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以徐州缤诺丝案为典型的原因就是要纠正一些冤假错案
发布时间:2018-5-5 13:41:53  最新报道  作者:去他的的主义诔 
  

  题记——一个刑事案件中有如此多的不正常现象,让人心惊,也让人担忧。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最高人民检察院近日下发通知,要求各省级检察院筛选一批有冤错可能的重大案件,予以挂牌督办。

要重点审查利用公权力严重侵害公民 ,法人合法财产权和涉及民营企业产权相关案件,和群众反映强烈 ,久拖不决的典型案件,发现确有错误的坚决予以纠正,力争在10月底前监督纠正一批案件。

  杰人观察热烈欢迎最高检的这一通知,并认为这是张军先生新任最高检检察长后,以法律人的良心 ,责任和境界,力促检察机关真正全面履行作为法律监督机关责任的良好开端。

  过去几年来,国内各地逐渐纠正了一批错案和冤案。

但有专家经过分析研究指出,这些冤案错案的纠正,往往其实不是根据法律现有规定的路径和逻辑正常进行,而是在其它意外因素的介入下才得以雪冤,好比真凶归来 ,逝者复活之类。换言之,我国的冤错案纠正,直到今天仍然很不乐观。这正如最高检的公告所言,很多冤假错案让广大群众反映强烈,纠错时久拖不决。

  好在十八大以来,中央领导层高度重视民权的保障和冤假错案的纠正,也因此带动了最高法 ,最高检纠正错案冤案的决心和积极性。继去年提出纠正一批涉及企业产权的错案后,最高检近日又再次给纠错工作下达了时间表,这的确让人欣慰。

  当然,纠正冤错案,不能只靠口号和通知,而务必在一个个具体的个案中去得到验证和体现。杰人观察今天在这里想提到的一个发生在江苏徐州的错案,就非常典型,如果最高检和江苏省检察院能够将此作为典型来纠正,那一定具有标本意义。

  这起错案,就是由江苏徐州市泉山区公安分局侦查的所谓网络传销案件即缤诺丝案。

  缤诺丝本是广州一家美容 ,化妆品公司的称号,它由美容界资深人士权芳芳女士经营,并拥有JUROSE等知名商标,其产品因为美白效果明显,得到了全国很多地区美容店和用户的高度好评与欢迎。

2013年,权芳芳创新经营方式,面对全国广大美容机构推出专业线的销售模式,即面向专业美容机构直接推广 ,销售和配送货物,并提供专业咨询与服务。相比以往的门店经营,这种模式简化公司到达客户的路径,节省大量广告费用,并由专业人士为用户提供专业咨询和服务,所以得到了巨大回报,缤诺丝的业务如日中天,产品销售异常火爆。

  但2016年,和广州毫无关系的徐州市泉山公安分局以缤诺丝公司的前述经营模式涉嫌网络传销为由,对其刑事立案侦查,并抓捕了权芳芳等人并羁押直到今天,还扣押了1.5亿余元。

在办案进程中,权芳芳和她的辩解人 ,全国最顶尖刑事辩解律师田文昌等人,都认为这是无罪案件,核心理由是缤诺丝的营销其实不是传销那样依靠层层拉人头来进行,而是进行的实际产品销售,并且销售的主要对象是美容店而非自然人,但泉山公安分局和泉山区检察院却坚持认为这是传销。2017年中,泉山区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直到今天未下判决。

  

  泉山法院门前这只玉雕的独角兽,

  真的能触不直么 ?

  如果这个案件最终被判有罪,本案中扣押的1.5亿元就会被没收,泉山区政府财政显然就会至少增加1.5亿元收入。

更为离奇的是,在办案进程中,泉山警方还发生了办案警察私人账号威逼收取涉案人员数十万元资金的犯法行为,和侦办警察为了抓到权芳芳,山遥路远赶到广州某中学,将权芳芳年仅15岁未成年女儿控制自由并带到很远的宾馆关押的非人道 ,犯法行为。对这些事,杰人观察之前均有其它文章详细披露,但直到今天未见查处结果。

  特别吊诡的是,去年泉山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后,原本已经完成了全部庭审程序,静待法院宣判。可由于指控权芳芳等人犯罪的证据不够,泉山区检察院居 然还在庭审后继续进行侦查,造成上个星期( 4月25日 )法院又重新开庭。

  对此,著名刑事诉讼法学家 ,复旦大学司法研究中心主任谢佑平教授认为,法院开庭审理的程序走完后,不应当再重复庭审,证据如果足够就定罪判刑,证据不够就宣判无罪。泉山区检察院和法院这种胡说八道的表现,说白了就是有罪推定,不把被告人弄到有罪就不罢休。

