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地图 文章列表
江益镇政府官告民案中的法治文明
发布时间:2018-5-5 22:13:19  最新报道  作者:鹰击长空007TY   【我要投稿】 
  政府理应与民谋福,岂能与民夺利 ?
  事发江西共青城,围绕江益镇辖区内上 ,中南湖渔业承包合约争议,当地政府与承包者对簿公堂。2011年,当地企业家帅正葵与江益镇政府签下《上 ,中南湖水域承包经营合同》,合同期限为6年,自2011年2月1日至2017年1月31日止,承包费合计300万元整。合同到期后,得知原承包的水域一直闲置,便于2017年3月22日书面报告请求继续承包,江益镇政府未予准许,承包者便离开江西到外地经商。

2017年8月2日,江益镇政府以承包者拒绝交还承包水域为由,要求法院判承包者占用水域6个月的款项为386万元人民币,进而造成纠纷。
  记者从共青城法院获悉,该院于4月1日作出( 2017 )赣0482民初615号民事判决书,判令江西共青鄱阳湖鑫太农业水产开发有限公司返还上 ,中南湖水域,判决承包者承担连带责任同时驳回承包者的反诉请求。  
  一石激起千层浪,当地群众普遍认为这是政府在敲诈。

业界权威人士认为,政府部门与公民之间发生纠纷,更为常见的解决方式可能是诉诸行政职权与行政力量的应对,而较少通过启动诉讼程序的形式来处理。像江益镇政府这般,以欺诈 ,胁迫 ,恶意串通 ,以合法形式遮掩非法目的 ,损害他人利益的表现,怎么能够经得起老实信用的考量,政府的权威严重缺失。
  到底这是一份怎样的判决居 然引起公愤 ?公民承包的合约,为何公司成被告 ?六年的承包费用才300万元人民币,即便是非法占用6个月,镇政府凭啥索赔386万元 ?承包人延续前面多人承包合约规则并使用以前承包人遗留下来的设施,为何镇政府要本案承包人担责 ?纵览整个起诉书内容,请求依法判决两被告交还侵占的水域面积2万亩,清除地面建筑物,支付届满后水域占用费386万元( 自2017年2月1日起至2017年7月31日 )等。

合同是承包者个人行为,承包费也是个人缴纳,承包期间从没有以公司的名誉参与经营和管理,镇政府怎么恣意将公司告上法庭 ?再者就是水域面积2万亩,据权威部门实际丈量后,整个水域面积是1.4万余亩,那6000亩哪去了 ?多收的6000亩的承包费怎么说 ?合同到期的第贰天就蛮横强要占用费,试问,镇政府是耍横还是耍流氓 ?法院在没有调查清楚的情景下,驳回被告的反诉请求,难道就是因为原告是政府么 ?还有就是案中涉及的另外一人,和承包者是父子关系,为何镇政府在合同中注明300万元的承包费要冲抵60万元给他 ?这起看似一般的案件,其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假象。
  帅正葵是江西共青鄱阳湖鑫太农业水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企业负责人,因业务发展需要,有意承包马上到期的上 ,中南湖水域发展养殖事业,由于公司管理层意见不统一,无法达成一致,便于2011年1月30日帅正葵个人行为与江益镇政府签订了上 ,中南湖水域承包经营合同。

根据合同约定的整个水域面积和冲抵帅太火的南湖基础设施投入补偿金,实际缴付了240万元承包费给江益镇政府。所承包至2017年元月31日后,因其它业务就自动离开所承包的经营场所。根据以前承包人的传统,从合同到期日,合同失效,无条件交还给江益镇政府,也不用办理任何手续。2017年3月22日,鑫太公司见该湖仍未有他人承包,就向江益镇政府提出书面要求签订承包经营合同而未获准,帅正葵便到外地谋求发展。不管从哪个层面讲,帅正葵已经完整地将所承包经营的场所,交还给了江益镇政府。

至于江益镇政府诉请,所有的设施均是在帅正葵承包以前就已存在的,在承包进程中对诉争的水域从未做过任何临时建筑物 ,构筑物和生发生活设施 ,设备等项。江益镇政府居 然无证无据,更无任何法律依据,无端地提起诉讼,而共青城法院在没有查明事实真实情况的情景下就作出了轻率判决。是法官恣意制造冤假错案,还是迫于政府行使职权施压造成错误判决 ?
  记者在实地采访中,关于上 ,中南湖,当地百姓还有一个说法:20年前,这个所谓的南湖,就是一个滩涂,是帅太火投入巨资修建了一个大坝后才形成的现在这个湖面。

应当说,围绕南湖承包所引发的争议,不能单独看合同表面,还涉及历史 ,法律等多个方面,也有必要回溯彼时上 ,中南湖承包开发的前因后 果。20年时间,同一个湖,之前是极尽全力推出去,现在却是费尽心思夺回来。上世纪90年代,央地多级政府提动身展水产要求,而地方财政却对此无力支付 ,左支右绌,正是政府部门及其责任人的多方动员,才催生出帅太火这样一个造湖功臣。时过境迁之后,政府人事更迭 ,机构演变,政策规划的调整同时也应当而且务必有老实信用的考量,尽最大可能尊重契约精神,以维护行政权力的权威。

  值得强调的是,帅太火于1996年1月1日与江益镇签订上中南湖水域承包经营合同,承包时间为30年。2002年,镇政府通过法院强行收回时,同意给予帅太火补偿300万元人民币,除本案中冲抵了60万元外,镇政府未支付一文。
  关于上 ,中南湖的发展历史和被遗忘是造湖功臣的现状,敬请关注后续报道。( 向阳报道 )