面提出来就那么难么 ?我虽然拥有顶尖的设备和满脑的技术,可是在我们领导中就难,得不到认可,被拒绝。您们私人需要帮助为啥还要来找我,您们是领导,我用最好的材料给您们做事,为了不冒犯您们,我也是尽量不收钱,也希望您们能帮我一下,当然您们要给钱,我也是以成本价格收取,试问您们脱去这张外皮,还有啥人,这样真心帮您们 ?为啥不去找我的竞争对手呢。

难道这就是以后有机会,私人有事,照顾你生意么 ?这使我心里不平衡。有时提醒自己不要向任何人诉苦,因为20%的人不关心,剩下的80%听了会很高兴。摆正心理状态,温柔自相随,人生就是哭给自己听,笑给别人看。

  在双流镇很多人羡慕我,以我为模范,都讲我能干,有能耐,我这模范也是活的苦,有谁想过全家都是一级残疾,二级残疾在全镇也是首例,虽然一个人经营着几个门市,可是在家消费的都是老人和小孩,又无权无势又木有关系,一天生意有限,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每天早上6点多就开门,夜晚7点多关门,一天傻傻的坐在门市到黑,老实做人,老实做事,讲良心,帮助需要切实贫困户及贫困的老人,残疾人,自己免费提供材料帮助他们,有时一天到黑一点营业也木有,有天晓得其中的心酸呢。

目前我们的张书记也调离了我们双流镇,政府这一块业务也不清楚花落何家,更别说什么创业扶持了。虽然全家一级二级残疾,虽然是贫困户家庭,由于我在经商门市经营的多,我们家的名额也是有限的,其实低保要不要都无所谓,我要的是我们的干部能给我指出一条光明路,让我们能够自己造血,而不是一点农村低保,低保能解决当前的生活,能帮我治好孩子们的病么 ?低保能还清贷款么 ?低保能帮助我们长期真正脱贫么 ?想着孩子们要读高中,大学,想到贫困户贷款即将到期需要归还,这一切都需要用钱解决,一天生意也木有,三十几岁的我也是一天天愁白了头,真是应了书中一句话,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贫困户做为帮扶责任人的的宠物,也不带我们去连连级,由他自生自灭:做为计划生育政策的受害者,爸妈犯下的政策错误需要胎中婴儿承担么 ?强行在临产时打下毒针造成如今的终身残疾,这是明显属于故意伤害的犯法行为,给以后生活造成多少障碍,在工作中多少歧视和冷漠,是不是应当上访得到国家赔偿 ?我的中国梦不晓得需要等到啥何年何月可以实现。

  为了生活厚颜将遭遇公布于众,寻求中国共产党,政府 , 团委及有爱心的人予以帮助。希望您们有能力的人,能帮助我,帮我请我们的干部吃一顿饭,也希望他们能赏赐一点活做,我这不是乞讨,只是想靠自己的技术知识找点事做。这样也能早日还清外债,早点摘掉贫困户的帽子。也能给子女们一个舒适的家和未来。我坚信在社会这个温暖的大家庭中没有冷漠和嘲讽,只有友爱和关怀。命运不相信眼泪,如潮的泪水不管如何也换不来金钱,却只会摧残人的心志。

在寻求他人帮助的同时我也要坚强地战胜自我,与其灰心沮丧地过一天不如乐观坚强地活一时,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好人生历程中的每一步。

  好人好报。帮帮我们这个残疾家庭吧。请大伙帮我转发。

  求助人:胡庆双 电话:13208122289

  ?
  2018年5月3日

  
  胡庆双《营山丽无极电脑城》法人,虽然相貌堂堂,拥有满腔热血,无权无势,度日如年。

  
  在娘胎就被计划生育干部强行打下毒针,造成终身残疾,身高一米多点,这是哪个的过错,现在全靠三轮车代步。

  
  家属,一岁时害病因家庭贫困无钱医治,也是终身残疾,现在家务农及接送小孩。

  
  女儿遗传,读初二,全靠同学护理,为了少上茅厕一天都很少喝水,感谢学校同学老师对她关心帮助。

  
  儿子遗传肢体残疾,现在读六年级了,还没有学前班小朋友高,他妈妈接送读书。

  
  经营众多项目,无权势,一天几十元的营业额,谈好了的业务都被人抢走,幸好注册不要钱,三十多岁的法人白了头。

  
  2015年给高校长的手机短信对话,答应好的业务都被抢走。

  
  015年与高校长的对话,希望他能够通过民主决定,我无怨无悔,我不是乞讨是想凭本事吃饭。

  
  2016年高校长学校一学生在我处偷盗一部自行车,我还没有放弃照相,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在朋友的建议下我厚着脸皮,我还贿赂了一下高校长,可是现实不是电视里,还是不能如愿。

  
  张书记外出,政府电脑采购被无情夺走,询价成为空谈,张书记说政府办公耗材全部让我做。

  
  生意一次次被抢走,请张书记,给颜明谈谈,生日张书记发来祝福,感谢我们的好书记。

双流镇人民永远怀念您。目前我们的张书记被调走了,双流镇还会出现向张书记那样一个有爱心,耐心 ,亲力亲为 ,关心我们老百姓生活的爸妈官么 ?我们的命运将会如何呢。愿天下的好人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