  泉山区相关部门在办理该案进程中的一些重要细节也耐人寻味。好比在上一次庭审中,负责缤诺丝项目几乎所有重要策划 ,深刻理解该项目财务和商业模式的知名会计专家金蝶顾问许承良本欲出庭作证,但辩解律师透露,许在法庭遭遇曾经要挟要抓他的警员,法庭剥夺了其作证资格。

  而在这次庭审前,辩解人找到的另外两位能够佐证缤诺丝商业模式合法的关键专业证人吴某和邓某,法庭原本同意其出庭作证。但得悉此两人将出庭作出对被告人有利的证言后,侦办人员抢在开庭前的今年3月12日,赶到深圳找到这两人制作谈话笔录,于是,法庭又以两人已经在办案机关问了话,没必要再出庭作证为由,拒绝两人出庭。

  不知何故,泉山区法院对该案到了无可复加的敏感水平。这次开庭时,法院不仅增派了大量警力守候( 其实法庭内空荡荡没几个人 ),而且在法庭上公然篡改最高人民法院颁发的《法庭规则》。

根据《法庭规则》第十七条规定,旁听人员在法庭上不得进行录音 ,录像 ,拍照或使用移动通信工具等流传庭审活动,而泉山区法院则私自增加了不准记录的内容。辩解律师认为,泉山法院此举是害怕庭审中的问题被旁听人员记录并袒露。

  

  田文昌律师走出泉山法院审判庭

  在旁听本次庭审进程中,杰人观察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参与本案侦查的网络警察孟某出庭作证,公诉人原本想以此来证明网络警察在缤诺丝公司调取的原始数据库可靠 ,有效,可以作为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证据。

但在辩解律师的发问下,孟某当庭承认,一是调取数据后没有封存,二是即便是封存,也不排除数据发生变化的存在性。这就直接否定了这种证据的唯一性 ,可靠性和可靠性。诸如此类的控辩对抗笑话,在庭审中不止一次发生,加上两名女性公诉人水平有限,讲话时显得语无伦次,极少有规范的法言法语,很多时候都在大量使用然后这种口头禅,这和以田文昌大律师率领的强大辩解团队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一位旁听者走出法庭后摇头说:这哪是控辩对抗,分别是丢公诉机关的丑。

  当然,值得肯定的是,经历了上一轮的舆论监督后,泉山法院这次审理,至少在表面上显得更为公平。审判长控场能力不错,在法庭辩论时平衡处理了控辩双方的讲话机会。也有熟悉内情的律师告知我,这位身为副院长的审判长陈君,在该院算是很有原则的法官,他主管刑事,光去年就直接宣判了六个无罪案件。在此,我也希望他能够真正秉公司法。

  对于本案的详细情况,各位读者可以搜索公司搜索我的另一篇文章《创新还是犯罪 ?一起奇怪的9亿元传销大案》看到更多信息。

今天在这里,我只想简单列举本案诸多极不寻常的细节,以折射该案的问题所在。

  回到最高检的前述通知而言,杰人观察认为,不管从哪个角度而言,缤诺丝案件都具有非常典型的意思。一是这个案件涉及到民间创新与犯罪界限的界定问题,如果把一切营销创新都简单扣上传销犯罪的帽子,恐怕会严重挫伤我国的市场创新力量:二是刑事司法案件中的经济利益问题,徐州相关部门之所以竭尽全力,甚至不惜严重非法而山遥路远跑到外省去办理广州企业的所谓传销案件,这里面不得不让人担忧是否和巨额利益有关:三是刑事案件的司法程序正当问题,一个案件审完后,公诉机关和侦查机关发现证据不够,可以任何时候恢复侦查并重新庭审,这正如谢佑平教授所言是典型的有罪推定:四是本案正属于公权力严重侵害公民 ,法人合法财产权并涉及民营企业产权但案件:五是人民群众对此案反映非常强烈,缤诺丝案件涉及全国多个省无数人员,当初许多人怀着梦想,花了自己的巨额金银财宝想在化妆品行当合法挣钱,未料遭遇侦查机关要挟,有的被迫将钱打给了办案警察的个人账户,对于这些问题,有关机关完全可以去调查缤诺丝案的涉案人员,问问他们的真实意见。

  基于此,杰人观察认为,如果最高检有意纠正一批冤案错案,缤诺丝案是非常有标本意义的典型案例。关键问题是,江苏省检察院能不能打破地方的利益藩篱,传承依法服务和实事求是的准则,真正监督此案 ,纠正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