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四川蓬安重病老人望乡漂泊泪有家不能回
发布时间:2018-5-5 22:13:48  最新报道  作者:二月春风88 
  我家在四川省蓬安县三坝乡万寿村,家乡名字动听,环境优美,一面依山,三面环绕嘉陵江。那里物产丰富,盛产甘桔 ,生姜 ,桑蚕 ,烟叶 ,花生...。按流行的话讲,是宜居之地。前几年,爸妈不得不离开他们含辛茹苦亲手修建的家,跟随我们在异乡漂泊,如今身患重病却有家不能回。这一切,只因那组令人生畏的高压线,高压线不能说话,好象很无辜,我家世代生于斯,长于斯,遵纪守法,也不知触犯何罪,遭此不幸。我就细说缘由,请大伙给予关注支持。

  七十年代,爸妈在那个贫脊的岁月,节衣缩食,含辛茹苦修建了三间小屋,与大家庭分家而居,带我们过着清贫而又浪漫的小日子。1978年,一条飞越而过的35000伏的高压线打破了这仅有的一丁点温馨。那时电力单位出于安全考虑,还是与爸妈进行商量,象征性的补了 500块钱,要爸妈迁居。爸爸和那时家乡质朴的农民一样,一生正直老实,教育我们要爱国爱家 ,尽忠尽孝。想到是国家的电网,他和妈妈抹干眼泪,打坏了牙往肚里咽地同意迁居。

那个年代,夏天炎热似火,冬天大雪纷飞,寒风彻骨,现在少见下雪了。爸妈白天下地干农活,夜晚点油灯 ,忍蚊虫 ,冒酷暑 ,顶严寒,亲手缔造一砖一瓦,摸黑远到十几里外挑煤回来烧制砖瓦。请亲友在山上开山辟石,一块块抬回来,终于在1982年建成如今的家,亲友四邻纷纷来贺,家人的笑容由心生发。
  谁知好境不长,无妄之灾再次降临。1990年,电力单位又要在新家的屋顶上架设110000伏的高压线。爸妈和邻居担忧高压线不安全 ,有辐射,找电力单位人员商量,电力单位的人口头上说这个高压线是安全的,并威吓他们不得阻拦,不然连房子都给拔了。

这次连最基本的协商也木有了。爸妈们一是怀着对国家用电的高度敬畏,国字当头,莫敢不从:一是被那些人的凶神恶煞吓得心惊肉跳,那些人那时候抓谁关谁都不在话下,何况拔几间小屋。他们再不敢作声,眼巴巴看着电缆穿空而过,如同穿过他们的心。电线杆逼在墙角,电杆拉线横切屋前晒场,扎在门前中央。
  为建那个家,爸妈已一贫如洗,也耗尽心血,电力单位又木有任何处理,此时再无力自行搬迁,只得一直战战兢兢地生活在110000伏的高压线下。如逢狂风雷雨,四周树枝与高压线发生电弧,火光通天,霹雳炸响,吓得人是丢魂失魄,个中滋味,无以言状。

后来,爸爸开始头痛,姐姐也出现了找不病因的浑身疼痛,邻居家人也检查出不同疾病,已经有不同年龄的4位邻居患病身亡。我为生计外出打工,也想趁机逃避那些高压线,因为我专门了解了相关知识,知道高压线对身体是有危害的,而且国外多个国家研究表明:长期生活在高压电网下小孩容易患白血病,成人容易患脑瘤。患癌症的危险高出很多倍,对身体器官各个全面的影响是事实存在。
  爸妈在家养猪养鸡,种菜自吃自用倒也自在,可爸爸头痛越来越厉害,求医无果,查不出啥病症。

我们哪里还敢让他们在那高压线下住下去。只得让他们跟随我们在外漂泊。去年爸爸被检查出患脑部恶性肿瘤,一番治疗,全家已清其所有,姐姐的怪病花钱无数也查无结果,痛苦不堪。爸爸一直想回家,回到那个他和妈妈凝聚心血 ,温馨相伴的家。异乡言语不通,没啥亲戚朋友,我们我上班 ,小孩上学了,老人家在出租屋里形单影只,他们很想和家乡的伯伯婶婶 ,叔叔阿姨 ,亲友好邻生活在一起。每次回抵家乡的房前,看到长满杂草的晒场,看到门窗紧闭的屋子,他都老泪纵横。

如今得了重病,他更是盼望回家,日思夜想家乡的亲人和山水,不停地和我们说老了埋葬在出生的地方,有始有终嘛的话,听在耳里,痛澈心脾,我们何偿不想回家,可又怎敢让已是重病的他再置于那高压线下。
  我们和邻居屡次找高压线的管理单位国网四川蓬安电力公司,要求处理房屋的安全问题他们推 ,拖二字运用极其精妙,要么不予理睬,要么有事要忙,要么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只能维持现状。能得到的都是口头上一句电网是安全的,不能住就自己搬走的回答。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三十五条规定,妨害物权或可能妨害物权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排除妨害或消除危险。根据《供电营业规则》第五十条规定,如建筑物 ,构筑物的建设在先,供电设施建设在后,由供电设施建设单位负担建筑物 ,构筑物的迁移所需的款项。根据《电力设施保护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五条规定,架空电力线路通常不得跨越房屋。对架空电力线路通道内的原有房屋,架空电力线路建设单位应当与房屋产权所有者协商搬迁。我们建房在先,电网架设在后,国网四川蓬安电力公司因高压线对我们安全和健康造成的影响漠然视之,如此蛮横,何理之有。


  我们在异乡打工谋生,要照顾重病的爸爸,要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哪经得起不停来回奔走 ?国网四川蓬安电力公司一推二拖,甚至不管不顾,我们又咋拖耗得起 ?只有寄希望于网络,幻想国网四川蓬安电力公司的领导在高屋建瓴的同时,也许能关注网络,关心一下在他们眼中微乎其微的小老百姓的疾苦,体谅一个重病老人有家不能回 ,落叶不得归根的心酸之泪。也盼望能引起有关政府和安全管理部门的注意,推动解决,还我们一个安全得居的家。

  前阵子出了一点因网络发贴而被跨省追捕的案例,家人都劝我不要发了,含泪忍下算了。可想到那个遥远美丽的小屋,想到爸妈对回家归乡的殷殷心愿,想到今后一家人归依何处,又有何选择。家都没有了,还怕什么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